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章 通往黎明的决战(终)

小说:墨兰天下作者:枕霞书生更新时间:2019-04-21 11:09字数:226308

轰轰~~ 咻~~ 砰~~ “化影式~”北山折六把长剑不断挥舞,当论战斗状态恐怕比之那些傀儡也有差不了多少,完全不管不顾,毫不留情。玄妙的身法在一众高手的围攻之下眼看着就要杀到了天羯子面前。 奇诡无比的剑势横扫而过,然而越是靠近天羯子防御就愈加严密,最后竟硬生生被定在了空中,仿佛水里的浮萍一般漂浮着,六只手都随意垂落,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后面神武帝轻拨琴弦,一股极为奇异的波动弥漫在北山折心间,然后仿佛枷锁被打开一般,北山折封魔般地挥舞着双手劈砍向天羯子。北山折处于封魔状态但是并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只要攻破天羯子,周围那些巅峰武者甚至是绝世武者所形成的 六剑齐下,即使是天羯子都不由吓出一身冷汗,双手猛的一拉,某种无形的引线直接挡在了自己的身前,与此同时远处的十几个傀儡也杀了回来。 铿铿铿~~ 几十剑刹那便劈砍而下,然而那比发丝还要细的乳白色引线竟然硬生生挡住了他那疯魔般的劈砍,冲击爆裂开来,周围一片飞沙走石,废墟都凹陷了下去。 身后冰冷的傀儡挥舞着九条奇异的长鞭直接朝北山折缠绕而来,那种带着尖刺的奇异鞭子快得匪夷所思,比之子桑的风火腾蛇梭还要快得多。 簇簇... 直接贯穿北山折的躯体~~ 残影幻灭,北山折一惊出现在偷袭者的身后,六把剑齐齐劈砍而下,当下四把剑寸断,只有两把剑抗住了战斗,直接将那名偷袭傀儡给绞杀成了粉碎。 傀儡不同于武者,单单是砍下头颅是没用的,只要身体的某些部位存在就可以继续战斗,必须绞杀成粉碎才行。之前神武帝就是豁出全力轰烂了邪剑阁阁主惊鲵的脑袋,结果手脚竟然继续攻击,直接将他身体割成重伤。 北山折手中最好的就是那两把天诛地灭剑,剩下的就是次一些的兵器,所以经受不住战斗便碎裂了,这就是兵器在战斗中的地位以及重要性。 天羯子心头窃喜,只剩下两把兵器,看你还怎么牛? 轰~~ 北山折收回三头六臂,手握着两把神兵攻势竟然只增不减:“破剑式~~”手中兵器减少了自然就有兵器减少的战法,单体攻击的剑术其实更多不是么? 北山折自身就与两把神兵融为一体,变为一把更加巨大的剑形虚影。轰~~ 薛小艾在远处看得胆战心惊,忽然,背后一阵风过,千犀竟然出现在他身后,一把拎起她就挡在了身前。而白犼的拳头已经轰了过来... 面对迎面来来的天罡狮吼虚影,他的心都凉了半截,本能促使他动用狐仙娘娘的力量进行防御,兵器使出了截剑式:“白犼堂主...不要啊~~” 这一切发生不过刹那,即便是白犼都有些回不过神来。然而当他看清楚挡在千犀面前的女子竟然是小艾的时候连忙收住拳风:“你个臭犀牛,好不要脸,竟然拿一个小女孩当挡箭牌。” “嘿嘿,我眼里不过是一团肉而已,既然你喜欢就把她给你了。”说着千犀猛地一甩,直接将薛小艾砸向白犼。 薛小艾的脑子里羞愤交加、银牙咬碎,不仅被人当成盾牌,还被人当成沙包丢来丢去的。在离手的刹那,薛小艾已经翻转身子,猛地挥出手中的含光剑:“落花式~” 层层叠叠的剑意涌动出去,玄妙异常,即便是千犀也感觉到了威胁,右拳猛的一挥:“钢铁皇拳~” 噗嗤~~ 剑意直接略过拳劲,从身后刺了过来。千犀大惊:“这小妮子的招式好诡异。天煞罡气~” 气劲护体,千犀猛的一跺脚便将薛小艾震了出去,一头十几丈高的犀牛虚影仰天长吼,发出刺破耳膜般的威慑力。 千犀记得薛小艾之前正是在保护一个紫衣女子,貌似是东方俊的姐姐,管它是敌是友,先拿过来当盾牌。他扫视了一下身边,终于看见那个被冲击波及到废墟之中的绝色女子。 此时的废墟里大火熊熊燃烧,岚儿的半边身子都被火蛇吞噬。