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晓月明灯

小说:梦界之轮作者:澜芒更新时间:2019-03-26 05:29字数:128673

江天澜皱眉道:“是那个算命的年轻人?”

圆空惊讶道:“他的速度好快,比起我们的轻功都不慢啊。这个年轻人果然不简单。”

江天澜目中jīng光一闪,冷声道:“先追上去。”身形如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那青年拔腿飞奔,见后头江天澜正气势汹汹的追上来,吓得脸sè煞白,低声道:“扯乎!”他的速度竟然又快了几分。而且步法很神妙,一定是一种高深的轻功,而且修为还不低。

江天澜暗自吃惊,好家伙,这小子果然是扮猪吃虎。对身边的圆空道:“你能认得出那是什么身法么?”

圆空思索道:“让我想想,那种步法…”

江天澜嘿嘿一笑道:“不知他功夫如何,试探他一下。”

翻手一转,江天澜手指夹上两片树叶,手成拈花状,颇有几分神韵。

圆空惊道:“拈花指?”

江天澜点头,手指轻弹,两片枯黄树叶胜似最锋利的暗器,朝那个青年疾shè而去。

察觉到身后两道凌厉的劲风,青年惊呼:“哇啊啊…拈花指?…”

“给我转!”

江天澜目瞪口呆,道:“我靠!”

青年双手洁白如玉,一转身,双手轻轻拂过,那树叶竟然随着他的手在其周身转了一个圈,眼见着又朝江天澜激shè而来。

圆空见状,惊呼道:“我想起来了!那手法是摘星探月手!他的身法,是醉仙望月步!”

江天澜随手将两片树叶弹开。那青年趁着机会已经跑出去三五十米了。

圆空赞道:“那可是失传十几年的奇门武功啊,那青年使的还相当纯熟。我也只是听人说过而已,今rì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江天澜对此人越来越感兴趣了。对着他逃跑的背影大声道:“哥们别跑啊!”

青年咕哝道:“不跑才怪,果然是寻仇的,这功夫都让他认出来了。”眼角的余光注意着身后的情形,却突然吓得摔倒在地上。

怀中的小狐狸也摔了个踉跄,不满的“啾啾”叫了两声。

拍拍屁股站起身来,青年满脸衰相地道:“算我倒霉,你还会飞。”

江天澜已经站到了青年面前,笑嘻嘻地道:“不是我会飞,武者哪有会飞的,那是轻功梯云纵。”

青年不屑地道:“御风术就御风术,还梯云纵,轻功跟魔法你当我分不出来么。”

江天澜微笑道:“你果然见识不凡。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圆空已经跟了上来。跟江天澜附耳道:“醉仙望月步和摘星探月手是当年盗帅楚留香的功夫,如果他是楚留香的传人,那应该还懂得沾衣十八跌。出手试探试探他。”

江天澜的气机早已锁定了这个青年,听了圆空的话,右手突然出击,一招大力金刚掌就拍向青年的小腹。这次出手的力道稍重,远非刚才那随手施展的拈花指可比的。

那青年也早有防备,身形一歪躲开这一掌,一只左手不知何时探向了江天澜的腰带。

那只手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但却没有几分力气。江天澜没有理会,左手一拳又朝青年的胸膛砸下去,那青年却是嘿嘿一笑,脚下踩着奇妙的步法瞬间退出去五步远。

江天澜正yù追击,那青年却是一脸贼笑,左手拿起一个钱袋晃了晃。江天澜一愣,伸手摸向腰际,钱袋却已经不见了。

圆空呵呵笑道:“看来他真是楚留香的传人,这摘星探月手真是炉火纯青。”

江天澜大怒:“还真是个小毛贼!把钱还我!”

这次出击就不再留手了,江天澜身形一晃就到了青年的面前。青年脸sè大变,这一回的气势远非刚刚那几手可比了。脚踩醉仙望月步,不断飞退,绝不与江天澜正面交手。

江天澜“哼”了一声,道:“轻功和手法那么厉害,怎么力量却是那么差劲么?”

