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小说:北王作者:顿墨更新时间:2019-03-26 05:29字数:1246717

玛阿雅其实也是个命运多舛的人,不,是虫。

在它被迫离开深渊的时候还是个没成年的幼虫,他非常幸运找到了一个伤兵的营地,这些士兵都是进攻深渊的各族军人,玛阿雅利用自己的能力控制了这些伤兵,然后开始很长时间的发展,最终经过很多年的努力它成功的蚕食并且控制了一支驻守深渊的军队,这时候他迎来了自己生命中有一个巨大的危机,一个掌握着光暗秘密的强者找到了它并轻松击败了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人最终没有杀它,不仅没有杀它,反而还帮他取得了更强大的力量,让他成功的控制了所有在地底的军队,不过当时这位强悍的魔剑士说过,他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这些地底的军队是阻碍他的力量,他无奈才帮助玛阿雅控制他们他还说玛阿雅可以在地底世界肆意妄为,但绝不可染指除了地底世界以外的任何地方。

当时玛阿雅当然答应了,不然它现在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这名实力通天贯地的魔剑士正是第一皇朝的建立者,也就是后世称为光暗之主的绝世强者,也是伊塔修斯的祖先。

艾利克斯教会了玛阿雅如何将黑暗与灵魂融合并且从中萃取力量这其实是它如今会如此强大的重要原因。

等到玛阿雅真正控制整个地底世界之后,他还能遵守当年的约定,立足于地底世界,他让自己的民繁衍生息,成为他们唯一的神,在背后主宰地底的一切,他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接近昔日的神魔,可他还没有动过入侵地面的心思一来是为了约定,二来则是因为他的民由于它与黑暗融合太深的缘故,畏惧光明,承受不了太阳。

在玛阿雅心中光暗之主一直是不可逾越的存在,是他造就了所有一切,所以他当初拿走伊修的一丝灵魂并没有明显的目的性,可在研究之后发现的秘密却是让虫神的**膨胀了起来,地底世界的发展已经是极致,只有侵略地面世界虫神才能更近一步,而变得更强大是任何生物本能的**,深渊生物如此,地上生物亦是如此。

玛阿雅的身躯如同山峦一般矗立在地底最深处的黑暗之中这片区域是未知之地,即便是在地底世界也是智慧生命的禁区,谁都不知道地底世界的主宰者后土之下的的唯一神祗真身就位于此。

玛阿雅很久很久没又用自己本体上的眼睛看见过人了,当然每隔一段都有他的民到来,可是它的民和它严格意义是同一个生命,看见自己的民根本不能算是见到了别人,更像是一个人将臂抬起观看自己的掌。

可今天玛阿雅却是用本体的眼睛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也是一个即将被自己毁灭的人。

战神和光暗之主的血脉继承者,精灵和人类的真正的领袖地底战争的地面联军的最高指挥官,伊塔修斯法洛可战神。

“我很疑惑,伊塔修斯,你难道真的以为自己能战胜我吗?你的父亲也不是我一击之敌,你认为自己的力量可以超越窥探神魔之境的父亲吗?”

“我永远无法超越自己的父亲,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能超越自己的父亲,是他赐予我生命”

“那你是来做什么呢?自杀吗?如果你死了地面世界很快就会分裂,人类和圣族之间的矛盾,海因克斯对皇权的渴望,你哥哥的强硬,这些会让人类世界甚至是皇廷迅速的分裂,崩坏,看来为以为自己已经失去的胜利并没有远离”说着虫神像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死的,身上如火般的花纹放出猩红色光芒。

在伊修看来好像整个世界都进入了一片猩红之中,面前那望不到尽头的山峦居然都布满了放出光芒的红纹,这全部都是虫神的身体,玛阿雅已经很久没有计量自己到底有多庞大了,但最起码比起隆冬城是只大不小。

面对一个城市般大小的怪物,以一人之力,别说战胜就是要攻击哪里恐怕都是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伊修声音很平静:“我仔细考虑过你说的问题,可最终我发现自己除了皇廷的公爵,北境的王,地面联军的指挥官以外,我还有一个身份,我是我父亲的儿,而我的父亲被你而杀!”

