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坦诚

小说:穿越之完美贵女养成计划作者:我爱吃醋更新时间:2019-03-26 05:27字数:370544

太阳当空照

花儿对我笑

小鸟说早早早

今天又是一个好日子

想到同嫣嫣一起过节,李昊兴致勃勃。听说乞巧需要蜘蛛,他昨天就去给沈明嫣捉了一只蜘蛛,装在盒子里带回来。

为了给嫣嫣一个惊喜,他忍到了第二天,直到听见嫣嫣吩咐人去捉蜘蛛,他才很志得意满地告诉她不用捉了,他给她捉了一只好的。

七夕佳节送蜘蛛,真……是好创意。

沈明嫣囧囧有神地看他手上精美的剔红首饰盒子,单看盒子她还以为是他设计的新钗子,没想到是蜘蛛。但看他满脸期待——我给你带了礼物,惊不惊喜,求夸奖。

夫君热情不能打击,她是贤妻。沈明嫣从善如流地露出惊喜的表情来。

沐浴着嫣嫣期待的目光,李昊浑身舒坦,他一手托着盒子,一手小心地把盒盖子打开来给她看。

蜘蛛精!沈明嫣本着随便瞅瞅不要让他难过的好心,探头看了,却吓了一跳。顿觉身上像爬过蚂蚁似的发麻,寒毛纷纷竖起抗议。

盒子里的蜘蛛足有婴儿拳头大,满身黑亮毛刺,八脚张开几乎占满了五寸见方的盒子。经过一夜,蜘蛛结了白花花一片网,悬在盒子中间。它察觉盒子打开,立时八脚齐动,沿着蛛丝爬动,想趁机爬出盒子。

沈明嫣觉得自己吓得心都停了一秒,却看李昊毫不在意,手指在盒子外头弹了一下,已经攀上盒子壁的蜘蛛顿时失足,摔了个八脚朝天。

还好没爬出来,沈明嫣赶紧催他把盒子盖上,说别让蜘蛛跑了。实则是她没有勇气再看一眼。

“放心,跑不了。”李昊没发觉沈明嫣意图,他还挺得意,自己找的蜘蛛肯定是最好的。他认为蜘蛛越大越好,捉的时候挑挑拣拣,个头小于莲子大的都不要。最后在军营的柴房里发现这只大蜘蛛,他就把前头捉的都放了。

他絮絮说起自己找蜘蛛的经过,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活像个捣蛋孩子某天突然变乖了,献宝地告诉妈妈,妈妈我今天好好做作业了,还帮你煮饭了哦。一脸的快夸奖我吧。

“这蜘蛛瞧着还不错,一夜就织了那么密密的一张网。”李昊得意归得意,也不忘谦虚,“嫣嫣要是满意,就用它。”

这是他的心意,虽然送的不是火红玫瑰花。沈明嫣微笑着挨着他坐下,努力忽视他左手上的盒子,抱住他的右胳膊,慢慢摇,“怎能不满意,云齐捉的蜘蛛当然是最好的。”

李昊心满意足地搂着沈明嫣笑了。嗯,明年找一只更大的给她。

难得李昊有空闲,两人都珍惜得很,头靠头地窝在榻上说话。

沈明嫣攒了一肚子想对他说的闲话,这时正好拿来说。跟他说起前天小包子的外祖母又让人送来好些好东西,除了给大人补身子的吃食,还有小玩具和六口大箱子,押着东西来的是挽绿,说箱子里是给孩子的小衣裳。

她开箱子看,发现有一箱其实是给她的孕妇装,件件都很轻薄漂亮,很适合孕妇夏天穿。有一箱是裁剪得整整齐齐的尿布,她摸了,尿布非常柔软,看质地吸水性也不错。有一箱则是半箱子的襁褓加上半箱子孩子的新衣裳,颜色都很鲜亮好看,她最喜欢里面一张大红色襁褓,上面绣着一双白胖胖、圆滚滚,光身子捉金鱼的小娃娃,特别可爱。还有两箱子全是侄子们的旧衣裳、旧鞋子,有些还是她的针线呢。

不知旧衣妙用,李昊听了皱眉,又不是穿不起,何必用旧的。他暗暗记着明日叫人来给嫣嫣母子做新衣。

今早起床到现在,两人的脑电波就没有相通的时候。说到这里沈明嫣还很得意,在做小孩子衣裳方面她也算是经验丰富了,她自己给小包子缝了几件,件件精致小巧,自我感觉比以往进步了好多。

唠叨过孩子衣裳,她跟他抱怨鹂苑有几个快成了钉子户了。来江陵以后,李昊收的女人全被沈明嫣关在西苑养着,从五月到现在新的来了旧的走,零零散散嫁出去好些,那些肯嫁人的都欢欢喜喜出府了,就是有几个哭哭啼啼死也不肯嫁人。