青年咕哝道:“力气大的跟头熊似的…傻子才跟你硬碰。”

“我看你能逃到几时。”江天澜运转轻功,很快那青年的脚步就会被锁死,跑也是跑不掉了。

青年惨笑:“一苇渡江…”

让江天澜没有预料到的是,那头漂亮的小狐狸竟然突然暴起,嘴里吐出大片的冰锥向江天澜袭来。此时再看那小狐狸,那雪白的身子后面竟然有两条尾巴,一条如冰雪般的洁白,另一条尾巴流转着圆润晶莹的金sè,爽亮却不耀眼,泛着美丽的光泽。

那青年立时就急眼了:“晓月不要啊!”

圆空大惊道:“灵狐!?”

江天澜也十分惊讶,但反应却丝毫不慢,左手挥过冰锥处处破碎,顺势一提,把小狐狸掐到了手里。

那青年脸sè大变,道:“不要啊!把它还给我!”

让江天澜惊讶的是那青年竟然不要命般的冲上来,双手带着一阵劲风,看样子是要拼命了。

江天澜左手提着小狐狸,右手抵住这青年的攻势,丝毫不落下风。

那青年看着被江天澜提在手里的小狐狸,眼睛都红了。双手速度更快,越来越拼命,但江天澜修为高深,力量更是出奇的大,那青年毫无办法。

那小狐狸一直在挣扎,只是无法挣脱,江天澜正忙着对付那青年,一时间没有注意那小狐狸。“哇”的一下,那小狐狸咬住了江天澜的胳膊。

“靠!”一时吃痛,江天澜手劲一软,小狐狸就见机逃开了。那青年眼疾手快,双手迅速在江天澜身上拍打几下。

那青年的攻击带着一股十分巧妙的劲道,江天澜被小狐狸咬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愣愣的仰天摔倒在地。

圆空眼神里尽是赞赏:“果然是沾衣十八跌!这一定是楚留香的传人无疑了。”

江天澜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这一人一狐狸。

那青年没有逃走,他知道江天澜懂得魔法,如果真的发狠他是一定逃不掉的。那小狐狸却是一点不紧张,水汪汪的小眼睛眯着,尽是可爱的笑意。

青年抱起小狐狸,抚摸着它的毛发,温柔道:“晓月,你还好吧?”

小狐狸眯着眼睛摇了摇头。意思是说没事。

江天澜觉得很憋屈,他原本没有把那青年当敌人的意思,谁知道猝不及防之下让人把钱袋给偷去了,还被摔了一跤。心里直呼倒霉。

青年脸sè平静地道:“阁下此等高手,何必来为难我这小人物呢,放我走吧。”说着把钱袋子丢还给江天澜,还有五两银子。

江天澜骂骂咧咧地道:“我只是想试探试探你的功夫,谁知道你这么拼命。你好像很在乎那小狐狸啊?”

“是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跟踪我们?”

青年一脸狐疑地道:“你们…不是来寻仇的?”

江天澜没好气地道:“寻个屁,我认识你么?”

青年大松一口气。道:“对不起,误会了。”

圆空问道:“也难怪,你是楚留香的传人。盗帅十几年前死了,有人寻仇也无可厚非。但你为什么觉得我们是寻仇的?盗帅死去的时候,小僧才两三岁。这位江施主大概刚出生呢。”

听这话,青年多打量了江天澜两眼。江天澜身材高大,从表面上看至少二十岁了,怎么看年纪也大过圆空和尚。

江天澜白眼一翻:“我今年十六岁半,你有意见?”

青年也是白眼一翻,他无语了。

江天澜道:“回答我们的问题。”

青年叹道:“你们要去的地方是我家,我当然以为你们是来寻仇的了。”

江天澜一愣,道:“…经常…有人来寻仇吗?”

“没有。这个地方很少人知道,但这种事谁说得准的,毕竟我父亲得罪人太多了。”

江天澜面sè缓和下来:“楚留香是你父亲?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常明登,随母亲的姓氏。”

江天澜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只小狐狸,道:“刚听你管这小狐狸叫晓月?”

青年看了它一眼,眼神很温柔。“是,它叫晓月,是十几年前我在山里捡到的。和我一起长大。”

江天澜嘿嘿一笑,道:“晓月明灯,真有意思。”

常明登微笑道:“见笑了。”

圆空微笑道:“常施主的运气真好,能收养到一只灵狐做灵兽。”

常明登呵呵笑道:“我家就在你们要找的清风谷,我来带路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