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自在

小说:绝世海妖作者:行颠更新时间:2019-03-23 09:37字数:663472

山呼已毕,步离随手抛出几张信笺,径对千面道人吩咐:“可有把握炼制。”

千面道人急忙拾起信笺,竟越看越是惊讶。

扬起信笺,惊呼道:“大王,你怎会有这张丹方。”

“怎么,你见过。”步离询问,

千面道人说道:“丹方上记载的,分明就是修真奇药阴阳玄龙丹啊。”

“不错。”步离点头道:“你还算有几分见识,能够炼制么。”

千面道人眼珠一转,灵力发动,乾坤袋内裹出个锦盒。奉将上来说道:“攻打大冶秦家时,我们曾缴获三枚丹药,贫道一时贪心,自己服用一枚,其余两枚,愿意献给大王。”

步离挥手,仙儿当即下来,千面道人掌中接过锦盒,步离打开,锦盒内,果然有两粒棕色药丸瑞气腾腾。”

呵呵,也无怪千面道人十余年间便从金丹升至出窍,原来还真是阴阳玄龙丹的功劳。

问道:“大冶秦家也有这张丹方么。”

千面道人摇头说道:“没有,秦家炼丹由秦家老祖丹浮生主持,邛海一战之后,秦家老祖业已身死魂消,他们还到哪里找丹方去,丹药配方是贫道自己琢磨出来的。”

嗬,这家伙还真是个人才,竟能琢磨出阴阳玄龙丹的配方,当下嘉许道:“你为人虽然毫无可取之处,但还有几分真本事,阴阳玄龙丹甚为玄奇,你是怎么琢磨出来的。”

千面道人面泛喜色。十分得意的回禀道:“说来惭愧,这配方其实是贫道闻出来的。”

“嗬,你还有这份儿能耐。快说来听听。”步离大感兴趣,

千面道人挺直腰杆,道:“也不怕大王笑话,贫道在丹道上还有几分天分滴,能从轻微的药味上辨出丹药的成分,那日得到阴阳玄龙丹,将它的构造琢磨了个七八成。唯有两三种主药贫道从未见过,故而不敢妄下判断,今日见了这丹方。所有疑问豁然贯通,只要主药配齐,炼制它么,也不是贫道夸口。它的手法我还嫌复杂。改良之后,成丹速度起码能提高三成。”

“三成,你能用多长时间”

“回大王的话儿,原本需要十年,可若要贫道炼制,大概只用三年就可以成丹了。”

“三年,哼哼,兹事体大。步某怎么相信你呢。”

千面道人浑身打个冷颤,却是急忙俯首回话:“回禀大王。贫道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骗大王。”

“也罢,考考你吧。”

“大王莫非有那三种主药。”

“幻火果、三玉石,青鳞草何等玄奇,岂能满地都是,就考考你闻味辩药的本事吧。”步离道:“可千万要小心了,若答得对,还可以留你性命为我办事,如果有丝毫差错,哼哼,咱们新账老账一块儿算。”

千面道人浑身筛糠,步离冲莱仙儿使个眼色,仙儿当即亮出一粒豆大的黑丸,道:“邛海秘药青冥寿丹,千面道人,可要仔细了。”

递将过去,千面道人细细分辨,一而再,再而三,忽地一声惊呼。

步离问道:“闻出来了么。”

千面道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首道:“大王,你,你可不能害我啊,这药的成分十分古怪,似乎不合常理啊。”

“说来听听。”

千面道人又细细闻将一遍,忽地里牙关一咬,道:“两钱车前符,三分诀根草,还有一味流连香竟用了八两,虽然手法较为简单,但贫道始终参透不了其中道理。”

大殿沉寂片刻,莱仙儿随手抛下一卷丹书,千面道人抖抖索索,急忙翻阅,看着看着,忽地里扬声大笑:“原来如此,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步离一声咳嗽,笑声募然止歇,只剩下俯身在地,忐忑不安的望着他,步离龙椅下来,扶起千面道人,叹息道:“本来可以亲如兄弟,却偏偏折腾成这般模样,你这又是何苦呢。”

千面道人地上起来,泪如雨下,哽咽着说道:“大王英明,贫道也是一时糊涂啊。”

“今后千万别再这么糊涂,否则,步某就不好向诸位兄弟交代了。”

“贫道誓死效忠大王。”

靠,他的话谁信,回头对无殇吩咐:“妹子,有件事要麻烦你,可以么。”

“请大王示下。”

