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本章节独家首发晋江原创网

小说:会长,快到碗里来作者:盛夏嘎嘎更新时间:2019-03-26 05:26字数:188616

校庆次日

冰帝高等部学生会

上午八点整,太阳才露脸,路边植物枝叶上的露珠摇摇欲坠。

网球部的晨训告一段落,从观众席款款走下的有栖川润直接跟着迹部景吾进了学生会办公室。

即便各校领导已经确定不会出席今天的活动,学生会的诸位成员照旧忙碌不已。一方面需要分派人手接待学生代表,另外,关于晚上那场舞会的筹备工作也进行到最后确认阶段。

迹部景吾皱着眉头拂去摆放在办公桌中央的文件,正襟危坐的他暗自决定要找个时间好好把这张桌子整理一番。不然这么杂乱不堪,实在不符合他的风范。

“晚上都舞会都准备好了?”

有栖川润颔首称是。

迹部闻言也不欲多加过问,虽然听说昨天的学术研讨会出了些岔子,连忍足也莫名牵连其中,不过既是尘埃落定的事,也没什么好探究的。只是,他隐约觉得忍足和有栖川之间……

有点猫腻。

迹部瞥了一眼自己手边布满涂改痕迹的白纸,沉吟片刻又问道:

“记得自己是怎么当上组织部长的吗?”

有栖川润一愣,不知迹部为何提起这等陈年旧事,毕竟都过去五年多了。

“因为前任组织部长质疑您的决断能力,被您请出学生会之后,才由我接任的。”

迹部景吾手撑下颚,望向远处的眼眸里流动着怀念的情绪。

“当年你和本大爷一样,只是刚入校的一年级新生而已。”

有栖川润不接话,因为知道此刻的迹部不需要附和。

果不其然,迹部景吾兀自停顿几秒之后继续说道:

“但那又如何,能够让曾经质疑自己的人心悦诚服才是真正的王者,就像本大爷一样!”

有栖川润的脸上忽然漾起一泓浅笑,笑意渐深,配合她描画精致的眉眼,看上去有些妩媚。

迹部景吾挑起左眉,语气里带着几分不虞。

“怎么,本大爷的话很好笑吗?”

然而,有栖川润并不畏惧。

“不,看到会长还像以前那般充满勇气,我很欣慰。”

勇气这东西,通常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呈递减趋势的。有栖川润不知道以后的迹部景吾是否会成为墨守成规的那类人,大抵上,可能性也是很小的。

她想起国中一年级时,迹部景吾在开学典礼上引起骚动的新生代表演讲,又联想到此后他的种种行径,由衷地感到跟随他是最正确不过的决定。

迹部景吾啊,是冰帝学园当之无愧的君王。

那么,若能辅佐他稳坐王位,何尝不是平生一大幸事?

临走前,有栖川润看了一眼迹部的办公桌。

那张被他压在手臂下的白纸是都大赛初赛的人员名单。

>>>

舞会前夕

下午两点,距离舞会开场还有四个小时。

冰帝的学生们被批准早早地回家换装打扮,力求在舞会上展露最完美的一面。

随着普通学生的6续撤离,滞留在学校的俱是学生会的成员,其中当然也包括身为组织部长的有栖川润。

确定舞会的准备万无一失,亦打算回家换礼服的有栖川润在校门口碰见一个意料之外的人---道明寺司。

穿着欧式双排纽扣军装风外套,鲜艳的红色让人一眼就能捕捉到他的存在,美中不足的是,道明寺脸上未褪的淤青使他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有栖川润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暂且不论这尴尬的时间段,他私自跑出医院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道明寺少爷的烧已经退了?

有栖川润明明记得,昨天去探望的时候道明寺司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你怎么来了?”

许是不曾料想他会出现,有栖川一向淡漠的语气里也沾染上显而易见的讶异。

“本大爷是英德的学生代表,为什么不能来?”

道明寺诘问式的回答令有栖川啼笑皆非,道明寺少爷的话语里永远带有攻击性,就像是一只时刻处于防备状态的金毛犬。

“你已经痊愈了吗,不是私自从医院跑出来的吧。”

道明寺司听出有栖川的质疑,正是眦目欲裂,突然响起的一阵说话声阻止了他未能宣之于口的反驳。

“ 如果没得到主治医师的批准,我也不敢带阿司出来啊。”

那人从拐角处走出,缓缓暴露于阳光下。

烫熨得一丝不苟的西服、镶一层金丝边的衬衫袖口,无不昭示他社会精英的身份。一别两年,那人唇边温柔的弧度却是不变,连带着他细长的眼眸也溢满重逢的喜悦。

有栖川润不可置信地叫道:

“哥哥!”

来人是在两年前就移居洛杉矶的有栖川旬。

有栖川润上前几步,越过道明寺司,亲昵地拥住哥哥的腰际。

有栖川旬伸手抚上她的肩膀,使有栖川润的侧脸更贴合自己的胸膛。

“ 抱歉没有提前告诉你,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被晾在一旁的道明寺司从鼻腔憋出一声冷哼,可惜,回应他的只有周遭无形的空气。

>>>

得知舞会远未开始,有栖川旬决定带着两人驱车前往最近人气爆棚的某家披萨店度过美好的下午茶时间。三人挑选靠窗的位置坐好,为了方便照顾某位病员,有栖川旬舍弃了妹妹身边的位置,转而与道明寺司同坐。结果,自然是遭到道明寺少爷的一顿冷嘲热讽。

所幸有栖川旬也不计较,他甚至笑称坐在有栖川润对面能够更好地端详妹妹这些年的变化。

对于道明寺司的介入,有栖川润并非不介怀。

然而,连哥哥都没把他的挑衅放在心上,自己就更得装作不在意了。

有栖川润可不想甫一见面就给哥哥留下无理取闹的印象。

更何况,有更糟糕的事情等待着她!

“哥哥,我看这款披萨不错,不不,还是这款吧。”

有栖川旬斜睨了一眼妹妹在菜单上游移的指尖,无奈地问道:

“小润,你挑食的毛病还没改?”

有栖川润语滞,她微抬了眼,心虚地狡辩:

“我只是讨厌青豆而已。”

唯有和哥哥相处的时候,有栖川润才会显露出些许妙龄少女的任性娇态。

坐在对面的道明寺司觉得这一刻的她比平日老气横秋的样子顺眼多了,是以也终于暂时卸下防备,扑哧笑出声:

“你是小孩子吗?”

“道明寺少爷就不挑食?”

道明寺司的思绪转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