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小说:何为宠妃作者:糯米灰灰更新时间:2019-03-26 05:31字数:404051

大齐建武六年春。

又是一个草长莺飞,百花争奇斗艳的春日,此时日头正好,御花园内百花齐放,莺飞蝶舞,春光融融。

只见御花园内的凉亭里,一藕荷色宫装女子坐在凉亭内,一旁的石凳上还端坐着一个粉色衣衫的小女孩,头上扎了两个小包包,上头系着的粉色的丝带垂在胸前,随着小女孩与这女子说话间,这丝带一晃一晃的,更是衬得这小女孩儿玉雪可爱。

不多时亭内便是进来了一抹明黄色的身影,跟在后头的还有一个与这亭中小女孩十分相似的小男孩儿,只是这小男孩儿脸上却是一副故作老成的表情,明明稚嫩得很,偏又是这表情,实在是有趣得紧。

亭中的女子见了便忍不住笑了起来,急的小男孩忙道,“母妃你又笑我了!”

听这话明显就知道这不是第一回了,而那明黄色的身影在石凳上坐下后,将小女儿抱进自己的怀里,才与这小男孩儿道,“先生就是这么教你的?进见了母妃也不先行礼?”

而那宫装女子闻言睨了皇上一眼,“自家人哪有这么多规矩的。”

这女子明显就是阿婉了,此时她与皇上的一双儿女已经三岁了,可便是三年过去,阿婉依旧是没什么变化,只是周身的气质更为清雅大方,娇嗔怒目各有风情,言行举止恰到好处。

皇上还未说话,一旁的念念便是像模像样的给阿婉请了安,而后有一脸严肃的说道,“母妃,念念已经四岁了,不是三岁!”说着,念念还有模有样的伸出了四只手指,强调自己的年纪。

阿婉笑笑,以大齐的算法,念念的确是虚岁四岁了,但这严肃的小模样怎么都不是三岁小孩子该有的样子,就是蹙眉的小模样都是与他父皇学了个十成,因着念念早慧,才三岁就道上书房与大皇子一道启蒙去了,这会子已经学了小半年,很有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阿婉笑着摇摇头,“好,母妃记住了。”说着,阿婉招手让念念到自己身边来,打算抱着念念,可是念念却是推拒,“念念不能做不忠不孝之人,是不能让母妃抱的。”

闻言阿婉一挑眉,看看一旁正在逗着心心的皇上,“皇上又教了念念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皇上抱着一脸无辜的心心,表情比心心还要无辜,“这可与朕无关,朕什么都没干。”看着阿婉还是一副怀疑的表情,皇上又是再三保证。

可惜念念再老成,也是个三岁的小孩,未免父皇母妃这般争论,便是出言解释道,“母妃,父皇什么都没干,父皇跟我说了,哼哼。”说着,念念还有模有样的学起了齐衍之的语气。

“齐晁与,你母妃是朕的女人,只能朕抱着,你已经长成一个男子汉了,以后自然有你的女人,你总与父皇抢着要母妃抱,这一是对父皇不孝,二是对妻子不忠!你让你日后的妻子怎么想你?”

别看念念小,这记忆力可是好得很,将皇上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一个字都不落的,完全没有看到抱着小女儿的皇上面色阴沉,儿子你这刀补得好及时。

听了这话阿婉是又好气又觉着好笑,难怪近来念念不缠着自己一块儿睡了,也不要奶嬷嬷抱着了,对于身边的宫女们更是碰都不让她们碰,吓得阿婉还以为念念这么小,性取向就不对了呢!

“六哥哥!你这是什么都没教?什么都没干?”念念才几岁,就开始教起这些个歪理了,现在正是念念启蒙的好时候,没得把念念教坏了。

阿婉只有两种情况下称皇上为六哥哥,一是生气,二再另说,现在这样子明显就是生气的前奏,皇上赶紧拍拍怀里的小女儿,“不怕不怕,母妃不是要凶你。”

心心一贯体弱,性子又安静不爱说话,很容易受到惊吓,齐衍之这会子不过是在转移话题罢了,可惜心心也不大给自己父皇面子,眨巴着大眼睛,声音亦是糯糯甜甜的,“父皇,母妃没有凶心心呀。”

看着一脸呆萌的女儿,皇上这会子什么话也不想说了,这都是来拆台的拆台的!

