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紧急任务

小说:震天弓作者:春秋霸主更新时间:2019-04-21 11:13字数:179687

此刻,凌进双拳紧握,身子因极度悲伤的情绪冲击而轻微颤抖着,沮丧的眼神里充满恨意,凌云的死状直到如今仍是深深留在他的脑海中。 他记得当初将凌云的尸身送回婉城的人是凌志,虽然凌志还未死掉,但凌人清这一家罪魁都已经得到了惩罚,在他的心中凌志和秦夫人都是必死的存在,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如今他唯一可以替凌云做的,就是杀天地夔牛,不知这个堪称绝对王者的洪荒猛兽在凶鱼榜上又算第几?凌进如是想到。

想法总归是想法,现在此事决不能告诉任何人,就连昆仑和武烈山也不能说,只能靠自己去慢慢探寻和查找线索。

沉沉吸了口气,凌进回过神来,望着校场上一个个正在努力锻炼自己的射手们。

经过这次远征军内部的演练对抗之后整个左旗射手营面貌焕然,射手们隐隐都变得勤快起来,每日集训无一缺席,各种武技练习更加刻苦,点射跑射,静态射击和动态射击,一箭双发乃至三发。

所有人都是尽量利用校场所有的一切来制造射击条件,甚至有人还嫌弃校场的设备不够,然后特地离开校场去岛外练习,射走兽,射飞禽,反正所有人都是在努力的提升着实力,这一切的一切皆是因为在对抗赛上吃了右旗的亏。

射手营因为我而昌盛崛起,这也算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吧,凌进喃喃念道。

时值正午,春日的阳光格外明媚,照射在校场上火红红的一片,忽然,凌进眼神一凛,只见校场上有两个人相互追逐。

“黎福,你这个口蜜腹剑的小人,亏了黎老大待你如亲兄弟一般,但你却说一套做一套将其陷于不义,我要杀了你,你这个王八蛋,”无方瘸着一条腿,手里拿着大砍刀在后面追杀黎福,想来他也是对黎德全的事情仍旧无法放下。

“无老大啊那黎德全不是已经去了吗,俗话说蜂死在外、人死入土,你就让他入土为安吧,不要追杀我了......我以后叫你无方老大还不成吗?”黎福哭丧着脸色拼命逃跑,两脚似抹了油一般滑溜无比,一边跑还不忘一边说些宽慰无方的话,语气里充满无奈。

凌进摇头苦笑一声,这无方和黎福的事情自从黎德全死后便开始了,二人整天在射手营校场你追我赶,闹得鸡犬不宁。

一见这二人凌进便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在是拿他们没有办法,其他人亦是如此,即便看见了也不会管,既不会出手救下黎福也不会阻拦无方,反正就是心里有数,任凭他们小打小闹。

“快快快,马上给我过来集合,紧急任务来了,远征军营将有贵客来到,大家都给我动起来,”忽然,就在凌进情绪低迷之时,那监军却是急急的冲进了校场然后大声地吆喝着。

众人闻言,立刻便是急匆匆赶了过去,一阵喧哗之后,二百多名射手整整齐齐的集结在了一起。

监军走上前来,一脸认真的样子,就连平时候的懒散习惯也收敛了,清了清嗓子,喝道:“这次任务紧急,乃是总都统亲自交代下来要我去办,所以这次我会亲自带队。”

“贵客?”凌进愣了愣,何方贵客竟然如此大的排场,需要出动五十名射手去护航?

“大家都给我精神点,下面我把任务的部署情况通知一下,”监军双手负背,语气凝重的道:“对方是个商人,乃是从东海过来,为了不让贵客在进入北海之后被水妖骚扰,所以总都统亲自下达了这个命令,我们务必要保证贵客的安全,今天下午出发,可能要在明天夜里到达,然后回来的路上会有半天夜路,如今又是处于鱼潮初发期,以致路上可能会很危险,所以我要带的是五十名精英。”

“商人?”凌进迟疑起来,商人在这个世界是属于卑微的职业,一般练气修道之人都不怎么和商人来往,但不知这位需要出动五十名射手护航的商人又是谁?

“接下来我开始点名,但凡是点到名字的人就立刻回去收拾东西,船已经在港口等我们了,”监军将二百个射手扫视了一遍,然后麻利的念了出来。

“凌进、武烈山、昆仑......无方你的腿不行就不要去了......黎福、赵石、徐寇、马光......,”被点到名字的人都一一离开队伍忙着收拾东西去了,凌进和武烈山等三人也是如此。

没有被念到名字的人则是一阵垂头丧气,不过谁叫他们平时不在监军那里表现得好一点呢?