“你的父亲也不会希望你来这里的,他会希望你进入做出正确的选择,建立个千秋帝国”

“父亲已经逝去了,在他逝去前并没有说出希望我做什么,所以任何人说出的所谓父亲的希望都只不过是个人猜测而已,我没兴趣听别人的猜测,也不会被这些猜测而左右。

我之所以来此,也并不是因为我认为父亲会希望我来与你一战,而是因为父亲一生的威名,他是强悍的领袖,无畏的武者,深爱着我的父亲,可他最终却因你而逝去,我要杀了你,将你的遗骸在所有北境战士的注视下摆进战神大殿,献祭给上神我要所有人都知道父亲的生命已然消逝,可父亲的荣誉永世长存。

我来杀你,只为属于父亲的传说更加完美!

作为他的儿,为此而死,也无遗憾”

虫神如山岭般的头颅微微抬起:“永生的我见过太多像你这样的生命,你们都有个特点,那就是自以为是灿烂的太阳,其实只是注定陨落的流星,在我杀死你之后,没有人会记得你,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你放弃自己的生命,放弃了平淡和快乐,你选择了”|。

“光芒,我选择了光芒我喜欢绽放出光芒,我无惧死亡”

“这就是你最可笑的地方,我会让你发现,你的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伊修缓缓的抽出长剑:“生命是否有意义,取决于死亡之前的所有行为如果我死了,那我根本无法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否有意义所以只要我死之前觉得自己的行为没错,那我的生命就是有意义的”

“自以为是的人,我已经开始期待端详你灵魂了”

伊修没有再回话,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样和虫神继续对话,一定可以持续下去,他甚至认为自己就算是这样说个一年两年,虫神也会陪自己说下去,它的生命是永恒的它不在乎对时间的挥霍。

可伊修不同他只身到这厚土之下,不是为了谈话而是为了战斗。

虫神面对狂冲而来的伊修,巨大身体上猛然生出了无数像是蜈蚣一样的触,这些蜈蚣触直接向着伊修兜照而去。

此时伊修已经全身元素化了,按道理来说绝对是可以从这些扑来的触缝隙间穿过的可偏偏不行伊修化作的黑烟每次都被那些牢牢的挡住,伊修转换了很多方向,很多角度可是不管怎么变化触都会及时的挡住他,伊修别说是发起攻击了,就是抵达自己的目标位置都做不到。

伊修只能重新落回地面,只此一点两者之间差距显而易见。

现在的这种结果是虫神完全可以预料的,在对放弃进攻重回地面之后,它那一排猩红的眼睛再度放出光芒地面上岩石突然碎裂,从中伸出了一个比之前触还要粗的触不过这触的顶端居然是一个虫人。

“你直接对抗我的本体差距实在太大了,你根本没法伤害我,所以为了让你不至于太失落,先战败我的这个孩吧,我已经有无数的岁月没有动用过他了,他应该可以与你一战”

那虫人在脱离触之后,双眼放出夺目的血芒,利箭般的前冲而去。

伊修根本没有时间多想对中锋利的形如弯刀的刀足已经到了他的胸前,那闪着寒光的锋刃一下就抵住了胸口的盔甲,而在它即将深入的时候,突然伊修化作了一团滚滚的黑烟,这烟雾迎着冲来的虫刃就直接穿了过去,黑雾穿过虫刃,穿过虫人,然后在抵达虫人背部的瞬间,伊修再度成形,然后沉腰横刀一个回转,风刃带着呼啸之声将虫人那保持了精灵特征的头颅力斩而下。

“看来你并不了解我的力量”

“我承受你是优秀的战士,你最出色的并不是实力,而是战术,战斗技能不过这些东西对你的帮助是非常有限的,我这样的孩在实力上是可以与你一战的,但当你灵活利用自己的力量后,一个他可能就不是你的对,不过,这样的民我不只一个”、。

至少十个巨大的触再度从地面上伸出来,又是十个虫人来到了地面。

一个和十个的区别是不言而喻的,好在伊修对于全身元素化已经炉火纯青,他不断地在元素化和形象化之间转化,避过敌人一次次的攻击,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凝聚成形施展致命一击。

