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答应

小说:桃花缠身:娘子太撩作者:阳光融雪更新时间:2018-12-18 08:28字数:368459

所以在看到魔承天与北冥震打起来后,两人也加入了战争,只有赫连晓不动,皱着眉头看着他们在空地上打起来,三人武功都是不俗,所以谁也没有占便宜,他们都是知道分寸,所以赫连晓没有动。

“染儿!”司徒明月不管他们怎么样,现在他只想着吃了她,以平衡自己的心。

“干嘛?”注意力都在北冥震魔承天的打斗上,子染没有察觉到司徒明月的靠近,等她发觉的时候,身子已经被司徒明月抱着了。

“染儿。”轻轻在她耳边吹气,声音含了浓浓的情yu味道,嘴一路在她脸颊颈边流连,更是落下一个个红色的印子,不比北冥震的浅。

刚想让司徒明月停下来,让她劝那四人不要打了,谁受伤了都不好,从刚刚回来呢,就被司徒明月堵住了嘴,一句话都说不出。

生涩中带了势在必得,司徒明月当然不会让她有别的心思去理会那四人,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白白浪费了不是很可惜吗?

所以他是用尽了自己所想的心思,务必让她身心在自己的撩拨下,华为一滩水。

刚刚发泄过一次,身体还敏感,加上司徒明月转移她的注意力,子染很快就迷失了,嘤咛了一声,更加让司徒明月热血沸腾了。

心想着快些成为她的人,却不得其门而入,急的满头大汗,温泉池里的水是热水,更加不知所措了,脸颊红彤彤的,竟然比女子还要美。

身体在叫嚣,子染红着脸,牵引着他,两人终于合二为一了,这边的响动,终是引起了赫连晓的注意,他没想到这司徒明月在他们打斗的时候,趁机占有了她,看两人缠绵在一起,他的脸色也不太好,不过他显得理智的多了,不去理会那打斗的人,缓步走过去。

两人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赫连晓的到来,司徒明月心花怒放,俊脸都是兴奋,奋力的冲刺着。

赫连晓没有阻止他们,而是加入了,司徒明月是第一次与他们在一起,所以很诧异赫连晓的加入,但此刻没有人去想那么多,只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俏想很久的人,哪理会别人。

池边旖旎浪漫,空地上,四人打的难分难解,四人心底有怒气,但也知道轻重,所以没有出尽力,只是发泄着怒火,武功高,耳力当然好了,池边传出来奋亢的声音,大家都停下了手来,发现那三个纠缠的身影,脸都变了,立刻冲到池边,扑通扑通几声,四人都下去了。

感觉身子似要散架,子染刚松口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牵引着,投入到圣天寒的怀里。

别说她能开口说话了,连神智都有些不清,一个离开又一个的来,她想抗议,可一张嘴就被吻住,直哼哼。

天亮了,担心她累了会冷着,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转移阵地,在舒适的大chuang上,四周有炉子煨碳,温暖异常。

子染昏昏沉沉的,只知道一次次的泄着,到她累得睡着了,从罢休,临睡时候,不知道谁说了一句:“看来要帮她好好的锻炼身体。”

该死的兔崽子,谁敢说这句话?等她醒来了,定要他好看。ji90

睡了一天,在傍晚的时候醒来了,睁开眼看到四周的环境,床幔挡住了窗外的阳光,看样子,定时很晚了。

刚想起来,一动,腰都直不起来,昨晚的情景就浮现脑海,想到眼前一张张布满情yu的俊脸,登时脸颊羞红,居然在温泉池里搞缠了一番,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娘娘醒了吗?”有宫女听到里面的声响,恭敬走了进来,看到床上的女子,立刻掀开了锦帐,帮助她起来,在触及到她满是痕迹的身体时,脸颊都红透了。

虽然身体是不舒服点,发觉宫女面色羞红,挥手要她出去,她的生活起居都是圣天寒一手打理,所以很少有宫女进来侍候,现在的圣天寒在哪里?