千犀才不管这些,这种微不足道的火焰根本无法伤及他神魔躯体。他的眼底瞥见远处的白犼竟然和薛小艾联手攻了过来。在火焰的上空凭空出现了无数花瓣,桃红色的花瓣肆意飞舞,看起来甚是唯美。然而掠过他皮肤的时候却带出了深入血肉的伤痕。 “好可怕的剑意,幸亏这个小女孩的境界与气劲都不够强大,否则我真是踢到铁板了。气海境,说得再夸张一点最多御气境,竟然可以伤到我。难道仅仅是仰仗她手中那柄神兵么?”千犀在脑子里分析着眼前的素衣女子,他认得到薛小艾手中握着的正是含光剑,在神兵利器中都是属于佼佼者了。然而他不认为一个普通的女子手握着神兵就能够伤得了自己。 只见千犀右手一伸,一股气劲已经向岚儿吸扯而来,然而令他惊讶的是昏迷中的岚儿竟然在他眼前凭空消失了:“又是这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飘雨楼真的是见鬼了” 一道霸气的天罡狮吼吞噬而来,侧面那些随意飘散的花瓣也同样让他心悸。千犀身子一晃,变成一只十几丈高大的凶悍犀牛朝两人狂奔来来。没有任何的花俏,有的只是力量上的正面碾压。 砰~~ 一阵剧烈的轰鸣,两方相撞,大地都炸裂开来,巨大的岩石地面被轰向高空。薛小艾与白犼咬牙忍耐,决心与千犀硬拼到底。特别是白犼,本来就已经伤痕累累的此刻拼命的脸庞都扭曲了,牙关里沁出一缕小小的血蛇。 “万叶飞花~” 噗噗~~~ 一阵阵锋锐的剑气切割着犀牛魔兽的体表,厚实的兽皮上布满了深可见骨的伤口,然而庞大身躯的千犀似乎依旧不为所动。到最后甚至逼得白犼都后退了两步。 “哞~” 犀牛魔兽猛地一吼,直将薛小艾与千犀震飞出去。这就是力量的绝对优势,即便是薛小艾剑招再玄妙,对于白犼也不足为惧。 “哇~”薛小艾率先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巅峰武...者太恐怖了咳咳~。” 伊灵鹤扶着自己半边瘫痪的躯体,担忧地看着远处身负重伤的薛小艾与白犼。她真的很想上前帮忙,然而她此刻怕是移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之前对战刀皇冰河已经让他近乎豁出性命,现在是想帮也帮不了了。 呼啦~~ 好不容易终于打败了眼前的强敌,在千犀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不知道脚边无数黑绳缠绕而上。 “这是什么?”千犀看着自己动弹不得的双脚有些许的惊慌失措,然而不管他如何用力就是挣脱不开。 一只巨大的蜈蚣从地底破土而出,发出诡异的嘶鸣。而后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咻~ 一把鸳鸯钺直接朝他劈砍而来。极为快速,刹那间便已经砍到了他的身体。 铿~~ 鸳鸯钺发出一声闷响之后回旋出去,落到主人手中。那个绝色妖娆的女子一双杏眸略带惊讶地看着千犀:“果然是好硬的皮肤啊,砍都砍不进去。刚才看见小艾姑娘伤到了你,我还以为伤你应该不难。” 伊灵鹤终于松了口气,她忘了蓝色妖姬还能战斗。无论何时,秋叶堂的三个堂主都是能够坚持到最后的。 千犀怒目圆瞪:“你以为凭借这些藤蔓就能束缚我么?” “刚才咬你的可是百足天龙的后裔,毒性至阴之物,你现在应该连挥拳都做不到了吧。”蓝色妖姬掩嘴一笑,站在她身边的赫然正是之前受伤的夏风。操控那些黑绳的不是他还能是谁? “百流合道~~” 噗嗤~~ 地底水流激射而出,宛如利刃一般切割而过,竟然直接将千犀给轰飞了出去。血淋淋地躺在废墟里。 水流缓缓化作一个人形虚影,不正是之前消失掉得欧阳听歌么?他比夏风恢复得要好多了,此刻近乎都已经完好如初。修习易水诀的好处之一就是惊人的恢复能力。之前他的脚都断掉了,可是投入水中之后借助水流之道的威力竟然完全恢复了。 他瞥了一眼已经动弹不得的千犀,走过去将薛小艾与白犼扶了起来。