整个战场上,在虫神身上红光的照耀下,那些虫人的武器总是划过一团浓郁的黑烟,然后在他们的攻击去势来不及收回的时后,伊修从黑烟中出现,长剑带出一抹光华击杀对。

整场战斗就像是伊修的个人表演,几乎是转眼之间,三名敌人就已经身首级异处了,这时候虫神成排的眼睛完全被血芒覆盖然后一个个诡异的符号在那血芒上出现,每个眼睛中的符号都汇聚成一个法阵,接着许多蜈蚣似的触对准了那剩下的七名虫人,一个个像是虫卵似的东西从触中电射而出,瞬间就镶嵌在了那些虫人的身上。

那些椭圆形的黑红相间却放着荧绿色光芒的虫卵在到了虫人身上后,奇迹就发生了,这些虫人的武器开始分泌出一种粘稠的液体,这些液体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攻击元素化后的伊修。

伊修化作的黑烟开始被虫人的武器直接击的倒飞出去,在视觉效果上来说就好像黑烟被那些武器上的粘液粘住然后再向着特定方向甩出。

虽然那些武器还是没法直接伤害元素化的伊修,但是可以阻碍元素的行进这已经非常足够了,这些虫人的实力并不比伊修差多少,伊修之所以可以那么顺利的战斗,完全是因为元素化后带来的免伤性以及高速移动性而现在随着那武器上粘液的出现,这两种优势全然失去。

伊修化作的黑烟被一击中向后退去立刻现出身形稳住退势,一弯锋利的刀足已经画出一道光影呼啸而来,伊修来不及细想抬剑挡住,可武器相交的声音刚刚响起,另一个虫人已经飞冲而来,中武器笔直向着伊修的腹部刺去。

伊修几乎是本能的再度元素化想要从两个敌人的夹击下脱身,可化作的黑烟再度被粘液击中,又是飞退而出。

再度被迫现身的伊修已经陷入完全的包围之中,他中的无剑蒸腾起如火焰般黑烟口中轻念出简短的咒语人,然后长剑猛的向着地面插去,锋利的长剑并没有没入地面之中,而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中然后那魔法阵就像是变作了喷泉一般向上狂的喷涌出大量的黑暗,这些黑暗喷涌出来后形成了一个圆球,然后不断的想着四周制造出一圈圈类似冲击波的攻击将那些试图靠近的虫人向后冲开,而伊修本人却是猛地向着空中跃去,他在空中化作黑烟向着极高处那虫神的眼睛飞速冲去。

伊修心里很清楚和虫人的战斗不仅艰难而且完全没有意义,他只有对着虫神的本体发动攻击才是正确的选择,所以他释放魔剑技希望牵制下面的敌人,给自己制造机会。

这种想法是正确的但同时也是可笑的,因为虫神的力量是伊修绝对抗衡不了的它现在出现的触和虫人确实都被那强大的魔剑技牵制了,可虫神没有放出的触还有很多很多。

伊修可以说根本就没成功的飞起来就被军队一道极其粗大的触重重抽飞了出去,脱离元素化的伊修人还没落地,就又被无数的触跟卷住。

伊修再度的进入元素化想要逃离束缚,可他即便是化作了黑烟,也根本无法脱离周围卷裹着他的蜈蚣似的触。

“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如果我要你死,你根本练战斗的机会都没有”随着虫神的声音,地面上那几个虫人突然爆成碎片,然后一团团血红色的能量团从他们碎裂的身体出现,被一个个触托住然后这些带着血芒的触从各个方向指向伊修。

“这些血芒每一个都和当初杀死你父亲的能量一样,你能承受它们吗?”

伊修解除了元素化:“我承受不了,不过我并不畏惧”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这样呢,你已经见识了我的力量,如果你能投入我的怀抱,整个世界都将是我们的”

“我不会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奴隶?”