这时候的圣天寒,目光微沉的看着相挨坐在一起的五个男人,加上自己,那就是六个了。

“说吧,这次打算怎么做?”魔承天开了口,昨晚打了一架,后来又一起了,所以没有分出胜负,她还在睡,这件事必须要在她醒来前,做好了安排。

“嗯,好好的说清楚。”昨晚原本是他的好日子,这几人居然知道密道的事,还破坏了,所以北冥震的面色也不太好。

“哼,有什么好说的,分明是你自己故意的。”司徒明月不甘忿怒道,这人脸皮真厚,昨晚居然想要霸占她去,所以他从不会因为他是皇帝,就惧怕他。

“不得无礼!”赫连晓怒喝,这司徒明月是最迟来的一个,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无礼?我怎么无礼了?你说啊?”司徒明月从不怕,大声的指着赫连晓道,他才不怕他,最好闹到染儿面前,看她怎么呵斥他。

“你…。”皇上是一国之君,而司徒明月不过是南陵国的一个小小丞相,居然赶在这里叫嚣?赫连晓怒声的瞪着他,大有打一架的气势。

“别吵!”花无月神清气爽,一点都没有任何的生气,昨晚发泄过了,心情好的不得了。

“想要吵的出去。”魔承天碰一声放下手来的茶杯,是要他们来商议以后的日子,可他们却想要吵一架,什么时候男人也喜欢吵架了,像个妇人一样。

“打就打,谁怕你?”司徒明月从难得理会魔承天,这赫连晓昨晚居然趁着他与她一起的时候,走过来打扰,若果当时不是她在面前,早就一拳挥过去了,那轮得到现在?

“那走啊!”赫连晓看着嚣张的司徒明月,猜想他是扛上自己了,昨晚自己靠过去的时候,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愠怒,这人是想独占她不成!

“走!”司徒明月一甩衣袖,怒气冲冲的快步出去,赫连晓跟着,两人在匡阔的院子里打起来了,拳来脚往,两人在空中打起来,浑厚的内力在院子里飞窜,任何宫女太监都不敢靠近,掌风所到之处,飞沙走石,轰隆隆的不绝于耳。

厅里四人都没有说话,除了花无月外,另三人面色也不太好,不过倒也没有再说什么,除了院子里的声响,厅里很安静。

子染在沐浴过后,就换好了衣服,出了门,在染月宫的院子散步。

院子基本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多一些的珍贵花卉外,也没有什么,昨天北冥震带自己去的那些宫殿,冷清清,说明那些人在自己去了南陵国不久后,就到送出宫了,到底去哪,她不关心,只是担心朝堂的事,很多人为了稳固地位,送女人,送美人进宫的有很多,而历届的皇帝,都会納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女子为妃,巩固朝堂,借此稳定人心,北冥震这样做,她固然开心,但也担心会伤到他。

“娘娘,晚膳已经准备好了,要摆饭吗?”一名小宫女恭敬进来,行礼问。

“皇上呢?”醒来身边除了宫女就没有人了,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回娘娘,皇上在清影殿。”宫女恭敬回答。

“去清影殿摆饭吧,记住,准备多些。”那几个男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说不定他们也在清影殿里。

“是。”小宫女应了声,就退出去,有两名宫女在身边侍候她。

子染坐了一会儿,宫女就准备好了,知道她要去清影殿,宫女随即召唤了几名宫女过来,两人举着灯笼在前面带路,她扶着娘娘走过去,后面跟着几个宫女,浩浩荡荡的往清影殿走去。

许是到了夜晚的关系,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人,树影婆娑,清风习习,似是冷清不少,子染脑袋也清醒不少,这皇宫虽好,但也不适合她。

心里有了打算,子染脚步快了很多,还没有来的清影殿的门槛,就听到里面传来的轰隆声,似乎是出事了。

“发生什么事?”里面居然有人打起来了?而且是个高手!

