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死里逃生

小说:小男人作者:莲下菩提更新时间:2019-04-21 11:11字数:223965

第106章死里逃生

陆八斤的命从来都不金贵,以至于刚刚离开蒋忠韵的地盘就被几辆摩托车尾随,如果单单是尾随还好,但这几辆随便一拧就能奔到90迈的改装摩托车明显是要把八斤这头敲人不眨眼的牲口拍死在大街上。

八斤正好今天借了辆小龟车,遗憾的是龟车店的老板装了60公里的码表,却只能跑到30迈。

于是顺着民族大道出现一幕奇特的景象,小龟缓缓爬行,几辆大雕紧追不放,偶尔掏出铁棍狠敲一把,八斤的车技不好,一棍都没躲过,没多少工夫,满头都是血。

“艹你们大爷!”八斤怒了,索性将龙头甩向一边,龟车顺势就飞了出去,再借势跃起,跳到旁边一人车尾,那人大概也没估计到八斤这份胆量,见八斤跳了过来,顿时有些慌了,摩托车车左右剧烈晃动两下,八斤还来不及坐稳,双脚迅速上扬,将那人脖颈死死夹住。

这是玩命的拼法,如果那人也是亡命之徒,可能就要放开龙头给他一刀。

八斤活该命贱,其实这人比亡命之徒还要亡命,如果让八斤知道他的命值一栋凤岭段的别墅加一辆法拉利的话,就不奇怪了。

那人猛一松手,摩托车顿时失控,朝着人行道冲去,那人放开龙头,手肘立马往后甩去,不骗不差,正好顶住八斤大腿,八斤吃痛,腰板立松,整个人横飞出去沿着大道中央滚了十多米,直撞到树干才停下来。

八斤顿时有些恍惚,但勉强还能站的起来,毕竟陆八斤有过从东莞死里逃生的经历,相比之下,陈星反倒不足为惧。

往后退了几步,八斤方才细看周围形式,除了紧追不放的三辆摩托车,这会儿又跟来两辆,一共七个人将八斤围得没了退路。

正当八斤不知如何是好,旁边停下来一辆雷克萨斯RX,等窗户落下,八斤忍不住冷笑“陈星。。。。。。”

“狗-娘养的,弄死他!”陈星还扎着纱布,那只眼睛估计真费了。

八斤闻言浑身一震,擒贼先擒王不管放在哪种场合,都是百试不爽,于是陆八斤朝着陈星的座驾猛冲过去。

陈星没有料到八斤会朝他袭来,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惊慌之下,大喊“弄死他,弄死他!”

几个打手还来不及上前,却见八斤身形一晃,三两步跨过护栏,朝着那两RX冲了过去,这下不仅是陈星,几条打手也都惊呆了。

八斤上前却没有立马出手,只是在陈星面前一晃,陈星本能的躲开,却没发觉后招,刚一抬头,只觉得眼前一丝亮光袭来,有些刺眼,陈星暗叫糟了,可一切都晚了,随即一片黑暗。

那是一根乌黑色的铁刃,深深的扎进陈星另外一只眼睛。

陈星恍惚了半晌,终于意识到从这一刻起,他彻底变成一个废人,他挣扎着,嘶吼着,悔恨着,他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一个人,痛恨到不惜生命换来使他痛苦,于是他习惯性的打开座位前面的暗赫,那是一支银白色的手枪,做工相当精致,八斤哪能等他出手,来不及擦干血迹,一个扣手将陈星狠狠拿住,夺过他的手枪,顶着那司机的脑门,冷声说道“开门!”

司机是个中年男人,早已经吓得嘴唇发紫,毫不犹豫打开了车门,八斤转进后座,望着那帮早就吓傻的打手,远远离去。

这场谋划是陈星蓄意已久的,他用了些关系,细心的人会发现,民族大道今天一个警察都没有,但很明显,陈星这场策划很失败,败得一塌糊涂。

跟他一样失败的是陆八斤,从东莞亡命至此,眼看刚刚安顿,又捅了这儿大一个篓子,现在又该去哪里?这次没了林冲,他还能杀出一条血路吗?

不知道为什么,陆八斤此时想起了两个人,陆东萍、陆东顺。在这两个人的背后,影影约约还有一个人的影子,十娘,他甚至开始去想,从阿沟寨出来,本身就是个错误。

如果不出来,十娘不会死,陆东萍跟陆东顺也不会被迫跟着一个不算人的男人,他陆思黎此时应该种着那一亩三分地,握着一副不大不小的金花牌。

更重要的是,他能够在山的这头,等着那头出现一个女孩儿,大声的喊“哥,娘叫你回家吃饭。”

“往哪儿开?”老司机怯弱的问道,他见陆八斤脸上尽是血迹,鼻梁之外却缓缓流下两行清泪,老司机想着,原来这个男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恐怖,至少他会怕,怕得流泪。

陆思黎指路,老司机不急不慢的开着,没过多久便到了住处。

陆思黎走在后面,老司机扶着陈星走在前面,陈星此时出奇的没有大吵大闹。

蒋思晴正跟蒋忠韵在客厅喝茶,聊些蒋思晴的近况,但蒋思晴绝口不提陆思黎的事情,蒋忠韵也懒得多问。

正聊着,门外响了。

“他回来了。”蒋思晴说道,蒋忠韵伸了个懒腰,靠在沙发上,像是在等什么。

进门的却是陈星,两眼血迹的陈星,后面跟着老司机,再接着才是陆思黎。

蒋思晴惊呆了,张大着嘴不敢说话,蒋忠韵皱着眉头,手指在沙发上轻轻敲打,却没有声音。

陆思黎没想到蒋思晴母女都在,一时之下,不知该从何说起。

“伯父、、、、、、”

蒋忠韵伸手打断“不用说了,八斤,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把他送去北海,二、、、、、、”

不等蒋忠韵说完,陆思黎冷笑道“我选一。”

蒋忠韵没有想到陆八斤居然会这么干脆,哈哈大笑两声“收拾收拾,晚上就走,对了,你这烂摊子有多少人知道?”

“就这屋子里的人,还有几个小混混。”

蒋忠韵嗯了一声“方伟,能处理吗?”

陆思黎这才见另外一个男人从旁边走出来,原来他一直默默的站在角落。

那个叫方伟的男人皱皱眉“有点难度。”

蒋忠韵的人他自己心里有数,方伟既然说有难度就一定不简单,或者更难。

于是整个房间顿时沉默了,陈星虽然看不见,但听得见,他大概也能摸准现状,听到那句有点难度,他就笑了,这会儿直接是以一种近乎变态的笑声骂道“狗-娘养的,老子看你怎么办!哈哈、、、、、、”

话刚说出口,脸上狠狠挨了一拳,顿时整张脸都浮肿在那里,老司机见了也不敢上去处理,傻愣愣的站在一旁。

“伯父,这事儿还是不麻烦您了,如果八斤还能出来,您这趟活儿,我帮您跑了。”陆思黎此时想到了梅陇西,如果在南宁这块儿地有人能够帮他,非这老头莫属。

可是梅老头到底有多大的分量,他陆思黎也没底,很没底。

在某些人看来,女人是没用的,可很多关键时候,女人比任何人都有用,比如这会儿,当八斤正要出门的时候,蒋思晴一手轻轻伏在蒋忠韵手臂上,柔声道“爸,想想办法。”

听到蒋思晴说话,八斤并没有停住脚步,但明显慢了下来。

“方伟。。。。。。”

“蒋董,我来做。”

方伟点点头肯定的说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