“奴隶?!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们合作你就是奴隶?投入我的怀抱我们的灵魂会融合,到时候我和你就是一个个体你和我将是一切的主人”

“你是深渊虫母,你的生存段就是控制别人”

“那是对其他人而言,他们没有什么价值所以我会控制他们,大部分时间他们都还是自己,可在我需要的时候他们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可你,你不同,你的灵魂是难以形容价值的珍宝想要挖掘你灵魂中的秘密,想要真正掌握光暗的秘密,就只能和你融合,到时候你即是我,我即是你,地底地上将会成为同一个国度,我和你的国度,我们的力量会甚至会超过神魔,我们会成为主宰”

“没人会相信你,不管你怎么强大,都只是一只虫,你不可能懂得分享,你也没法理解分享,你只会掠夺和占有,我不会成为你的傀儡”

“真的非常悲哀,看来我是永远无法拥有光暗融合的力量了,不过我会永远收藏你的灵魂,这将是我最宝贵的收藏品”

“让我和我父亲用同样的方式死去吧?”

“不可能,我不会让你的灵魂破碎的,我要夺走它”

在虫神眼睛下方的未知突然张开了一个巨大的洞穴,无数纤细的柔软触泛着黑红色泽前伸而来,这些触从伊修的盔甲缝隙中伸进去,贴到伊修的皮肤上,他这时候甚至连魔力都被虫神压制了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击可偏偏伊修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就好像是策划已久的计划即将成功时会露出的笑容。

“所谓夺取我的灵魂其实就是靠你自己的灵魂牵引我的灵魂对吧”

“临死前还这么好奇吗?”

“我并不会死,最起码现在不会死,你一直说我的灵魂中最珍贵的就是光与暗的秘密,其实这个秘密也是我一直在追寻的,直到不久前我才有一定的进步,有兴趣听听吗?”

“没有,因为知道光与暗的秘密并没有,除了你没人可以融合这两种元素”

“那你动吧”

伊修平静的说完之后就看向前方那巨大的山洞,那其实就是虫神的嘴巴一团血色的浓郁的如同有实质的雾气缓缓的从虫神的嘴中伸出,这就是虫神的灵魂,这灵魂先是缓慢的旋转然后逐渐的形成一个漩涡。

只要这漩涡高速的转动起来,那伊修的灵魂就会被虫神的灵魂牵引而走。

一抹豪光赫然出现不是虫神身上的红光也不是虫神灵魂放出的血芒,而是光,亮白色的照亮世间万物的光。

这里是千里厚土之下的黑暗,这里从来没出现过光明,可现在伊修就像太阳般放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从他身上绽放而出。

光暗在常人眼中是相互敌对的两种元素,有光处无暗,黑暗中无光。

可如果世上没有黑暗那谁又会看到光明,世上若只有光明谁又能知道何为黑暗。

最璀璨的光明只能在黑暗中看到最深沉的黑暗只现身于光明。

光暗相生。

在伊修身上放出豪光的瞬间虫神就像是一下被置身在滚油之中,那种痛苦是它漫长的生命中中从来没有过的。

伊修静静的站在空中:“所谓光暗的秘密其实非常简单光明与黑暗并不是两种元素,它们是同一种元素,光明和黑暗只是这种元素的特性我之所以修炼中一直感应不到光明元素,正是因为这世上并没有光明元素,我已融合的黑暗元素其实就是光明元素,只要我去引导它进行装备,而这这种转变是只能靠灵魂完成的,之所以世上只有我可以完成光暗融合,并是不因为只有能感应到两种元素,而是因为我的灵魂可以同时引导一种元素完成两种变性”

虫神此时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一根滚烫的铁柱贯穿,那种痛苦言语难以形容:“即便是光元素,也无法让我这么痛苦,你先祖的光元素也无法对我造成这样的伤害”

“你现在受到的伤害并非是因为光元素,你抽走了我的一丝灵魂,你为了窥探光暗之秘,融合了我的那丝灵魂可是灵魂与本体之间的关系是很奇妙的只要本体不死,那么它的一切变化都将跟随本体。

你刚刚为了夺走我的灵魂,让自己的灵魂献身,我感应到了你灵魂中我的那丝灵魂,所以我的计划就完成了最后一步,我现在将融合的所有元素都从黑暗引导城光明,这种引导源自灵魂,也就说我要引导黑暗为光明,那我的灵魂就要从黑暗变作光明,你灵魂中的那丝灵魂也是我的,它也会从黑暗变成光明。

