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第七十九章 从小定缘分

小说:明末极品无赖作者:李家布衣更新时间:2018-12-12 04:25字数:480758

其实来的都是当地不堪被这个素来凶顽的皇爷压榨的百姓。[ m]因为学过几日功夫,便纠集在一起要寻这个皇爷的晦气。

可奈何这仪仗里护卫严密,兵士众多,根本靠不得前。不过盏茶功夫,刺杀的人被杀的杀,捉的捉,倒一个也未逃掉。

那边乱得虽然厉害,雨孤云这里却只顾着哭,星点也不知觉。

他旁边两尺多远就停着那部八马驾辕,锦幔高垂的大车。

此时车窗的帘子正被挑起一个缝隙,有双秋水般明丽的眸子带着盈盈的笑意看着他觉得有趣。

片刻后缝隙被扩大,有个双梳抓髻的小脑瓜从尺多宽的车窗里探出来向雨孤云喊道:“喂,干嘛要哭?”声音如碎金玉,清脆无比。

雨孤云虽然什么也不入耳,但这一声却听得清楚。一边抽泣着,一边抹泪转头,朦胧着看见那张粉嫩脸庞上浮现的娇美笑容,一时倒惊得说不出话来。

小女童见了愈觉得好玩,歪着小脑瓜追问道:“干嘛要哭?没有好吃的吗?”

这一句叫雨孤云更加觉得委屈,指着地上的僧人哽咽道:“我师父——他——要死了——”

小女童对生死本没什么概念,轻唔一声,道:“那又怎样?也不值得哭呵。爹爹说,爱哭不是好娃儿。”

雨孤云见她不给安慰,无奈只得又俯下身嚎啕。

小女童见了觉得扫兴,缩回头向旁边坐着的奶娘道:“我要他和我玩——”一边伸手指着雨孤云。

奶娘哪里懂得这个年龄虽然只有四岁多些,可心思却比谁都玲珑的孩儿所想?有心不办,但以为这孩儿乃是当今皇爷的第九个千金,老来所得的公主殿下,看待得直比他自己的性命都宝贝。任事从来都只听这孩儿的哭闹,不听别人的辩解。

更何况这皇爷一生里都在为大明朝杀伐征战,早养下轻贱人命的性格。如今年届六十,头脑昏聩,更加地不辨是非。若真的惹他兴起,怕不要了自己的性命?

看那小沙弥似是个游方的僧人,应该没有亲眷在这里,便带回去也无妨。无奈只得吩咐人去掳雨孤云走。

她却不知这小女童只随手一指,就为自己定下了终生的姻缘,和雨孤云纠缠到死也未罢休。

由此可见,万事都好勘破,唯‘缘’这一字最混沌,是谁都说不清的由来。

雨孤云哪里肯?死死地抱定师父不放手。

奶娘见了也觉得无情,便叫把这已死的僧人搭上后面的一辆车,随同拉回去,好好的安葬便了。

可怜这僧人一句话都来不及留给下心疼爱了这多年的雨孤云,就仓促奔赴佛家净土去了,倒是这多年清修得来的正果。

其实人世间又有什么值得牵挂的?哪个都有该去的归宿在。

待进到府里,奶娘先下车来,伸手欲抱这九公主殿下。

小女童却死活不肯,哭闹着要雨孤云来抱。奶娘被弄得好不无奈,向从大厅里出来看女儿的老皇爷苦着脸孔道:“皇爷,可怎么好?”

这老皇爷本是前朝的皇亲。祖上曾与大明的太祖朱元璋一起打过天下,功高盖世。

待朝廷建立,大伙坐下来论功行赏,朱元璋便把这位功劳虽高,但懂得隐藏,不叫其震主的功臣封在大名府为王。

老皇爷家上几代的女儿也有曾做过正宫的皇后和妃子的。是以若论起来,老皇爷和当今天子的关系十分密切,倒是他娘亲里辈分最大的一个,该叫一声舅爷才是。

老皇爷一生好武,从小练就满身不俗的马上功夫。任凭刀枪棍棒,都能耍得赢下一片彩声。他一辈子为将,替大明朝开疆固土,戎马倥偬。

如今因着老迈,退居在家。倚仗着险些拼掉性命才得来的劳苦功高飞扬跋扈,却也没有人敢把他如何。

他从不曾想自己年纪一大把,却还能造出个小人儿来。是以自从得下这排行第九的小女儿后,便把满怀的心思都放在她的身上,疼爱得没个样子。

听奶娘这么说,奇怪道:“她要哪个抱?”奶娘只好把路上的经历如实地讲了。老皇爷听得稀奇,哈哈笑一声,道:“把小沙弥带上来。”

雨孤云被从僧人师父的身边扯开,一路推推搡搡地来到老皇爷面前。

老皇爷叫人扳着他的下巴,仔细端详片刻,突地开颜,大笑着道:“不错,我女儿有眼光。生得这般好模样,倒也配抱我的宝贝。嘿——小娃儿,你叫什么?”