步离道:“阴阳玄龙丹号称分神以下视若坦途,如今咱们若要尽快提升实力,它却是少不了的,只是若要炼制此丹,幻火果、三玉石,青鳞草缺少不得,所以只能麻烦你带着他到乎乎大漠、酆都阴阳界以及北极走一遭去。”

“大,大王。”千面道人面如土色,欲言又止,知道他心中害怕,

当下嗔怪起来,道:“一来只有你精通药理,拣选药材还少你不得,二来你犯下如此罪过,若不立些功劳,兄弟们怎能心服口服。放心好了,无殇妹子的手段你也领教过,三地虽险,对她而言却也没什么了不起,绝不会叫你少了半根毫毛的。”

“大王说的是。”无殇丹陛下来,向千面道人说道:“我知道该怎么保护你,只是还得请大王多派些人手,这三处地界去一趟也不容易,务必得多采些回来。”

“只要别把无忧谷给我腾空了,人手么自然是你要多少便给多少,孙恩,你可不许心疼啊。”

诸人大笑,孙恩猝不及防,待反应过来,却是急忙摆动骨爪,连连说道:“大王说笑了,说笑了,邛海所有,还不是你和几位姑娘的,孙某怎敢为难她们,只是有句话要奉劝千面道人。好好办差,咱们还是兄弟,倘若再起外心。哼,我邛海数万兵将必叫你形神俱灭。”

无殇心意动处,电电肩头出现,高傲的仰天长嘶一声,霸道的气息慢慢扩开,千面道人膝下一软,瘫倒在地。直指电电惊呼起来:“它,它是神龙。”

话音未落,陈门柳忽地一声低吼。回头看时,面上蛇形一闪即逝。

呵呵,化化蛇倒也彪悍,居然敢同神龙放对。

电电闻声回头。双角电光闪起。身躯开始慢慢游动。

步离伸手抓来,疼爱的拍拍他的脑袋,指着陈门柳说道:“看清楚了,她是自己人,你不许胡闹。”

电电昂起头颅,陈门柳不由自主,步步后退。

步离随手递将出去,道:“妹子收好了。陈将军尚未完全控制另类分身,还得加紧融合才是啊。”

无殇收回电电。欢笑起来,道:“大王说的是,总不能叫陈将军总和电电这么针锋相对吧。”

陈门柳面泛微红,拱手说道:“电电出来,我是情不自禁的有些害怕,现在想来,怕也只是另类分身的一些感受,真如大王所说,还得加紧融合,才能完全使出分身神通,否则,迟早还要再闹笑话的。”

“陈将军千万不可妄自菲薄。”仙儿丹陛下来,望着千面道人冷冷说道:“尚未完全融合便能与出窍高手相持不下,真要完全融合了,还不知会怎样厉害呢,大王啊,咱们异域十年,全凭陈将军守住无忧谷,才能使咱们有家可回,这场天大的功劳是不是该好好犒赏一番呢。”

步离伸手刮刮鼻头,调侃起来,道:“知道你什么意思,怕是又馋嘴了吧,也罢,准备去罢,一则欢迎陈将军入谷,二来为无殇妹子送行,这步某刚刚回来,朋友们便都已到齐,还真的好好乐呵乐呵。”

“大王说错了。”仙儿道:“还有一位姐姐至今不知下落呢。”

步离听闻此言,却是眼望高空,沉吟片刻,道:“仙儿放心,步某发誓,便是踏遍三界,也要找到雪姑娘下落,在这世上,步某怕也只有你们几个亲人了。”

大殿内登时沉寂下来,但凡老人手谁不知道雪姑娘是谁,她就是敢爱敢恨,面冷心热,嫉恶如仇的雪莲心那,当年邛海之战后诸人都已回归,只有她还渺无踪迹,也难怪步离等人伤感。

沉寂片刻,步离当先醒来,扬声说道:“雪姑娘福大命大,定然不会有事,咱们现在难过什么,仙儿,快些安排酒宴去吧,别让弟兄们久等了。”

仙儿回过神来,吩咐几句,大殿之内旋有丝竹响起。

诸将欢声笑语,一起等候,片刻过后,山珍海味流水而至,眼见酒宴开始,忽有个小黄门匆匆进殿,跪倒在地禀告道:“大王万喜,天行道长找到了。”