搞包办婚姻,沈明嫣自己心虚得很,生怕弄出怨偶来。李昊的名单递来,沈明嫣都是仔细介绍了男方情况,问过她们愿意才发嫁,就是怕有人心不甘情不愿弄出怨气来,那李昊给的就不是奖赏而是惩罚了。

能放良,正经嫁出去,大部分人还是愿意的,只除了几个哭求留下,保证做牛做马伺候她的。

伺候你妹啊,想伺候的分明另有其人。加上淮苑里皇帝新给的几个,光是府里想打她夫君主意的女人都有十几个了。

“既然她们想留下,那就养着。”李昊摸着沈明嫣光滑适手的头发,听得心不在焉,眼睛落在她日见丰盈的胸前。

天气热,她在屋里只穿着一条叫做连衣裙的鹅黄细葛裙子,袖子短到手肘处,露出一截欺霜赛雪的小臂。领子也开得大,从他的角度看去,内里风光尽在眼底,被她粉色胸衣托着的两团凝脂,腻白丰盈,妙不可言。最妙的是,这衣裳真是好脱又方便。想想就口干舌燥。

“养来干什么?!”沈明嫣听他这么说,顿时炸毛,这种家里养的算是家妓,可待客、可送人、可自用,沈明嫣一听他要留,就自动脑补成他要自用了。满心火气把他一推,麻溜站起来同他对峙。她变成大肚黄脸婆了,他就想养小老婆了是吧。

李昊正元神出窍,不纯洁神游中,不妨被沈明嫣一推,骤然惊醒,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她气得胸口起伏,颤颤巍巍,担心之余免不得多看一眼以解相思。开过大荤,又被迫吃素,狼的心情好萧瑟。

“你说,是不是起了外心了?嫌弃我了,想要收小妾?”沈明嫣茶壶状叉腰指手,变身泼妇。不能怪她敏感多疑,实是他太抢手,上辈子听过不少孕期出轨事件,这辈子又是这么个怀孕妻子要给丈夫安排伺候人的大环境,怀孕的人心理容易脆弱,难免多想。

“我的心难道你不懂?”李昊明白过来她担心的是什么,有些啼笑皆非,更多的是失望,她就这么不信任自己?

好在沈明嫣脑子里终于叮咚亮起灯,察觉他语气不对,立时变脸,眼泪刷地留下来,扑过去抱住他的腰,哭得可怜兮兮。

“呜呜,人家……害……害怕嘛,我一个人在家……常常见不到你……有的时候胡思乱想,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沈明嫣哭得直打嗝。

看她哭成这样,李昊像是被人在心上打了一拳,自己忙着勾心斗角,真的太忽略她了。

每天早上她送自己出门,晚上点着灯等自己回来,都是带着甜甜的笑,说一切都好。他就以为她真的过得很好,不去问一问她心里想着什么,害不害怕。她是怕自己担心,才那么说的吧,傻嫣嫣。

她比自己小那么多,心性还是小孩子呢,就要生孩子了,怎么会不害怕。远离了自己的亲人,跟他到这里来,人生地不熟,那些丫鬟婆子只能照顾她的身体,她心里担忧害怕,除了自己还有谁可以说。自己却整日不见人影。

“别哭了嫣嫣,相信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李昊想抬起她的脸,给她擦眼泪,她却紧紧抱住他的腰不撒手,他那里的衣裳已经湿透了,湿湿热热的一片。

沈明嫣哭得伤心,把这些天来的苦闷烦躁担忧害怕都哭出来。她会这么想,也是听别家夫人说得多了,什么包女支女,置别宅妇,大妇打杀小妾……归根结底,是男人管不住自己那二两肉。

她一边害怕他找别人,一边告诉自己要相信他,他们已经经过了考验,不是吗?可他最近真的太忙了,她觉得他有些忽视她,不关心她,她安慰自己是他太忙顾不上,却忍不住玻璃心了。

到江陵这么久,她虽然托养胎的借口挡住一些人不见,但是李昊亲信下属的夫人还是要见一见的,大家小小聚过几次,互相感觉挺不错。

几次见面,她最喜欢的是从四品明威将军廖敏的夫人。廖夫人性格开朗,据说很会骑马,每次见面都是神采飞扬的。廖夫人跟廖将军是青梅竹马,夫妻很恩爱,一个妾都没有,但就是这样,廖夫人怀孕的时候也是给廖将军安排人的,只是过后打发罢了。

说起来廖夫人林氏跟沈家还沾着亲,沈明嫣她们两个勉强算得上表姐妹。有了这层关系,两人日益亲密,廖夫人好心出言提醒她该给李昊安排个女人了。自己安排的可以挑个容易拿捏的女人,到时候打发起来容易,要是男人自己偷腥找的,那就不好办了。

听了廖夫人的话,沈明嫣心里不舒服,自己辛辛苦苦给他生孩子,他忍忍又怎么了。

廖夫人见她不以为然,就拿自己的例子劝她,这么多年廖将军就没起过外心,还觉得自己贤惠,就算她怀孕也常常宿在她那里,不去找别人。再看别人家,哪家不养几个人。

沈明嫣笑着摇头,告诉廖夫人,“我求的白头偕老与姐姐不一样,我对他忠贞不二,他也要对我忠贞不二才是。”

只是自己真的值得他一辈子忠贞吗?他现在爱着自己,会不会只是一时情迷?

