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将至

小说:白骨精大清游记作者:爱玲粉丝更新时间:2019-01-22 16:42字数:259534

黎明将至

太医和稳婆都是急得,满头冒汗。小曼整个人都是失去知觉一样,根本就是完全失去意识一般。门外九阿哥满脸的焦急,看样子好像是要不是刚才太医说得要安静,九阿哥会忍不住跳起来冲进去。一边的四阿哥也是一脸的寒霜,正紧紧地看着紧闭的房门,手里拿着佛珠却是只是紧紧地握着,根本就没有拨动。

这时一脸煞白的太医出来,沮丧的说:“九爷,现在福晋的情况不妙。福晋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是突然大出血,现在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九阿哥满眼都是赤红的抓着太医的领子,恶狠狠的说:“要是小曼有一点不测,爷就叫你全家跟着殉葬。其余的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九阿哥说道最后声音渐渐的低下去,几乎不能听见,太医一听赶紧转身叫人抓药去了。一边的四阿哥刚才听见太医的话满脸的紧张看着九阿哥反映,直到看见太医把催产的汤药端进去的时候,好像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时九阿哥完全是无力的瘫在椅子上,四阿哥看着这个样子的九阿哥还是不忍的过去说:“九弟先不要担心了,看看情况再说。还是叫人多情几位太医来看着,还有宫里的稳婆更是有经验,叫他们看看来。”说着解下身上那个领侍卫内大臣的腰牌递给一边的贴身长随,叫他立刻就进宫去办这件事。

屋里一片的混乱,血水被一盆一盆的端出来,稳婆和嬷嬷都是急得束手无策,太医叫嬷嬷把这碗催产要给小曼灌下去,稳婆有点担心的看着小曼说:“看来孩子要是命大就能保住,大人这下不管怎样都是要受罪了。”太医又在小曼身上扎了几针,小曼慢慢地睁开眼睛,一边的稳婆叫着:“福晋可是醒了,福晋要使劲啊,这样孩子就能快点出来,要是再拖得久了,恐怕孩子真的是保不住了。”小曼感到身体无处不是疼的厉害,嘴里很干,就像是在沙漠里没有水源的路人一样。可是稳婆的话小曼还是听明白了,于是小曼咬着牙全身不断的按着稳婆的提示使劲,每一次用力,小曼都感觉自己的生命好像就要失去一样,可是小曼还是拿出最后一点的意志力来配合着稳婆的动作。

最后小曼忍不住叫出声来,虽然小曼知道越是叫的声音大力气就会消失的越多。可是这样要是把人撕成两半的痛苦还是让小曼忍受不住的叫出来。听见小曼几乎是绝望的呻吟九阿哥再也顾不上什么规矩了,完全不理会身边玉柱和秦管家还有那些管事嬷嬷的劝阻,就是要不顾一切的进去。结果眼看着这些下人就要拦不住疯狂的九阿哥的时候,四阿哥这时淡淡的开口说:“还是叫你们爷进去吧。要是出什么事情爷担着。”四阿哥冷冷的声音很有压迫感,于是九阿哥不顾一切的冲进房间。

如果九阿哥描述地狱的情景话,眼前的场面对于九阿哥来说地狱也不过如此了。小曼被疼痛给折磨的都是要失去人形了,满床都是来不及收拾的血液,地上也是一片的狼藉,小曼别出心裁的白色长毛地毯已经是触目惊心了。九阿哥扑上去紧紧地握着小曼的手,将快要失去意志的小曼抱在怀里,亲亲小曼的额头说:“宝贝,我是阿九,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不能这样,你要坚持下去,就要好了。”小曼已经完全绝望的时候忽然感到一个温热的怀抱抱住自己。费力的睁开眼睛就看见九阿哥的眼睛,小曼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自己不能这样轻易的倒下去,自己的孩子还没有看见,两个小家伙不能没有母亲,还有自己真是舍不得离开阿九。

紧紧地抓着九阿哥的手臂,小曼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想着最后的生死就看这最后一搏了。一阵孩子的哭声响亮的传来,小曼终于是能安心的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一边的稳婆抱着刚出生的小婴儿对着九阿哥说:“恭喜九爷是个小格格,小格格福大命大,没有一点事情。”要知道刚才太医开得药方是个很厉害的催产药方,要是在拖延一点生产时间这个孩子就会窒息而死。看来是小曼坚强的信念救了自己的孩子。

一边的太医看了小曼的情况开了修养安神的药方,便对着九阿哥说:“恭喜九爷,福晋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好好休养就行了。”九阿哥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小曼,对着太医说:“你跟着出来一下,爷有话要问。”那些刚被四阿哥连夜从太医院挖出来的太医和稳婆赶紧把手里的活计交在一边,小心翼翼的出来站在那里等着九阿哥的问话。