“甚么,他在哪里。”步离当即起身,

那小黄门单掌一挥,殿外有十来个黄门抬两顶软轿,吭吭哧哧送来俩人,顺势看时,呵呵,俩老头儿一样邋遢,正是嗜酒如命的天行道长和薛灯儿。

软轿放下,二人浑身酒气,昏睡不醒,

“他们在哪里找到的。”步离急问,

那小黄门说道:“就在地下酒窖,酒窖里小的们储藏了十来坛子酿酒专用的酒母,如今酒母涓滴不剩,怕是全叫他二人给吃了,那酒母在张郁之前就已存在,经数百年蒸酿,全成了稀世罕见的酒中精华,一滴就能昏睡个七八天,如今十数坛全部下去,要等他们清醒,怕是还得等些日子呢。”

靠,敢情这十年就没离开酒窖,这二位喝酒还真喝出境界了。

那无殇倒也调皮,不过张口一喷,清凌凌一道冷气,二人打个喷嚏齐声呼喊:“干,干——”

哐——两手一碰,各自醒来:“酒来,酒来。”

呵呵,却是一齐发火了。

步离看的可笑,嘲讽道:“二位道长睡得好么。”

天行睁开朦胧醉眼,惊呼起来:“咦,我们什么时候到这儿了。”

薛灯儿慢慢悠悠站起身形,不满的说道:“还问什么,突然找我过来。是不是紫冉宗打过来了。”

这位还不错,没忘了自个儿是来干么滴。

听闻此言,诸怪大笑。

步离道:“前辈放心。紫冉宗已经不存在了。”

“什么,不在了。”薛灯儿清醒过来,眼珠一转,颇有些老谋深算的手抚长须,悠然说道:“照这么说,是我乙木门已经占领小须弥天了,大王。看在数百坛子美酒的份儿上,老夫给你透露点消息吧,其实我俩下来。门主是有吩咐滴。”

话音未落,步离大笑起来,道:“是叫你寻隙除了步某,占领整个儿无忧谷吧。”

薛灯儿大惊失色:“你。你怎么知道滴。”

步离道:“青木神君能有什么好主意。你准备动手么。”

薛灯儿犹豫片刻:“算了,老夫下不了手去,乙木门的实力想必你也见过,今儿个老夫大发慈悲,带着你的部下赶紧走吧,不然神君下来,怕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我,哼。大王不用操心,老夫自有办法。”

“我们真走了。”

“走吧走吧。休教老夫心烦,奥,还有,把这个小娃娃也带走,不过百十来岁的年纪,居然比老夫还能喝,真是岂有此理。”

说着话儿,揪过天行耳朵,天行扑打着不满的说道:“松开,松开,开什么玩笑,我说咱俩喝什么了,怎么喝着喝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薛灯儿小孩似的咬着食指思忖半晌,终于坚定地摇了摇头,道:“谁知道呢,不过依稀记得,那酒味又辣又冲,失了几分中庸之意,怕也不是什么好酒吧。”

“胡说,又冲又辣方才符合男儿本色,它才是地地道道的好酒呢。”

“咦,你个娃娃真是缺乏管教,竟敢当众驳斥老夫的面子,皮子发痒了么。”薛灯儿扬起巨掌。

天行抬头向天,浑不在意,纯粹茅坑里的石头,做足了为真理献身的态势。

薛灯儿万般无奈,对步离说道:“大王,你给评评理,到底是中和一些的酒好呢,还是特别刺激的酒好。”

“这个,步某不知啊。”他也喜欢喝酒,不过哪儿能喝出这么多道道。

天行急忙呼喊:“是非自有公论,大王不必顾忌什么,实话实说便是。”

步离道:“既如此,我就实说了。”

“恩,快说快说,好好臊臊他的脸皮。”天行指着薛灯儿鼓励起来。

“也好。”薛灯儿松开手去,道:“大王见识广博,必能说出一番道理,你就照直了说,也叫这小娃娃死的心服口服。”

步离道:“实不相瞒,你们喝的不是酒啊。”

“什么,不是酒,哈哈哈哈,什么话,老道士我再糊涂,酒绝对是认得滴。”

“大王啊,这样和稀泥,怕是不太地道吧。”薛灯儿极为不满,他们是争吵得厉害,可一旦涉及原则问题,到难得的站在一起。

步离道:“步某并没胡说,你们喝的的确不是酒,而是谷中造酒所用的酒母啊。”

“什么。”二人齐声惊呼,

“就是酒母,不然,你们能昏睡十年么。”

“十年,我们睡了十年。”天行、薛灯儿极为震惊。

“没错,这十年间,我们还到外边走了一趟,回来后才在酒窖发现你俩的。”步离道,

薛灯儿低下头去,天行也不知想些什么,眼睛咕噜咕噜转个不休。

片刻过后,天行忽地里一声大叫,身形发动,急速窜出殿外。

薛灯儿却是理也不理,抬头问道:“既然如此,门主怎么还没来,难道紫冉宗还在上界与乙木门相持么。”

