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终结

小说:神限作者:杀戮勿尽更新时间:2018-12-12 04:24字数:115901

  菲拉洛昏迷十八天后,意识苏醒过来,苏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就马上查看自己的躯体、灵魂和意识海洋,此时的菲拉洛仍旧是之前的菲拉洛,并没有觉得身体和灵魂有什么不适。   死亡骑士没有把他的躯体夺去,也没有混淆他的灵魂。

  只不过,在菲拉洛进入的的虚无六星芒巨阵内多出来一个茧,被无数魔法符线和符号包裸着的球茧,十分平静的球茧,魔法符线不断地吸收着茧内的灵魂力量,转化成一种纯净的灵魂力量流入菲拉洛的灵魂中。

  菲拉洛清晰地感觉得到茧内的灵魂能量无比强大,被菲拉洛连续吸收了一个月都没丝毫减弱的迹象,茧内应该就是死亡骑士的灵魂力量。

  菲拉洛回想起在他沈睡之前,六星芒巨阵内曾响起洪厚的声音,“九宫八卦阵,启”阵内八个祭坛飞速转动,虚无的空间内映出一个个黄金字言,现在想到那声音正是自己祖先道格拉斯的声音,再结合现今六星芒巨阵内的球茧,菲拉洛大致知道了一些的情况。

  自己第一次进入六星芒巨阵的时候,得到了祖先的传承,六星芒巨阵与自己的灵魂连为一体,而自己的灵魂世界、意识海洋就在六星芒巨阵内,六星芒巨阵成为了灵魂世界的保护膜。

  死亡骑士的灵魂入侵自己的灵魂世界、意识海洋,正好触动了六星芒巨阵,遭到六星芒巨阵的反击,被六星芒巨阵困在阵内,而六星芒巨阵的反击是不断吸收死亡骑士的灵魂能量,转化为纯净的灵魂能量不断地壮大自己的灵魂。

  只要六星芒巨阵安然困住死亡骑士的灵魂,以六星芒巨阵的吸收速度状态,菲拉洛能想象得到,只要有三到五年的时间,死亡骑士的灵魂必将彻底被转化,到那时菲拉洛的灵魂力量将会无比强大。

  前提是六星芒巨阵能困住死亡骑士灵魂,三到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想到之前死亡骑士恐怖的灵魂力量,菲拉洛再感觉多一次六星芒巨阵内的球茧,球茧很安静,心中还是一阵后怕。

  多亏了有了六星芒巨阵,对于这十分幸运的一切,菲拉洛只能归纳于,或许是先祖早就想到保护自己的方法,保护人类最致命的地方-灵魂。

  菲拉洛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床边一直关注着他的几个人,阿诺、白云、阿古拉、纳利安、希尼亚还有蒙迪七人都在,看着他们关注的眼神,阿诺紧张的神情。

  菲拉洛心里明白阿诺紧张什么,眼前的自己到底是菲拉洛,还是夺去了菲拉洛躯体的死亡骑士,只有阿诺一个人是紧张的神情,其他六个人都是那种带着喜悦的关注之情,明显是对死亡骑士的战斗不知情,这样情景令菲拉洛心中暖洋洋的。

  菲拉洛不知道怎么和阿诺解释,慢慢伸出手在眼前的虚空中写了个字,又做了几个手势后,望着阿诺眼睛说道:“阿诺,还记得凯大叔教的这些吗?还有我七岁的时候你来到我的身边。”

  阿诺紧张的神情松懈了下来,神情又恢复冷冰冰的,其他人看着菲拉洛的举动,都感到莫名其妙。

  阿古拉更是纳闷地推了一下菲拉洛,说道:“菲拉洛,你是不是伤坏了脑袋,要不就是睡得太多,睡坏了脑袋了,犯什么傻呢,还认识我们吗,我是谁?叫什么名字。”

  菲拉洛故作深沉思考了一下,然后仿若顿悟一般,“啊,你啊?不认识,我只记得他是纳利安,她是纳利安的姐姐希尼亚,他是蒙迪,还有我的白云小弟弟。”

  按菲拉洛对阿古拉的认识,被这样小气一下,阿古拉肯定要暴跳起来,大肆吵闹一番,这次却是很安静,“菲拉洛,你别耍我们了,身体怎么样了,你昏睡了十几天,害得大家都以为你没救了。”

  “没事了”菲拉洛推开众人下了床,舒展几下身体,“看到了吧,真没事,全好了。”