阿婉很不给面子的哼笑两声,把念念抱到了石凳上坐下,将桌子上的点心挑了几样放在碟子里给念念用,而皇上趁机又是极快的转移了话题,“西北那边来信了,说你二嫂又怀上了。”

这回转移话题倒是惯用,阿婉惊喜的瞪大了眼睛,“真的?什么时候来的消息?可上回来消息不就是两天前吗?上头是说弟妹有了身孕的呀。”

三年前,那些个留了牌子的秀女,一些个身子健壮的,便是被皇上赐给了军中不少建功立业而又无处解决婚事的将领为妻,这些将领身上都有品级,全是靠着军功一步步升上来的,各个都有好本事,只是因为常年戍守边关而耽误了终身大事。

济王爷也有心做媒,只是这好几十个将领,一时间还真找不到那么多的适婚女子,就算找着了,一听这是打仗的,就算姑娘愿意,人家父母也是不愿意的,况且济王爷又不愿委屈了这些为他卖命的属下。

皇上赐婚可谓是解了燃眉之急了,虽说这些官员多少都有些不愿意,但皇上赐婚考虑得也周到,多是给那些家中无父无母无姊妹兄弟的将领赐婚,这些将领多是济王爷的亲卫,而女子身份也与将领的品级相当,这就好比嫁了个女儿多个儿子一般,一时间那些官员们也无二话了。

将领们虽在京中无恒产,但在皇上那里得的赏赐加上战获,也都是小有资产的,且这些汉子们在边关呆了这么长时日,因着济王爷军中并无军妓这一说,这些将领们每日见的不是糙汉子就是糙汉子,赐婚的女子嫁过去之后,他们难得得了一个美娇娘,还不是捧在手心里怕磕坏了似的护着,便是众人脾气各不相同,可娶了这么柔嫩的小娇妻,那个不是小心翼翼的怕委屈了妻子一般,是以只要是那些女子有心过日子,自然会好好相处。

别看嫁的是个粗人,但他们直属于济王爷管着,纪律严明极守规矩,屋内除了济王爷赐下的通房之外,并无其他女人,简单就这一点,就足够人羡慕嫉妒得了,更别提还不用伺候婆母,孝敬公爹,只需好好伺候丈夫生儿育女就是了。

是以不少夫妻都是恩恩爱爱的黏腻得紧,这些嫁女儿的官员一看女儿小日子过得好,就更是满意了。所幸皇上赐婚之前多有打听这些秀女的名声,是以促成怨偶的还是没有的。

成婚完毕后不久,济王爷就带着娇妻和属下去了西北了,虽是现在两国边境友好,但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许多流寇,济王爷一行便是前去剿匪顺带提皇上去将边境各城镇的防线重建好,这一去每个三五年是回不来的,是以不少将士便是携家带口的前往,阿婉的二哥亦是如此。

而早在去年,阿婉的二哥就已经喜获长子,这会子又怀上了,若是个女儿的话便就是儿女成双了,阿婉心里虽是开心,可不免又有些疑惑,前头刚刚将济王妃有孕的消息传来,这会子又来个好消息,西北到京都也没有这么快罢?

这两个消息当然是在一封信里说的了,可皇上怎么会与阿婉说呢,干笑道,“呵呵,好消息自然要快马加鞭嘛。”

阿婉也不戳破他,先让念念带着心心到花园里摘花去,才转而与皇上提起了旁的话题,“皇上,方贵人昨日来昭阳宫,求臣妾给个恩典。”

自太后娘娘去年去了山水宜人的南方养病之后,这宫里真就是阿婉独大了,这三年间断断续续也私下放了不少妃嫔出去,除了膝下有子的那几个外,这方贵人守了三年,也算是死心塌地的了。

皇上点点头,“过几日安排她去守皇陵罢。”

毕竟皇上对这些女子还是有愧的,或许对阿婉来说自己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但对这些女子来说,皇上是再不负责任的了,没得让人在皇宫里守一辈子的活寡,是以这些妃嫔多是以守皇陵的名义出去,而后假借病逝,换个身份再重新生活,只要一辈子不回到京都来是不会被人发现的,不管她们是重新嫁人或是游历一番,皇上都安排了一人跟着,以保证这些前妃嫔的安全,也算是对她们最后一点责任罢。

现在这偌大的皇宫里留在宫中的妃嫔屈指可数,而年前,林昭仪与张荣华这两位留于宫中的妃嫔也已经升到了四妃的位置,可阿婉却是觉着,这皇宫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

今年的选秀依旧没有举行,众人即便是不说,但心里都是默认了皇上已经不能人道这事儿了,加上不时的还遣了妃嫔出去守皇陵,许多人家暗自猜想着皇上莫不是心理更为扭曲了把?思及此更是无心将女儿送进宫来,对于皇上罢选还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呢。

时至皇上生辰,这一回的寿辰阿婉却是为皇上好生准备了一番,外头那些流言虽是没有摆在明面儿上说,但想到朝堂之上那些个大臣还不知私底下怎么编排皇上,阿婉心里就气闷得紧。