你并不是我,无法转变灵魂的属性,所以我的那丝变作光明的灵魂就混在你的黑暗灵魂中,如果是元素那么少的光明早就被黑暗吞噬了,可灵魂不是元素,灵魂属性的冲突是没不办法消除的,造成的损伤也是永远的。

如果说你的灵魂是块冰,那我的那丝灵魂就是寒冰中突然出现的永远不熄灭的烈焰。

你的灵魂将会消融”

这时候虫神的身体已经因为越来越强烈的痛苦开始翻滚抽搐了起来,整个地底世界都陷入了震荡之中。

“放过我,我交出我的灵魂印记,永远做你的奴隶,永远臣服于你,放过我,我不能死,我是最后的深渊生物,我不能死,我是神,我将臣服于你,神将臣服于你”

“没有用的,你必须死,我已经说过你要用死亡将让属于我父亲的传说更加完美”

伊修缓缓将双平举胸前,他身上的白色豪光再度炽烈整个地底的黑暗仿佛都消失了,就好像是这千里的厚土之下又升起了一个夺目的太阳。

随着伊修身上光芒越来越强烈,虫神身体的翻动也越来越剧烈,大量黄色的液体从它的眼睛身体的缝隙渗透出来,在地上形成小型的湖泊。

谁都不会相信这就是不可一世的虫神,地底世界唯一的神祗。

在亮白色的光芒笼罩了每存地方之后,那山峦般的虫终于停止了扭动,那排巨大眼睛中最后的光芒也消散了,虽然躯体依旧是那么的庞大可看到它的人再不会有丝毫的畏惧,因为这已经是具尸体了,将会腐烂最终消失的尸体。

玛阿雅的灵魂已经被灼空了,这大陆上曾经最强大的生物被杀了。

一力弑神!!!

伊修静静的看着那望不到尽头的尸体缓缓拔出地上的无剑斩下了虫神头上的一块甲克,这将是献给上神的祭品,是自己为父亲报仇的凭证。

这种时刻绝对是该高兴的时刻古往今来几人可以弑神成功?

可伊修却是丝毫的笑容都没有,因为他要死了。

伊修当初来找虫神的时候已经领悟了光暗的秘密,他并不担心自己会死于虫神中,但是他很担心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了那么强烈的光元素,由于天赋他的灵魂当然是可以承受光暗两种元素,但他的身体却不行他有一半的人类血统,这导致他的身体没法像纯血精灵那样可以无限度的承受元素融合。

伊修开始的时候还并不认为自己会死以为只会是重伤,可是现在他全身上下无数亮白色的光丝从盔甲的缝隙中渗出,这么眼中的元素同化现象,伊修别说见了,甚至从来都没听说过。

其实伊修早在此战之前就试验过光元素,当时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其实如果在刚才伊修不将与光元素融合程度升的那么高的话,他根本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元素同化现象,可是如果当时不升到那个级别,虫神就不会死。

伊修露出苦笑,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死,简直是太可笑了,没死在敌人里,没死在战斗之中,居然死在这种身体和元素的不适应下。

伊修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现在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时间他同时将光暗两种元素注入了中的长剑,这柄名叫无的长剑,昔日伊修祖先光暗之主的佩剑在同时接触到光明和黑暗之后,发生了奇迹,剑如其名,长长的剑刃整个消失了。

这正是无剑的真正力量,无刃。

伊修握着这没有剑刃的长剑,凌空随一挥。

只是一瞬间伊修消失了,彻底消失了。

与此同时,北境王宫议政大殿之上。

几乎所有精灵和人类联军的高级军官都在场,大家正在讨论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进攻地底世界救援光暗大公伊塔修斯。

每个人都在思考着部队该怎么行进,谁来做先锋,空军是否能进入等等问题,只有圣女,一身白金服饰的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对军队战争丝毫不感兴趣,他只是担心自己的爱人,这不是伊修第一次进入危险,可却是圣女第一次为他如此的担心,他能感应到爱人的情绪,可是却无法知道他到底在经历了什么。

突然没有丝毫的征兆的,一段没有剑柄的长刃直接出现在了空中,然后这剑刃画出一个轨迹,然后所有人心中挂记的人,所有讨论的中心,伊修直接出现了大殿之上。

光暗融合,掌握空间之力。

从地底到隆冬城的距离何止千万,但伊修的无刃斩破空间壁垒,天涯咫尺,无论多远的距离都只是一剑之遥。

在场所有人都惊了,谁也没见过这样的力量,这哪还是人能拥有的力量这根本就是神力。

整个大殿陷入了安静,伊修甩将玛阿雅的甲克掷在地板之上:“虫神已弑!王仇得报!此物代虫神之头献于上神!”