“不是我不相信你,是我自己太不自信,害怕自己不够好,留不住你。”沈明嫣还在哭,泪水湿透了李昊薄薄的夏衣。

“我不懂政治,不懂兵法,不会造武器;书读不好,练剑也练不好,弹琴也没有你厉害;而我会的贵女里面一抓一大把,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还喜欢胡乱吃醋,又善妒又不贤惠。这样的我,可以留住你一辈子吗?”

她抬起哭得通红的眼睛看他,视线模糊,看不清楚他的神色。认真说来,他们相处不过五个月,新婚燕尔容易产生感情,自然蜜里调油。可新婚过后激情冷却,各自缺点暴露,还能像现在一样,怎么看都是好处吗?

成亲之前两人有过几次短暂接触,只能算是眼熟。更何况他明知自己跟卫源有过纠葛,他心里真的不会有疙瘩吗?她害怕他像现代闪婚的人那样,只因为一时情迷就跨入婚姻殿堂,结果发现对方不合自己想象,就失望闪离。

“真是个傻姑娘,先别哭了好不好。”李昊柔声道,心疼地用袖子轻轻给她擦脸。她哭得邋遢,鼻涕眼泪黏糊糊地沾了满脸。

他不嫌弃她,仔细给她擦干净。她的眼睛已经哭成烂桃子了,眼泪还是止不住,鼻头通红还流鼻涕,明明是狼狈的样子,在他看来居然可怜可爱。

“其实我看上你很久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李昊心里面酸酸胀胀地好些情绪溢出来,自己的爱意对她来说是突如其来,所以她才这么不安吧。

他的意思是她理解的那样,他暗恋她吗?沈明嫣愣愣看他,眼泪都忘了流。

他暗恋她!他神色认真一点也没有说谎的样子。

“那年在船上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自己心动了吧。”他看她呆呆傻傻的样子忍不住发笑。

坦然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还是个奶娃娃,你穿了白色狐裘像个毛茸茸的团子,我就想这小女孩长得真像我家小黑啊,不过是白毛的。”

沈明嫣磨牙,你才像那只肥喵呢。

“第二次见面,是在酒楼,你还记不记得?”李昊问她。

沈明嫣点头,怎么不记得,沈三达那天就跟抽风似的,醉醺醺回去,还挨了一顿打,竹笋炒肉丝,哈哈。过后沈三达还郁闷了好久,明明是自己请客,却让客人付了账,好长一段时间不好意思提他崇拜的李大哥了。

“我一见你就认出你啦,原来是当年的毛团子啊,都长成小小少女了。”李昊怀念道,“后来我跟三达熟了,三达常常有好吃的点心,精致的小物件,他喜欢拿来炫耀,我跟六郎就故意逗他,抢他的东西,你做的点心大多数进了我俩的肚子。”

“难怪五哥老是让我多做些吃的给他,”沈明嫣破涕为笑,可怜的五哥。

“我可羡慕三达啦,有个好妹妹,婉儿跟我们兄弟俩不亲,哪像三达的妹妹那么好,乖巧懂事。”李昊说到乖巧懂事,神色挪揄地捏捏沈明嫣脸蛋。真在一起了,才发现,她不止会乖巧懂事,也会善妒撒泼。

“你那个时候就悄悄喜欢我了?”沈明嫣脸颊微微发红,嗯哼,她当然乖巧懂事啦。

“也可以这么说,好感累积够了,心动就自然而来。”李昊微笑,捧起她的脸慎重道,“我对你不是一时兴起,是深思熟虑,是生同衾死同穴的认真。”

“我千方百计娶了你来,难道是为了要你参与政事,带兵打仗,当工匠造武器?还是娶个先生,护卫,琴师?我只要你开开心心做我的妻子,做孩子的母亲。吃醋善妒是因为你在乎我,心里有我,我只有高兴的,我愿意给你占一辈子,你明白吗?”

沈明嫣含泪点头,双手揽住他的脖子,凑上去亲吻他。对不起,差一点她就辜负了他的心意。

他反客为主捉住她的唇,给了她一个狠狠的深深的吻。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要出门一趟,好不想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