神林贵弘篇

小说:我杀了他作者:东野圭吾更新时间:2018-12-12 04:25字数:137092

  那一瞬间,脑海里猛地浮现出一幕情景,在那时,我亲眼目睹到庭院里出现的那名白衣女子打开了橱柜的抽屉,正要往药罐里装入类似于胶囊的东西。

  加贺刑警的想象力简直令我瞠目结舌,他的话几乎不需要做任何补充,与事实几乎完全一致。那是当我去了一趟厕所返回客厅时,在门缝里看到的。

  我不知道她放的是不是毒药,很想确认一下,而确认的方法也同加贺刑警所说的一样。

  她想让穗高诚服下这胶囊——这个不祥的念头占据着我的内心。

  “加贺先生,这么一来我和雪笹小姐的嫌疑就解除了吧?”骏河说,“既然消失的那两粒胶囊的去向已经查明,那么浪冈准子所制作的胶囊经过了那些人的手、又做了何种处理就都水落石出了。而我和雪笹小姐所盗取的那两粒最后也未使用,之后就只剩警察对神林先生进行问话了吧?”

  “我没做,我不是凶手。”

  “你当然会坚持这么说咯……”骏河的视线从我身上离开。

  “你们等一下,我还没说完呢。关于胶囊的数目,还有后续。”加贺说。

  “还有什么问题?”

  “这也是最后一点了。雪笹小姐刚到浪冈房间时看到瓶里有八颗胶囊,这一点应该是事实。然后雪笹小姐拿了一粒,骏河先生也拿了一粒,可数目还是不对,还缺了一粒。”

  “缺了一粒?不可能吧,你先前不是说,房间里最后剩了六粒吗?”

  “我的意思是,房间里剩下的胶囊总计是六粒。”加贺笑盈盈地说,“我刚才也说了吧,有一粒分成两半的胶囊落在了边上。我把那一粒也算上了。所以说,瓶里剩下的只有五粒。雪笹小姐,根据你所说的,你和骏河先生偷了胶囊之后瓶里还剩六粒,那么还有一粒也不知了去向。”

  “竟然还有这种事……”雪笹香织顿时语塞了,然后用细长的眼睛看着骏河,“你……在那之后又去了一次浪冈小姐家里?”

  “你是说我之后又偷了一粒胶囊?别开玩笑了,我有什么必要那么做?”

  “关于这点,刚才雪笹小姐的那一番理论似乎行得通呢。”加贺说,“也就是计划分成两部分,即便神林先生无法下手,你自己也可以掺毒。”

  “时间呢?我有时间下毒吗?”

  “可能是美和子从美容院走向休息室的间隙哦,”雪笹香织断言道,“她把包忘在美容院了,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说不定你就是那个时候下毒的。”

  我也记得那时的情景,当时我还与走出美容院的西口绘里打了个照面,时间应该是上午11点。

  “别说笑了!那个时候我正与穗高商谈事情呢,商谈结束之后我也在门厅里呆了一会儿呢!”

  “和穗高?也就是说证人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咯?”

  骏河狠狠地瞪着冷语相对的雪笹,不一会儿又朝加贺望去。

  “如果说另外还被盗了一粒胶囊,那能办到这件事的也并非我一个人啊!你应该明白吧?”

  “你想说是我偷的?”

  “我也没这么说,我和你一半对一半的概率吧。”

  “我可是没机会下毒哦。”

  “这谁知道呢!”

  “你想说什么?”

  “接过药罐的那个服务生说,就把它放在新郎休息室门口,你应该有机会偷换掉里面的药。”

  “我为什么要那么干?”

  “你的初衷是想让我来下毒没错吧?然而我什么都没做就交给了酒店服务生,你很可能就匆忙地自己下手了。”

  “真是服了你了,竟然能想出这种荒谬的推论。”

  “先开口的可是你。”

  骏河直之与雪笹香织互相怒目而视,然后又扭过脸去。

  但没过多久,骏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们这么地争吵下去真是无用功,其实根本没必要觉得凶手就在我们俩中间。这里不是还有一个拿了一颗多余胶囊的人在嘛。”说着,他朝我看看。

  “嗯……说的就是。”雪笹香织也好像恍然大悟一般,同时把脸转向我。

  “我刚刚也说了吧,我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所以你交给我的那粒胶囊也没用掉。”

  “这可说不清楚,说不定还存在什么盲点。”

  “作着这些胡乱猜测的你自己才是凶手吧!”

  听了我的话,骏河用犀利的目光以对。

  随即,袭来一阵令人发闷的沉默。而在这过程中美和子的哭泣声却越发响亮。她双手抱着脑袋,痛苦地晃着脑袋。

  “我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无论谁是凶手都无所谓,快点告诉我答案吧!”

  无论谁是凶手都无所谓——

  那一瞬间,我的视野就像云开雾散一般开阔起来。在此之前一直扑朔迷离着的东西,突然清楚地出现在我眼前。

  原来如此。

  对于美和子来说最重要的,并不在于凶手是何人。而是靠自己把杀死未婚夫的凶手找出来,这才是最最关键的事情。她相信,只要达成了这一心愿,自己就有余力去爱别人了。

  说穿了,她其实在演一出戏。

  而这出戏在很久之前——爱上穗高的那一时点就已经开始了。

  只知道扭曲之爱的她,企图通过扮演爱上穗高的女人一角而摆脱过去的魔咒。

  爱上的人是谁都行,所以,杀死他的凶手是谁,对她而言也无所谓了。

  就在此时,加贺用的他那低沉而又清晰的声音说道,“答案已经出来了哦,美和子小姐。”

  大家的目光迅速聚焦在他身上,请你告诉我!美和子殷切地喊着。

  “刚才听了各位的发言,这个案件的前因后果我已经了如指掌了。就像一幅即将完成的拼图,只差把最后一块拼上去了。

  加贺把手伸进上衣内袋,从里面拿出几样东西。那是三张快照相机拍的照片。

  “最后一片拼图就在其中。”说着他把照片往桌上一扔。

  照片上拍摄的,都是可以称得上本次案件最重要证物的东西。可能正因为太重要,加贺才无法将其带在身上。那就是美和子的手提包、药瓶还有药罐。

  “这些东西怎么了?”我问。

  加贺站在原地,指着这些照片。

  “其实,在拍摄出的这几件东西里有一件上面沾着一些身份不明人员的指纹。不是美和子小姐你的,也不是穗高的。可能是与本案无关的指纹把——搜查总部本来这么解释,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这些指纹属于何人。并且这个猜想得到了验证。其实也没有什么,那只是一个指纹沾在上面也不奇怪的人而已。刚刚听了各位的话,这个指纹之谜也得以解决了。”

  “其他的人对于我的话可能完全摸不着头脑,但只有一个人,应该能够理解我刚刚这番话的意思。而且这个人,就是杀死穗高的凶手。”

  加贺说,“犯人就是你!”

  (完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