“娘娘,让小的进去看看。”身后的宫女随即说道,但被子染阻止了,有人这么大胆闯进来,功夫定然不俗,这宫女没有武功,一进去准死,所以还是她去吧:“先去找侍卫军过来。”

“是。”宫女匆匆去找侍卫军。

子染吩咐剩余的人留在原地,自己施展轻功跃上了墙头,一看那穿着锦兰色衣服的司徒明月与穿着建白色的赫连晓打起来,顿时额头抽抽的痛,这两人怎么打起来了?

再看清影殿的前院,已经被毁坏得一丝不剩了,花卉全被打烂了,简直惨不忍睹。

那两人似乎是没有发现眼前的惨状,还打得不亦乐乎,除了这两人,就没有人了,北冥震呢,不知道他们打起来了吗?

“住手!”子染娇喝一声,跳进了院子,阻止这两人打下去。

“染儿?”

“染儿?”

两人刚才朝对方打去,正打的起劲,一道俏丽的身影进来了,听得她的声音,两人立刻住了手,纷纷往她身边来。

“别碰我!”子染气呼呼的甩开两人同时伸过来的手,脸色很不好看,“不是打的很欢快吗?怎么不打了?”

“染儿,你别气!”见她生气,司徒明月急忙安抚她。

“对不起,不要生气了。”赫连晓很少见到她生气,这次见她气得眼睛都红了,很后悔刚才与司徒明月打起来。

“哼,不要碰我!”子染哪能不生气,以前就告诉他们,一定要和平相处,现在好了,两人还打起来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昨晚那四人打起来的事。一把又甩开了两人的手。

院子里的动静里面都听到了,四人一出来,就看到子染怒红的眼,顿时心痛加后悔,没有拦住他们。

四人急急跑来,同时伸手拉住她,被六个男人围住,子染没有气消反而更加生气:“好啊,既然你们不听我的话,那好,你们也别说什么成为我的人了,哼,我走。”子染是真的生气,这几个男人他们都是自己心头的人,但他们不单止不听她的话,还无视她,这样不要也罢。

说完,一甩手就转身,迈步走出清影殿,宫门外的几名宫女,见她出来了,急忙跟上,却看见皇上等六人跟着走出,急忙跪地行礼。

“都退下!”北冥震挥手要他们走,同时发现宫女手里的食盒,顿时后悔不已。“染儿,别走!”司徒明月急忙拉住她的手,死也不放开,刚才他是故意挑衅的,哪知道她会生气啊,现在只能先消除她的火气,别气坏自己了。

“染儿,对不起,是我不好。”一边的赫连晓同样说道,也怪自己不分轻重,就这么与司徒明月打起来。

“染儿,别气了!”圣天寒冠玉的面上闪过焦急,担心她伤了身子,拉住她不让走。

“你们放开我。”子染厉色的瞪着这几个出色的男人,看得出几人后悔了,但后悔还不能磨掉他们骨肉里的傲性,要多磨一些才好。

这样一想,脸色更加不好,但也没有再甩开他们。

“染儿,别气了好不好,是我不对。”司徒明月卖乖的说道。

“别生气,对身体不好。”北冥震想插进来都没法,被司徒明月挡住在外面。

“染儿。”魔承天站在一边,琥珀色眼眸里倒影这后悔。

“染儿…。”

子染举手拦住了他们,阻止他们继续说下去,“这样吧,你们跟我去一个地方,要是你们同意了,那就继续留在我身边,要是不同意,那就算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好,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司徒明月急忙答应了下来。

“去哪儿?”听得出她气消了些,几个男人都露出光来。

“走吧。”神秘一笑,子染牵着司徒明月,花无月就走,后面跟着几个男人,侍卫军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几个要出宫,立刻安排了马车,载着他们出宫。