  在这个队伍中,菲拉洛的战力是最强的,看到菲拉洛身体真没什么大碍了,大家脸上自然而然流露出高兴之情,纳利安激动得得大声说道:“既然菲拉洛没事了,我看我们明天就出发去诺亚克斯帝国。”脸上急迫之情十分的明显。

  诺亚克斯帝国,触动了菲拉洛的心怀,菲拉洛所在的汉斯顿家族就是在诺亚克斯帝国内,一年,菲拉洛离家将近一年了,当初无论如何爽快地决定要历练完了才回家,心中也免不了会产生思乡之情。

  阿古拉就站在纳利安旁边,突然出腿重重踢了一脚纳利安,纳利安猝不及防之下跌跌撞撞坐倒在地上,谁也没想到阿古拉会这般。

  阿古拉完全没理会纳利安狼狈的样子,指着纳利安大声叱喝,“纳利安你还是不是人,要不是菲拉洛在那条地道,拼命打倒了亡灵黑武士,你现在早就没命了,菲拉洛昏迷的时候你就提议去诺亚克斯帝国,菲拉洛的性命半点也不上心,忘恩负义,现在菲拉洛刚刚醒来你又提出明天就去,你抿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安的什么好心,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你再提去诺亚克斯帝国别怪我翻脸无情。”

  以阿古拉脸皮之厚,说完一同话后,脸色也是红通通的一片,显然是被气到的。

  纳利安被阿古拉痛骂一阵,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愣是没有反驳半句,看在菲拉洛眼里,仿若事情真如阿古拉所说的一般,再想到之前道戈尔的欺骗,难道一对父子都是这般。

  场面一时之间很安静,阿诺轻轻走上前几步,站在阿古拉和纳利安之间,冷冰冰地说道:“出去,少爷要休养。”

  阿古拉狠狠地瞪了纳利安一眼,怒气冲冲地甩门而出,纳利安脸色很难看,一声没吭和希尼亚、蒙迪随后慢慢走了出去。

  白云脑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突然看到阿诺眼光向他瞥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哦,肚子好饿,我出去找找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好吃的一定留给大哥。”白云出去时不忘把门掩上。

  谁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都不好过,现在菲拉洛心里就很不舒服,强制压着心里的不快,以平静的语调问了一些他昏睡后的情况。

  说是问,不如说是阿诺自己说而已,菲拉洛一言不发,只静静地听着,自始至终都是阿诺在说,平时阿诺不太喜欢说话,说话也不多,很简约,但这次却说的很详细,再小的细节也述说得很清晰。

  当听到阿诺说到,在菲拉洛陷入昏睡以后,阿诺查看所有昏死过去的队员时,发现纳利安呼吸很乱,不应该是一个昏迷人应该有的呼吸节奏,明显是早就已经转醒,或者是他根本没有被亡灵黑武士打晕。

  菲拉洛绝对是相信阿诺不会乱说,这一定是真的,纳利安这般贪生怕死,把队友的生死置之度外,让菲拉洛对纳利安仅剩的一丝伙伴之情,彻底抹得一干二净,荡然无存。

  听着阿诺想汇报一样的述说,菲拉洛知道阿古拉背着昏迷的他,整整走了七天路离开了地下通道,后来他们又徒步走了三天才找到一个小镇,买了角马和马车后急忙赶到这里,罗格撒恩帝国西部的一个最大的城市,余辉城。

  菲拉洛从阿诺细说阿古拉和纳利安之间的对话内容中,细数得出就这一路八天的时间,两人就因为去向争执了不下一百次,纳利安劝大家去诺亚克斯帝国,阿古拉执意要去余辉城,这纳利安的行为让菲拉洛感到心寒。

  余辉城又被称为神佑之城,因为这里有着数不胜数的神迹出现过,光明教廷最大的分部也设立在这里,他们急急赶到这里的另一个原因,是这里有着大量的牧师。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们刚刚进城,菲拉洛就有了苏醒的样子,他们下榻到旅馆还没安顿完,菲拉洛就已经完全苏醒,之后发生的事情菲拉洛也知道了。

  菲拉洛醒来的第一时间能看到所有的人,除了他们关心,阿古拉可能真的是单纯的关心自己,纳利安也到来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想左右以后的去向,纳利安想借自己的口,说服大家一起帮助他去诺亚克斯帝国。