大厅里面静悄悄的,九阿哥和一直没有离开的四阿哥还有听到消息赶来的八阿哥和明惠都是坐在那里,本来明惠是一心要看小曼的,可是还是忍不住要留下来听听为什么前天还是好好的小曼竟然生产会这样不顺。为首的太医院医正斟酌着字句说:“看了福晋这些天的脉案没有什么前兆,但是这个生产的事情瞬息万变,又兼福晋好像是有点劳累了,再有就是心思郁结,恐怕都是造成忽然出先难产的原因,只怕是福晋是吃了什么活络血脉的东西也不可知的。”一边的那些太医和稳婆都是赶紧附和太医院医正的说法,都是点头称是。

九阿哥不自然是叫来厨房的人挨着个的问了一遍,秦道然自然是不敢怠慢,把厨房和小曼的房间书房都是仔细的筛了一遍。可是查了一个底掉还是一无所获。太医只好把这些错误都是推到今天小曼也跟着孩子一起吃了冰激凌的缘故上。这时一个嬷嬷忽然送孩子的游戏室拿着一个荷包出来说:“这个荷包里装的不是麝香?”这一句所有的人目光都是盯在那个荷包上了。

九阿哥阴沉着脸叫来孩子们的嬷嬷,那个嬷嬷辨认一下,肯定的说:“这不是咱们府上的东西,小阿哥们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的东西,每人的花样都是不一样的。看着绣工也不是咱们府里或者云裳的。倒是看着像是外面的东西,只怕是那个小阿哥看着好玩拿回来的也不可知。”忽然一个跟着弘鼎的跟班在一边说:“今天我看见弘历和弘昼身上都是这个荷包,只是后来再也没有注意是不是两个小阿哥身上的荷包掉那里了,临走的时候弘历小阿哥还到处的找自己的荷包呢,最后还是弘旷叫小的把荷包盒子拿来叫好、弘历小阿哥挑了一个才算是遮掩过去了。”这一下,四阿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了。这个荷包是弘历身上掉下来,虽然谁也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意外,可是四阿哥的脸上还是不好看。这样看来四阿哥一向是自诩很安宁和谐的府里竟然也有这样拿着麝香害人的事情,还误打误撞的伤了别人。

四阿哥脸阴沉的就跟要下雪的天一样,板着脸对九阿哥作了一个揖,九阿哥赶紧吓得一偏身说:“这是跟着四哥没有什么关系,孩子们什么也不知道的,也是小曼今天疏忽了,四哥这是干什么?”四阿哥一脸愧疚说:“虽然是九弟不追究,可是哥哥还是心里过意不去,回去一定把这个该死作乱的奴才查找出来,交给九弟发落。我这就回去问问清楚。”说我呢就要离开。一边的八阿哥赶紧劝着说:“四哥是出名的严厉,这个跟孩子没有什么关系,还有弘历和弘昼都是小小年纪,这个麝香带着久了对身子不好,四哥还是不要为难孩子,交割太医给看看是正经的。”

看着四阿哥离开,明惠带着淡淡的嘲讽开口:“我还以为雍王府真是铁板一块呢!看看算计人都是算计到别人家了。我看就算是四哥把那个人找出来也未必能交给九弟发落,是谁自然是心里清楚。这个弘历养在四嫂身边,可是还不是亲近自己的母亲,那个钮轱辘氏自从是生了弘历再也没有消息还有那个耿氏也是一样,这是谁干的还不是明摆着。好了你们聊吧,我看看小曼醒了没有。”说着明湖便出去了。

临出门的时候明惠忽然站住对着八阿哥和九阿哥说:“这回看见娶小老婆的好处了?别没事整天的想着什么那些整天想要攀高枝的混账女人了。什么是前车之鉴,刚才走的那个就是。”

等到小曼从沉睡之中醒来已经是一天之后的事情了,九阿哥还是不眠不休的照顾着小曼,看着眼前那个给自己小心的吹着汤药的男人,小曼心里满是满足。对于紫晶为什么会精力那样艰难的生产,小曼从明惠还有九阿哥的嘴里还是知道了,小曼虽然是认为这个跟弘历弘昼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因为那个给小哥俩荷包的人目标绝对不是小曼。可是九阿哥还是跟孩子们再次重申以后还是远着那两个孩子好了。看着孩子们有点不解的还是神情,小曼对着九阿哥说:“你这样不是叫那两个孩子更受伤?好了,没事的,以后你们还是很以前一样,知道吗?咱们家刚才阿玛说得那些话不要跟别人说,也不要对谁有看法,你们都是同学要相互帮助。”

等到孩子们都是出去的时候九阿哥很不满意的对着小曼说:“你的心真是太好了。算了这件事就算是咱们不说,可是架不住还有别人说。这是别人家的烂账,还是你养好身体为好。”小曼接过奶娘抱来的宝宝说:“是个女儿,你不会不高兴吧。”九阿哥看着小曼怀里跟小曼很相像的女儿说:“谁说的,咱们家的臭小子把人烦的要命,还是生个女儿贴心一点咱们的宝贝儿以后一定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说着忍不住伸手去逗逗小曼怀里的小女婴。小女婴一双黑亮的眼睛,皮肤嫩嫩的,伸着胖胖的小手呀抓九阿哥的手指。两个人完全沉浸在添一个女儿的快乐里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