大殿继续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所有人都发出了咆哮一般的欢呼。

“殿下万岁,上神万岁”

“人类万岁,北境万岁”

“大公神武,天下无敌”

“人类万岁弑神者万岁!”

各式各样的欢呼充满整个大殿,就连卫兵都忍不住跟着吼出声。

而就在漫天的欢呼声中好像可以淹没一切的赞美声中,伊修像个被飓风吹倒的稻草人般,摔落在了地上。

最开始大部分人陷入欢腾中的人甚至没能及时发现他们的英雄已经倒下了,就好像那些夸张的赞誉并不是为了这个人而喊,而是为了发泄自己的喜悦。

但是有一个人从开始就没有欢呼,没有雀跃,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伊修的身上。

“我的魂灵”圣女就像是一捧云从人群中穿出,牢牢的将摔倒的伊修楼在了怀中。

“很抱歉吾爱,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一定让你伤心”伊修的声音从头盔中微弱的发出。

圣女缓缓的取下伊修的头盔,他皮肤的大部分都已经化作光斑消逝了,那英俊的样貌此时如同鬼怪一般。

圣女的眼泪从眼中不停地渗出,她的声音很轻:“没关系我的魂灵我的心是属于你的,你永远不会让我伤心”

“我快要没时间,我想你知道我的一生没有遗憾,也没有愧疚,唯独对你,我唯独对不起你。

我很抱歉我的爱没有给你,很抱歉我最爱的不是你”

说完伊修的头就微微的沉了下去,他身上的光芒大面积的出现好像全身都要化作毫光一般。

“弟弟”

“殿下”

“大公”

“哥哥”

周围的人纷纷的向这伊修靠近,他们要知道伊修到底怎么了。

“都别过了都不许过来,不许过来!他是我的,我的!”圣女像是了一样抱紧伊修高声尖叫着,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圣女,像个狂母狮。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圣女白皙的指拂过伊修布满光斑的脸,眼中的泪水像是断线的柱滚落下来:“我的魂灵,我的爱,你要永远记住你是我生命中最迷人的美好”说着圣女缓缓的吻上了伊修的双唇。

无数金银交错的光点在空中出现,这些美丽的光点一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它们围绕着相吻着伊修很圣女缓缓的旋转,逐渐形成了旋风,然后旋风变作光茧,接着光茧缓缓的消退。

还是那两人,还是伊修和圣女,可不同的是在光茧出现前是圣女抱着伊修,而现在光茧退去却是哼伊修抱着圣女。

伊修身上所有的伤势全部都愈合了,那些原本在他身上肆虐的光斑现在全移到了圣女身上。

伊修甚至无法在看清怀中爱人的脸庞。

“没关系,我最爱的是你”圣女的声音无比的轻柔,也无比的坚定。

伊修的心如同被一层层的剥落,这种感觉和当初伊莲娜离去时一模一样。

其实,人间情爱哪有最一说!!

最终爱人的尸体化作点点的白光,随风而逝。

伊修就那么静静的跪着,依旧保持着抱着圣女时的姿势,周围所有的人没有一个出声醒他,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齐齐的跪在地上。

这个男人再次失去了永远无法挽回的东西,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

白夜宫,寝宫。

伊修静静的站在房间之中,他的面前是两尊雕塑,一尊长裙束发正是心中挚爱,伊莲娜,另一尊长袍散发正是挚爱伊修之人,圣女。

整个房间中只有伊修和这两尊雕塑,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仿佛是希望自己也变成石雕。

沙依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他已经解散了冒险团专心在白夜宫照顾伊修,可不管她再怎么照顾,有些伤痛无法抚平。

“他在吗?”一身金红相间长裙的脱莉安在侍从的陪同下缓缓走来。

“在,可是不能扰”