步离道:“紫冉宗的确已经不复存在,上界即便有些残余势力,怕也掀不起多大风浪,青木神君之所以没来,并非不知下界消息,而是他,连同你们乙木门,都已经不存在了。”

痴愣片刻。

“你,你胡说,呵呵呵呵,谁有本事灭了乙木门,更何况青木神君为人谨慎,道法精深,便是打不过,他还逃不了么,呵呵呵呵,你的确是在胡说了。”薛灯儿笑将起来。

步离道:“话已至此,信不信的便由着你了。”

笑声募然止歇。薛灯儿喝道:“姜遂风在哪里,你叫他出来。”

步离两手一摊,表示无可奉告。

薛灯儿沉寂下去。

“老头儿。老头儿。”天行殿外出现,鬼鬼祟祟的招手呼喊,

薛灯儿募然抬头,周身光华闪处,身形消失不见。

“大王,就这么放他走么。”孙恩急忙呼喊。

步离道:“这老儿为人还算地道,就不为难他了。”

“可是。那五百元婴修士怎么办。”

“他们,什么事儿都看见了,想留欢迎。想走,也不必强留。如今我无忧谷不缺那五百人。”

诸将沉默下去。

天行心事沉重,走将进来,步离面前作揖道:“邛海大事已定。老道士这就告辞了。”

“步某待你如何。道长心知肚明,难道这样还留不住你么。”步离听得有些气恼。

天行道:“大王为人如何,老道士也不用多说,咱们既是朋友,就该知道人各有志的道理,目下老道士虽然脱离紫冉宗,但骨子里还是紫冉修士,我紫冉宗人间存在数千年之久。出些败类也是正常的,如今他们死了。倒也是好事,老道士将重回栖云,再建紫冉,也算给老祖宗们保留一份道统吧。”

“重建紫冉,以你的修为,怕是……”步离踌躇起来,

“老道士只管当下用心,今后能否成功,谁去管它。”天行回答的倒也潇洒,

步离思忖片刻,长叹起来,道:“既然如此,步某倒也不好强求,仙儿,宫内宝藏分他一份,也算咱们的一份儿心意吧。”

“诺。”仙儿答应,正待下去。

天行急忙扬手劝止:“不用,大王不必费心了。”

“怎么,嫌步某的东西赃么。”

“呵呵,你小子何时这么正经了。”天行笑道:“莫非以为老儿真是糊涂,不知无忧谷内发生了什么事么。”

“你不糊涂,怎能昏睡十年,别告诉我,你是故意地。”步离也开起了玩笑,

天行得意的说道:“老道士我聪明着呢,那日异域回来,便叫我和薛老前辈在一起,无非想让我拖住他而已,为怕他坏事,故意拼起酒母,目的是达到了,不过都喝了个酩酊大醉,今日大王一说,我就明白了,却是都没想到,这一睡竟睡了十年,适才薛老前辈与你较真,我还胡搅蛮缠来着,谁料你心里却另有主意,如今你小子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所以也想离你远点,省的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银子呢,至于什么宝物不宝物的,就不说了,你们无忧谷也是百废待新,花费的地方还多着呢,这点东西就算是老道士借给你的,待以后发达了,老道士再上门讨账不迟啊。”

话已至此,步离也不好强求了,笑道:“要不要打张借条阿。”

“不用不用。”天行道:“记得欠我份人情就是,老道士告辞了。”

“酒宴结束后再走吧。”步离急忙挽留。

天行摆手道:“谷里的好酒都被老道士喝的差不多了,还留下来做什么,老道士走了,你也不必送了,今后有缘再见吧 。”

说话间袍袖一挥,扬身出殿,殿外只传来悠长的道歌声:……世人只道修仙好,谁知修仙也烦恼,餐霞饮露不足奇,飞云掣电寻常了,一片丹心系紫府,十分义气上九霄,无奈九霄路渺渺,大道无言谁悟到……

歌声之中,步离、无殇长作揖在地,不是钦佩他的修为,而是钦佩他的为人。

是啊,凡事只管当下用心,今后能否成功,不是自己能够掌握,既然如此,还想他作甚。

转念及此,朗声高呼:“歌舞,酒宴,弟兄们,今日咱们不醉不散阿。”、

哈哈哈哈哈,殿中洪流般的笑声,莫痴已和诸文武打成一片,唯有千面道人,尴尬得笑着,笑着,不时小心看看他人脸色,生怕出现半点差池。

他累啊,但是,这又能怪谁呢!!!

(全书完)(未完待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