两只眼睛津津有味地打量着薛小艾:“真真是奇女子啊,这么低的境界却可以与白犼一同对战强敌。” 薛小艾实在已经没有力气了,全身的骨头像是散架了一般,此刻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都没帮到什么忙,只不过让千犀受了点皮外伤而已。” 欧阳听歌不置可否地笑笑,扶着两人朝着己方阵营走去。 接下来的战斗主要集中在两个地方,北山折与神武帝对战天羯子,陶鸿铭对战葵渊幽迹。至此,也真正将战斗推向了顶峰。众人有所不知的是,经过一连番的战斗已经是四更天了。眼看着再过一更天就要天亮了。 ———— 武者只要跨过强者分界线之后,每跨越一个境界就会习得一项天赋技艺。但是某些武学术法也有类似的功效,另外有一些特殊的部族血脉也拥有特殊的天赋。 秋叶堂的三个堂主就是如此。蓝色妖姬自幼修习《五毒梵天决》,拥有五毒兽的完美传承。 宫本葵成名绝技《虚无境界》,只要是她触摸过的东西都可以凭借自我意识控制其消失与虚无,五官感觉不到,心劫亦感知不到。类似于超强的隐身术。 施青桔的天赋技艺就是读取触摸的的人、动物或者东西的全部记忆,有些甚至连本人都已经忘记的记忆她都能读取。因为这种天赋技艺貌似在寻常情况下并不实用,所以她还兼学了半生不熟的医术。 在飘雨楼这边阵营的后方,虚无境界笼罩之下,高五丈的巨型蟾蜍,赤红色的火焰流转在皮肤之间,滚圆的大眼睛扫视着周围。 这一只蟾蜍正是阴阳紫阙,在它背上此时正端坐着一个乱发少年,少年的脖子上带着一个跟蓝色妖姬一样的璎珞项圈,项圈上还雕刻着五毒兽的纹案。 一个青莲色的长发女子脚尖轻点,凌空飘了起来,将怀里的紫衣女子交给乱发少年:“看好她,这个女子北山堂主与小艾姑娘都竭力保护定然是个重要角色。”女子的发鬓间别着几朵紫色的鸢尾花。。灰色调的和服长袍点缀着几朵淡粉色的小花,腰间系着粉红色的带枕。看起来破位端庄优雅,赏心悦目。 宫本葵的主要战斗方式就是辅助以及救人,因此当看见楼主已经失去生命迹象的时候不禁黯然落泪,要不是因为自己回来晚了,也不至于害得楼主命丧黄泉。然而在这样的生死存亡时刻,谁能保证不会顾此失彼? 乱发少年有些意兴阑珊道:“恩,加上她我这儿就有三人了。”在少年旁边躺着已经身受重伤的赖头九以及盘膝疗伤的子桑,子桑的情况还算挺稳定的。 而一个藏青色束腰长裙的女子正在给赖头九包扎伤口。小心意义地用干布擦干净,再将秘制的创伤药抹上,最后用白色的丝布将伤口包扎好:“这少年虽然霸道了一些,倒是蛮性情的,我喜欢。”女子甜甜一笑,左眼角有着一颗美人痣,说话的时候有着莫名的亲和力。做完这些她眉头微微蹙起,因为接下来的才是关键。 岚儿姑娘半边身子都烧伤了,必须得擦净身子然后涂上冰清玉露膏才可能会好点,并且在这之前得服下一枚护心丸:“赤晴、子桑你俩转过身子去,蓝儿姑娘的清白之身可不是能给你们随便看的。”施青桔说话的时候显得委婉动人,有着莫名的说服力。 子桑闭着眼背对着岚儿,赤晴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也跟着转了过去,撇撇嘴:“青桔小姨,你还真的是信不过我啊~~” “你个小色狼,记得你七岁那年还偷看我洗澡来着,就不怕长针眼?”施青桔甜甜一笑,调侃道。 赤晴冤枉地抱怨道:“多少年以前的事了,你还记着呐?那时我真的啥也没看见,并且还不是因为你忘了关门的缘故?” “再说?”施青桔有些微微动怒了,看来对这个色胆包天的小鬼必须来点厉害的:“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蛙兄炖起来吃了?” 几人身下的那只阴阳紫阙一阵狂汗... 木兰赤晴顿时安静了。 就在此时,薛小艾与白犼也被送进了虚无境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