可是谁也没想到皇上寿辰这好日子,宫宴开始还没到半个时辰,一直是满脸笑意的皇上却是突然倒地不起,引得众人一片惊惶。

身为贵妃的阿婉却是极其冷静的让人将皇上抬回正乾宫去,又遣人将太医速速请过去,而后将参加宫宴的人安排妥当之后,才往昭阳宫去,众人对于皇上突然昏厥一事议论纷纷之时,又免不了为阿婉这冷静沉着处变不惊的气度所折服。

阿婉是不知道众人是如何想的,只有她指甲掐入手心的痕迹,才说明阿婉并不如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冷静,其实她比谁都要紧张担心,就是因为如此,她才更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管皇上是什么情况,她都不能让皇上有后顾之忧。

太医诊断后,只言皇上这回是旧疾复发,虽说皇上还是正值年轻力壮的时候,但这旧疾毕竟缠了皇上多年了,除了好生修养意外,更是不能太过劳累,若是旧疾一直反复就不仅仅是昏厥这么简单了。

阿婉一听,竟也没想到皇上头疼的旧疾竟严重至此,这头疼的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若不是这一回皇上突然昏厥,怕是自己还要被蒙在鼓里,想到皇上极可能英年早离自己而去,阿婉的一颗心更是悬在半空不能安稳。

齐衍之这头疼的毛病已经许久未犯,就连皇上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回昏倒动静竟然这么大,小婉儿更是每日陪在自己身边,说什么也不肯离开一步,对于心心念念都疏忽了许多。

皇上养病的这小半月,两人一时间又回到了几年前阿婉与皇上侍疾那时候的情境,事关皇上的凡事都是阿婉亲力亲为,不肯假手于他人,便是齐衍之本人心疼阿婉辛苦,出言要阿婉休息时,阿婉自己都是不肯的。

对于这样的状态,皇上一时还觉着高兴,但日日见着阿婉紧绷着神经,仿佛自己就是个病入膏肓之人,片刻不肯离开自己之后,齐衍之也是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半夜,与皇上合衣躺在床榻之上的阿婉,惊呼一声“皇上”而后猛然坐起身,一旁的皇上亦是醒来,看着满头大汗做了噩梦的阿婉,心疼的拭去阿婉额上的汗,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通过太医的话,联系阿婉这些日子的反常举动,皇上又怎么会猜不到阿婉在想些什么呢?

随即皇上便不顾劝阻,起身换了外出的衣衫,将阿婉带到了正乾宫的内殿一处不起眼的地方,没想到此处竟是有条密道,皇上熟门熟路的带着阿婉往里去。

“皇上,咱们去哪儿?”

密道内有明珠照明,并不显得黑暗可怖,这密道拐来拐去的,一时也走不到头,阿婉便是出言问道。

牵着阿婉的手,皇上慢慢的往前走,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这密道并不是一条道走到底,七拐八弯的,若是没有熟识的人带路,怕是很容易就迷失方向,而阿婉没想到,最后皇上竟是带她来到了一宽阔的石室,这室内空空荡荡的,但借着照明的夜明珠的光线,可见这石室内的细节之处无一不是精心雕琢,还有许多阿婉看也看不懂的图案。

更让阿婉惊得合不拢嘴的是,殿中竟是并排摆着两座还未完全完工的石棺。

面对惊讶的阿婉,皇上解释道,“这里是朕的陵墓。”此言一出,阿婉更是不知所措,皇帝的陵墓从皇帝登基,便开始建造,这一点阿婉是听说过的,但没想到还真是如此,皇上登基六年,这陵墓也只初具形状罢了,且石棺都未打好,可阿婉还是不知道,皇上将自己带到这儿来干什么?

正想着,皇上的手抚上了阿婉的脸,“朕病倒这几日你辛苦了,朕知道你是在担心朕的身子,担心朕会有一日突然离你而去,所以你连孩子都顾不上了,就想时时刻刻跟在朕身边怕朕出意外对吗?”

阿婉点点头,并不否认,皇上指着那还未完成的石棺继续道,“朕带你来这里,是要告诉你,即便是日后朕先你一步去了,朕身边的位置也会留给你,何况,朕怎么舍得独留你一人。”言下之意,便是为了阿婉也会保重身体,让阿婉放宽心。

阿婉很想笑,自己为数不多被表白心迹的经验里,竟然还有墓室这么不吉利的地方,可是面前这人目光温柔如水一般将自己包围着,言语里很是认真的表达着要与自己“生同衾死同穴”的想法,并且这想法已经付诸实践了。

阿婉克制得极好,她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想法的,竟是死后的事情都考虑到了,阿婉也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竟能够得到皇上这般心意,伸手抱住皇上,第一次正式的叫了皇上的名字。

“齐衍之,哪有人会半夜将人带到墓室来的?你是不是存心要吓我?”说着,却是把皇上抱得更紧了,“你若是死了,我怎么能独活在世上,把我惯得无法无天了就一走了之,若是没有你护着,我怎么敢独活在世上?”