雨孤云抽着鼻子,抹着泪水道:“雨孤云。”老皇爷听了惊讶,道:“出家人么,怎地叫这个名儿?”

其实僧人自知方外的佛家世界清苦寒冷,是以从不曾想过叫雨孤云为僧。还以为来日叫他能娶妻生子,在方内过温暖纷乱的世俗生活才是正经。给他剃个光头,穿件僧衣只为诵经化缘方便,却从不曾给他起过法号。

雨孤云自然不知师父这番良苦心思,也答不上来老皇爷所问,只是呜呜咽咽地哭个没完没了。

老皇爷看着不耐烦,摆手道:“去抱我的宝贝下车。你若能哄得她不哭闹,皇爷我就大大地赏你;若不能——就推出去杀了——快去——”

雨孤云见这老皇爷身高过丈,腰粗十围,立在面前如铁塔般压迫。尤其一双苍眉下的硕大眼珠里射出晶亮的光芒如刀剑般尖利,叫人看着害怕。加上颏下那一大把连做扫帚都不嫌少的络腮胡须,真似个恶神一般。

可纵是如此,雨孤云却也不甚惧他。仰头道:“你手下人打死了我的师父,怎么说?”

老皇爷哈一声,道:“你师父?你师父是个什么鸟?打死便打死了,要怎么说?”

雨孤云听得有气,怒目道:“要偿命。”

老皇爷好似听到天大的笑话,直乐得前仰后翻,指着雨孤云向身边陪伴的人道:“偿命——他要我偿命——我一生里杀人无数,盘珠难计,有多少条命好偿?怕不笑死个人——”

雨孤云见他如此,蹙眉道:“若不给我师父偿命,我便不去。”说罢梗起脖子,咬唇不语。

老皇爷怎肯依他?怒道:“给脸不要脸?来人,与我杖毙在此——”

他话未落音,那边的小女童早等得不耐烦,大声哭闹起来。

老皇爷听着如抓心肝,立时没了主意,摆手道:“好好好,算你狠,就与你师父偿命。且去哄我女儿下车来。”

雨孤云却不干,道:“先与我师父偿命。”

老皇爷见这孩儿竟是个不畏生死的倔犟性格,倒有几分喜欢。点手唤过护卫长,吩咐去把打死僧人的兵士找出来带到这里。

护卫长自然懂得做人情,只片刻就回来报说:“那名兵士在刚刚那场与刺客的打斗中丧生了,还来不及埋。”

老皇爷也清楚他用意,顺势道:“既是如此,就算了。功过相抵,无可追究。好好抚恤家属,多与钱财。”

雨孤云在侧听着,虽然知道其中必有曲折,但一来当时自己只顾着伤心,没有看清那人面目,不知是何人所打,无从查找;二来人家势大,相互帮衬着,组成的阻碍却不是自己能够突破的。无奈只得承认世道黑暗,叫师父死得冤枉。心里愈加地委屈,又埋头哭起来。

凭他小小年纪,当时心里就有这般清楚的计算,可知心智成熟到怎样程度。

老皇爷也觉得这孩儿瞬间孤零,有些可怜。不忍心再发狠吓他,低身柔声道:“莫哭了,去把我家的女儿抱下来吧?听她哭得——倒比你还凄惨呢,你怎忍得?”

雨孤云本是温良的柔软心思,最耐不住人家的善待,只得一步步走向那挂大车。

小女童正哭得舒畅,见他过来,便只剩呜咽在喉间。把一双肥白的小手揸开,等着雨孤云来抱。

雨孤云见这小女童穿一身湖锦裁做的衣衫,上面尽是湘绣的牡丹,更衬得她粉嫩宜人,好不可爱。也觉得喜欢,将她胖嘟嘟的身体揽入怀里。

小女童待将双手搂定在他的颈下,便立时欢颜,嘻嘻地笑个不停。尤其一双明艳大眼睛不住地眨动,却只定定地看着雨孤云,好似看不够一般。

闻着小女童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奶香,感觉着她偎靠在怀里的温暖和柔软,雨孤云心里也涌起一阵无限怜惜的异样情怀。缓步走到老皇爷的面前,道:“还有何吩咐?”

老皇爷瞧着这对组合倒觉得搭调,哈哈笑着对雨孤云道:“甚好——从今而后,你就休做什么沙弥了,只管陪伴我这宝贝女儿。就要哄她高兴,别的不需你虑。可不许叫我听到她的哭声,若不然,我可不饶你,知道吗?”

雨孤云生来孤独,虽与僧人为伴,但毕竟缺少只有父母才能给予的温暖和关怀,是以养成倔犟天性,最不耐被人吩咐如何。听着老皇爷的差遣,却只默默地低着头,也不应答。

老皇爷虽觉得恼火,但碍着女儿喜欢,不敢把雨孤云如何。无奈低叹一声,没有言语。想着女儿虽还年幼,却正是喜欢玩耍的时候。若有这看着端正的孩儿陪伴,必要比那些奶娘丫鬟强过不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