马车到了风家,凤羽带着于氏与后宅的人出来迎接,宁城与林幼儿在凤羽于氏的后面,见人出来,立刻跪地迎接。

“吾皇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北冥震要他们起来。

“谢皇上!”风羽带着所有人起身。

“爹,娘。”子染奔过去于氏的身边,乖巧的喊了声。

“俊…。染儿,你回来啦。”两个月前,北冥震临去南陵国的时候,派人送信过来,所以她是知道子染的名字,差点就喊了以前的名字。

“嗯,对不起娘,染儿不孝,今天才回来看您。”子染乖巧的窝在于氏的怀里撒娇,就好像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生疏。

“没关系,只要你平安就好。”于氏上下的看了她一会,见她好好的,脸色红润,日子定过得舒心。

“尔等见过风先生、风夫人!”魔承天率先走过来对着两人行礼。

“风先生你好!”圣天寒与司徒明月一起过来。

“拜见风先生风夫人!”花无月与赫连晓跟着过来。

最后是北冥震,他只是点头,没有说话。

“八王爷有礼!”风羽两夫妇也回礼,有些人是不认识,所以都一视同仁,但对北冥震多了尊敬。

“爹,娘,快些进去吧,我累了。”子染撒娇拉着风羽的手,尽管她不是他们的亲女儿,但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岂是能忘的。

“瞧为父都忘记了,快,皇上,八王爷。各位公子请进!”风羽客气的说道。

“风先生客气了。”毕竟是子染的养父,几分男人都存着尊敬,就连北冥震也不敢居上。

一行人走进风家,如今的风家在宁城手上越发的富庶,子染以前留下的那些香料,如意楼生意每晚都很火爆,分店都开了两间,而其余的店铺也大换血了,那些年老的掌柜,都得了丰厚的退休金回家退休去了。

亭台楼阁,假山流水,院子种植着各色名贵花卉,凉风习习,院子挂着灯笼,朦朦胧胧的霎时好看。

“皇上请!”毕竟是皇帝亲临,风羽不敢有所怠慢,迎着让北冥震坐在上宾的位置,自己带着于氏坐在左手边,魔承天与赫连晓几个坐在北冥震的右手边,子染则被北冥震拉着坐在他身边。

“风先生不必客气,今天就当平时就好。”北冥震知道因为自己的身份,风羽必定会小心翼翼,可是他今晚过来,不是为了摆身份的。

“谢皇上!”天威难测啊,风羽怎么敢如此大胆呢。

“好了,爹不必拘谨,皇上今晚来,您就当皇上是一个小辈就行了。”她累了,想睡觉,打折哈欠说道。

“那就好。”风羽也点头。

“爹、娘,女儿累了,想休息。”子染说道,明天还有事要做,她还没有气消呢,就让这几个男人折腾去。

“老爷,染儿累了,夫人就带女儿去休息。”两母女欢喜告退,那几人就算想起来跟着,也不敢。

只得与风羽闲话家常,风羽说得最多的是怎么照顾子染,这会子没有那么拘礼。

一夜无话,子染起来很早,虽然与于氏说了一晚上话,但无损她的精神,兴高采烈的出门。

今天的她穿着嫩黄色的对襟小衫,下身是同色的嫩黄色裙子,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似乎有什么喜事。

几个男人没怎么休息,风羽将他们当成了上宾,嘘寒问暖的,而风羽不过说了一个时辰就让人带他们去休息,但想到她不知道还有没有生气,所以睡不着。

见她出来,笑容满面的样子,也扬起笑容来,看来她不生气了。

随后于氏出来,也是明艳照人,几个男人忙不迭的去讨好两人,也不在乎身份这些虚礼了。

宁城带着林幼儿过来请安,见几人免不了行礼一番,北冥震要他们不必拘礼,气氛才活络一些。

“染儿,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好了。”宁城走过来,将一串锁匙递给她。

“谢谢。”子染笑眯眯的接过来,在阳光下扬了下,有七八条呢,宁城做事真细心。

“那走吧。”该是验收的时候了。

几个男人见她笑得高兴,也笑开,随着她走,风羽等人没有动身,看着他们离开。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离开风家,一路向着偏一点的地方驶去,沿路只有一些铺位,人流相对较小,但也不是没有人,附近的一些街道上,有着几个门面很大的院子,有些有钱人住。