***

皇上病愈之后,极快的速度下了旨意,立婉贵妃为皇后,立四皇子齐晁与为储君,这回皇上颇有些交代后事的感觉,婉贵妃立后是迟早的事情,皇上晚了三年已经是给前头被废的朱皇后面子了,于情于理来说,众臣子并无太多反对的声音,只是对于四皇子为太子之事,还是有人提出了意见。

可是大皇子体弱,骑射不行,比四皇子大上一岁的二皇子与三皇子,虽是身子健康,但三皇子本身就有污点,是万不能立为储君的,至于二皇子,虽是年长,但启蒙的进度上与最小的皇子齐晁与差得不是一点半点的。

更有太傅名师证言,四皇子的确是天资聪颖过人,立为储君虽是早了些,但相比于其他的皇子,却是毋庸置疑的人选,再说若是质疑四皇子人品的话,可不就是质疑他们教不好四皇子么?这些个大儒们本就是自请入宫为四皇子授业的,怎么能忍?一摞的文章唾沫星子都能将那些有意见的大臣们淹死。且婉贵妃是皇后了,四皇子就是嫡子,这立贤立嫡的,都当归四皇子莫属。

至此,这两件事情敲定下来,立后大典更是以最快速度在一月之后举行。

立后这日阳光明媚,大典庄严华贵,尝尝的红毯两侧立着身着朝服的朝臣与命妇们,通身皇后装束的阿婉便是踏在这红毯之上,向上首的皇上走去,真真正正的站到他身边,以他的妻子的身份,接受众人朝拜。

阿婉一步一步向前,一袭皇后宫装,上头绣着栩栩如生的九尾凤凰,行动间好似下一刻就能飞起来一般,而阿婉走得极稳,头上后冠垂下的明珠,在阿婉步行间竟是稳稳当当的,并不见太大幅度的摇晃。

今儿个阿婉端的是皇后雍容华贵、母仪天下的气势,加上这衣装,更是周身气度不凡,而踏上阶梯时,不曾想本该是在上首等着的皇上却是主动走下阶梯,与阿婉正面相逢,待行至阿婉面前时,才对阿婉伸出了手,这意思就是要领着阿婉往上走了。

望着与自己同样盛装的皇上,尤其是皇上脸上掩盖不住的笑意,阿婉亦是扬起了嘴唇,皇上真是,无时不刻不再为自己撑腰呢,便是如此端庄肃穆的仪式上,依旧是要与世人昭告皇上对于她这新晋的皇后的爱重。

也许与皇上交心不过才几年的时光,算不上长,但这几年却是阿婉这两辈子以来感受到的最好的宠爱,面前的这人,似友似兄似父一般宠爱包容自己,身为天子便是被人背后嗤笑也不在意,只为做到对自己的承诺。

阿婉不知道日后会如何,他们会不会还是这般,亦或是走向另外一种结局,或许剩下的几十年的时光里,皇上会喜新厌旧会嫌弃阿婉人老珠黄,广纳妃嫔,或许时间会将自己打磨成于朱皇后那样,面上端庄私下阴暗,或许日后他们会两看相厌,恨不得掐丝对方才好,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看向面前这身着龙袍俊朗依旧的皇上向自己伸出的手,阿婉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了皇上的手心里,任由皇上把自己带到身边,牵着自己往前走,日后如何那又怎样呢?

她能做的,只是把握当下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完结了,此刻感慨万千,最多的还是感谢。

谢谢亲爱的姑娘们,不管是冒泡还是没有冒泡的姑娘。

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作者君一点也不敢想象能够写得完这么多字。

这是这是作者君的第一本小说,有很多的不足之处,谢谢姑娘们的包容,现在终于完结了!

至于六月开始的这两周,不管是出于作者君自身的原因还是其他客观原因,更新一直很不稳定,

在此还是要对姑娘们说声抱歉的(深鞠躬),再次谢谢你们的鼓励和支持还有鞭策。

特别谢谢一直冒泡留言支持作者君的姑娘们,虽然你们有时候会吐槽作者君,但是作者君特别开心能够收到你们的留言,写文的收获除了对自己有新的认识以外,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够遇到包容有爱的你们,

在此,作者君要为你们唱一段神曲: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你们的名字作者君都记着我会乱说嘛~~~在此就不一一点名啦,相信你们能感受到作者君的喜欢的~~~~

好呐 关于番外的话,作者君会重新开一个文写,这样大家就不需要花钱买了

这算是作者君对于六月以来更新不及时的一点点补偿罢~~~嘤嘤嘤 到时候链接会放到文案上

额,这样的话对于手机党的姑娘们来说可能就不大方便呐~~~你们就麻烦一点搜索作者君的名字吧

最后的最后,我们番外及下一篇文见啦~~~~ 作者君话唠了 哈哈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