不多时候,左总旗射手营专用港口上,一艘长近八十米的大船静静地停泊在那里,上面除了十来个舵手和船长之外,倒并不像平时候一样站满了普通军士,空荡荡的甲板上空无一人,仿佛在等待什么东西的降临?

忽然,远处岛上的树林中窜出一人,只见此人身材魁梧,一副苦瓜脸被强拉起精神,给人一股十分憋屈的感觉,除了监军又是谁?

“快快,都给我过去登船,谁慢了谁就乘自己的小帆船去东海,”监军一边挥动大手,一边大声的吆喝着五十名射手,像赶鸭子一般将众人赶上登梯,待五十名射手徐徐从面前走过后,监军这才迈开大步跟在众人的后面。

“稀里哗啦......,”一阵吵杂的脚步声传来,五十名射手一一跑上登梯,粗实的步子踩在木质登梯上,顿时便是发出一连窜凌乱的脚步声。

几个眨眼的功夫,五十名射手全部登船,监军站在船头上大喝一声,道:“启航......。”

粗犷的声音回荡在海面上,船帆立刻被舵手放下来,轻微的西南风吹来将那船帆风得鼓鼓的,活像一锅正要入碗的豆腐。

随即,两排巨大的木浆从船身两边探了出来,哗啦哗啦搅动海水,大船开始缓缓起步。

渐渐地,大船速度越来越快,一个个小岛在身后倒退,这次大船的方向没有往外海行驶,而是沿着海岸直往正东方挺进。

一个小时后,站在大船上已经彻底望不见岛群了,沿途空空荡荡,唯有不远处的海岸上一座座巍峨高大的山岳,只见峰势陡峭连绵,左右望不见尽头,一波波惊涛骇浪拍打在山脚的岩石上发出阵阵轰鸣,刺耳不已。

众人站在大船上眺望山峰,只见山腰上草木长青、树势葳蕤,从左到右仿若巨龙蜿蜒,可谓后不见开端,前不见尽头,不知通往何方?

这时,大船开始经过一座最高的山峰,这座山峰仿佛凌驾于一切之上,高耸入云,而刚才那些所谓的山峰在它的面前原来只是山脊,不值一提,而只有它才是真正的主峰。

甲板上静悄悄的,可就在众人发现这座突兀奇特的山峰之后,顿时便被激起一阵嘘叹。

“那是七仙驭龙峰的主峰之一,如果从北海过来,此峰正是七座主峰之中的第一座,你看多高啊。”

“啧啧,大家都在七仙峰下生活,可有的人就是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七仙峰,一龙跨海,七峰隔世。”

“嘿嘿嘿,关于这座巨大的山峰还有一个神话传说,相传在八千年前......,”众人一阵议论纷纷。

凌进也是站在甲板的一角观望着眼前这座巨大的山峰,当听到有人在讲述七仙除魔的传说之时,当即便是裂嘴笑了笑,暗道好虚伪的传说,他并未表现出来,不过心中因此顿生了几分苦涩,“一龙跨海,七峰隔世,”这句话说得多妙啊。

婉城也正是在此峰脚下,同时相处在一座山峰却不能与亲人相见,这难道不悲哀吗?

深情地望着眼前的山峰,任凭海风吹拂,此时此刻,距离走出婉城已经大半年时间了吧,一说起来倒真有些莫名的想念了,凌进如是想到。

恍惚间却又暗骂一声该死,不知不觉间竟然是和凌家产生了感情,凌葵的轻柔让他难以忘却,凌人杰的忠实厚道让他挂记,还有凌云的死让他永远也无法忘怀。

暗暗握紧了拳头,凌进倒吸了口气,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多余的,在这个世界他需要的只是力量,强横到天下无匹的力量,而他之所以会冒这般巨大的险走到今天只不过是为了替凌家讨一个公道,凌进在心中告诫自己,只是替他们讨还一个公道,只是一个公道。

独自站在甲板的一角回想着自己的事情,忽然,江山社稷图里传来一阵响动,顿时把凌进拉回现实,不用进去探望他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转头望了望旁边的昆仑,只见此子正靠着船沿迷糊了起来,半睁着眼睛一点也不似睡着了,不过也只有凌进才知道他是真正的睡着了。

还有旁边的武烈山也是如此,靠在船沿上甚至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除了武烈山和昆仑,整个甲板上的人几乎都是如此,背靠着船沿在那里打盹,只有少数几个人还在坚持。

举头望了望天色,现在早已是黑了下来,船上无比安静,只能听到船身底下传来的木浆声。

又望了望海面上,只见一片漆黑,借着船上散发的微亮灯光倒是能看得十几米远,不过再远就是什么也没有了。

远处不断传来激浪拍岸的声音,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深夜宁静之时,那浪涛声如雷贯耳,极其震撼。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换一批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