在一处挂着牌匾的房屋门口停下,子染兴高采烈的下来,抬头看着牌匾的字:上官家。一对石狮子栩栩如生,威武不凡,一阶阶的楼梯延伸至门口。

“这里是什么地方?”花无月下来的时候,问了一句,没有人回答。

“染儿,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魔承天不解的问。

“这里是谁的?”司徒明月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等下就知道了。”很兴奋,不知道宁城走的怎么样了。想着,就大步的跑上去,猛力敲门。

几人跟着上去,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

开门的人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人,他看见子染的时候很恭敬,请她进来,这人从昨天就收到信了,一拍门,就来开了。

“恭迎小姐回来。”他带着身后的人一起行礼。

“福伯,谢谢你。”自然宁城把这里的事都告诉子染了。

“你是谁?”北冥震尽管看这个人没有别的企图,但他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方,总是小心点好。

“别说了,快去看准备好的房间吧。”子染打断他的话,率先往里面走,福伯等人亲自带着子染走过这里。

同样是亭台楼阁,抄手回廊,小桥流水,景色怡人,院中种满了各色花卉,在夜晚飘来清香。

“这是客厅、这是书房,这是起居室!”福伯尽心介绍,逐一说明了各处的事情。

几人不明所以,不过没有出声。

“这是准备给你们的房间,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与福伯说。”子染丢下一句,就带着福伯去了外面,留下他们各自面对着手里的一条锁匙。

每个人的手里有着一条号码的锁匙,从北冥震开始,到司徒明月,一共六条,一到六排开,这是什么意思?

“染儿,这是什么意思啊?”司徒明月不解,在她快要走开的时候,问了一句。

“要是你们同意,就拿了锁匙开门吧,要是不同意,就离开这里,我不会勉强。”远远的声音传来,人已经不见了。

这…。这里的房间是为他们准备的?不会吧?难道是打算把这里变成后宫?她居然想到这个办法?

众人都深思起来,尽管有心理准备她会闹一场,但见她这么开心的样子,还以为不生气了呢,却原来是准备了这么一个惊喜过来给他们。

“你们怎么看?”北冥震皱眉。

“你说呢。”魔承天端详着手里的号码,他排第二呢。

“喂,这是怎么回事?”司徒明月最迟来,所以很不了解她想要做什么。

“走吧,除非不想跟着她了。”赫连晓没有多大的意见,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想着与她在一起,怎么样都没关系,说完,拿着自己的锁匙就走了。

“嗯。”花无月不纠结这个,也走了。

“呵呵,这有趣。”想不到他也有这个机会尝试了,从来只有他纳后宫,不知道染儿气消了没有?

几个人终是没有再说什么,各自回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子染躲在一处偷偷的看,还以为这几个男人会来追问自己,却没有,有些意外,不过他们能够接受,也说明这几人是真的爱自己,昨晚定是有什么误会了。

“小姐,他们都爱你,所以甘愿如此。”福伯感概的说道。

“嗯。”眉开眼笑,子染咧着嘴,高兴的安排了事情。

到了晚上,几人齐齐在大厅吃饭。

到了该休息的时候,子染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副牌子来,说是要翻牌用的,只要翻到谁的号码,今晚就去谁的房间,共度一宵。

这几个男人什么时候遇过这样的事啊,不过看她娇笑着,眼眸带着皎洁的笑意,也由着她了,不过大家都想知道,第一晚,谁那么幸运的与她共度一晚。

结果是魔承天,当晚,魔承天就抱着她回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一晚神清气爽的出来,妒忌死几个男人了。

不过子染不会厚此薄彼的,每个人都轮了一晚,怨气才没有那么大,不过她相信,这几个男人会好好的爱她护她的。

------题外话------

文真的是结局了,不会再写下去,谢谢亲的支持与理解,新文再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