“各国请他称帝的使者已经到齐了,这次就连海因克斯都派来了使节,该怎么应对?”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谁都不能去扰他”

“即便天下臣服又如何,他依旧不过是个看着石像流泪的男人”

“他可以建立千秋王朝但永远挽不回逝去的爱人”

落笔于此北王已完,通篇故事洋洋洒洒近万其实都只是在说一句话:人间悲喜事,尽在爱恨中。

后记。

数年之后。

北境隆冬城战神祭。

这几年雷恩完成一系列的大动作,首先是开荒兴农,建立和皇廷的商道,其次就是接受了所有西境的土地,国境暴增一倍不止。

对于北境独吞西境的事情当然有很多人不满,最不满的就是海因克斯,他最终还是统御皇域,自称为皇帝。

不过这个皇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雷恩吞并了西境,他的妹妹南境之主战胜了东境,剿灭了神圣教廷,抢占了东境的所有土地。

整个人类世界这两兄妹占据了一半还多的土地海因克斯对谁也不该有丝毫的意见所谓皇权早就没有彻底丧失了。

海因克斯不是无心恢复皇权只是有心无力,如果说雷恩和娜苛还有办法对付的话,再加上一个伊修那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坐拥皇廷的光暗大公只要有心,吞并人类世界易如反掌,何况当日弑杀虫神之战,让天下一战士的名声落定自家,真正是放眼天下无人敢捋其锋芒。

王宫宴会大厅。

战神祭的宴会是北境的最为隆重的宴会,今天这大厅中聚集了几乎所有的北国的权贵此时酒宴已经进行到最为热烈的时候,到处都是推杯换盏举着酒桶敬酒的人一群群的穿梭。

而在这大厅的主座上本来应该被敬酒敌人挤满的桌周围却是一个敬酒的人都没有,不是没人来敬酒,而是所有敬酒的人都被挡开了。

这座位上坐的正是号称大陆公爵的,伊塔修斯光暗大公。

伊修自己也没喝酒,而是在将各种食物切割成的块状,然后一块块喂进就坐在他面前桌上的一个孩童口中。

这孩童不过几岁,皮肤白净,一头灿烂的金发。

“亚历克斯,快下来,怎么能这么无礼,向叔叔道歉”

“叔叔让我坐的”

“太没礼数了,快下来向叔叔道歉”

“没关系,薇安,是我让亚历克斯坐的,没关系”

“伊修,这下面都是各军团的将军,他这样坐在你面成何体统”

伊修露出笑容将侄儿从桌上抱起,然后向着大门走去。

所有正在酒宴的人,纷纷停下动作向伊修下跪行礼,从桌到宴会大厅,各权贵们整整跪出了一条路来。

看到如此的场景,薇安顿生一股无力感,自语道:“这样宠下去,可怎么办啊”

王宫广场中,伊修和雷恩还有娜苛并肩而行天上飘下的雪花在风中来回飞舞,三人都没让侍从伞,任由雪花落在双肩之上。

三人的前方亚历克斯和一种北境的权贵之后在追逐嬉闹。

伊修微微的抬起头看向空中的月亮:“哥哥,我想将亚历克斯立为我的继承人”

突然的话让雷恩和娜苛都停住了脚部”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的继承人,那是要继承整个精灵皇廷的,你你自己的伊修你该不会是自己不想要嗣吧?”

“这于我有没有嗣没有关系,即便我有,我也想把皇廷留给亚历克斯”

“为什么?”

“因为这样皇廷和北境就真正的合一了,亚历克斯作为你的长必将继承王位,如果还是我的继承人,那皇廷也是他的,这样整个大陆的北方都将属于他,他将是真正的北王!!”

“不仅是北王吧,我肯定是要完成转换的,注定也不会有嗣,亚历克斯也是我唯一的继承人人选到时候我们三人的国度都是他的,海因克斯又是他的舅舅,亚历克斯要统一大陆,将会易如反掌一般。

伊修哥哥不肯建立帝国,那就让亚历克斯来吧。

他将是北皇,北方而来的的皇帝”

“为王为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彼此守护,只要家族凝聚,我们每个人都是北王”未完待续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北王

———————————————————————————————

正文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