  “两个亡灵黑武士一直跟在我们身后,一直跟到城外,而且在来这里的期间,还出过二次手保护我。”听阿诺说完,菲拉洛第一时间问的是和死亡骑士一起的黑武士,而不是十几天一直背着负着他的阿古拉,实在是死亡骑士留给菲拉洛太大的心理阴影。

  心中一阵疑惑,更多的却是担忧,两个亡灵黑武士一直跟在他身后,莫非死亡骑士有办法突破六星芒巨阵的封印,还是在等待机会夺取自己的身体,禁锢自己的灵魂。

  死亡骑士的灵魂能量是个最危险的存在,一个不定时的炸弹,随时可能破茧而出,给予自己最致命的危险,一旦他在自己和敌人战斗的时候发难,后果真的不堪设想,菲拉洛越想越是心惊肉跳。

  菲拉洛目光柔和地注视着阿诺双眼,“阿诺,我还记得你刚刚来到我身边的时候,你很瘦很小,又不说话,又不理睬我,惹得我很生气,经常故意找你麻烦,又很欺负你,我们在一起八年了,你是我最信任的人,谢谢你一直以来默默的保护我。”

  菲拉洛突然间的举动,搞得阿诺一时不知所措,目光飘浮不定,不敢望着菲拉洛,以为不可闻的声音,轻轻说道:“我应该做的”

  “纳利安这般急着去诺亚克斯帝国,我们也不好挡他的道,反正到了这里已经没了危险,明天我们去佣兵公会解除了任务,以后各走各的路。”

  菲拉洛和纳利安、希尼亚说了下分道的想法,纳利安欣然接收了,

  第二天,菲拉洛一行七人早早来到佣兵公会,公会门口上方的公会徽章充满铁血的激情,

  大厅一侧的公告栏上的一张巨幅公告,吸引住了大家的目光。

  双月历四千九百八十年,罗格弗尔王子在皇位争夺战中击败四位哥哥,即位罗格撒恩帝国第四百二十八代大帝,登基后的罗格弗尔大帝,急需稳固自己的皇座,欲取兰迪斯家族大小姐为妃,被兰迪斯族长诺理顿委婉拒绝。

  而后一个月,兰迪斯家族宣布与修斯家族联婚,兰迪斯家族两位小姐双双出嫁,修斯家族继承人和兰迪斯家族大小姐订婚并举行婚礼,两大最古老家族联婚无疑是一件特大的事件,令人猜测最多的却是兰迪斯家族二小姐,兰蒂斯家族二小姐的联婚对象,竟无一个外人知晓。

  一些有心人,在兰迪斯家族宣布与修斯家族联婚的同时,把兰迪斯族长拒绝了罗格弗尔大帝提亲一事向外散布,更是凭空为人们多添加了众多猜测,有人说这是兰迪斯家族寻求修斯家族帮助的政治婚姻,也有人说这是纯正众神血脉的修斯家族,欲与同样是纯正众神血脉的兰迪斯家族的结合,以确保他们后人众神血脉的纯正性。

  一时之间各种版本的说法被炒得沸沸扬扬,种种版本的说词在修斯家族继承人和兰迪斯家族大小姐婚礼后的两年时间里,一直成为是人们餐前饭后讨论的焦点,如果不是发生了之后的诺亚克斯帝国的入侵,这件事可能还是会被继续讨论下去。

  罗格撒恩帝国和诺亚克斯帝国这两个帝国之间一直都有着自己的顾虑,两方都在竭尽全力想要消灭对方,占领对方的领土,成为这个大陆上最庞大的帝国,但是双方都非常强大,无论那一方的的实力都不足以很快消灭对方,胶合只会让第三得利。

  很久以来罗格撒恩帝国和诺亚克斯帝国都没有大规模战争发生过,所以罗格撒恩帝国人们逐渐忘却了,旁边一直潜伏着的诺亚克斯帝国这头猛虎,诺亚克斯帝国选择在罗格撒恩帝国这时侯发难,正是最合适不过。

  罗格撒恩帝国新一代大帝罗格弗尔大帝在登上帝位前,早就为诺亚克斯帝国布好了局,只等着这头猛虎往里冲。

  罗格撒恩帝国和诺亚克斯帝国之间的战争历经十三年,于双月历四千九百九十八年结束,诺亚克斯帝国在十三年的战争中,领地缩减了一半,十三年战争时间,为罗格撒恩帝国奠定了尼古拉斯大陆上最强大帝国的称号。

  而当人们在为战争结束欢庆的时候,位于罗格撒恩帝国东部,修斯家族领地主城卡纳瑞根城,在一夜之间被化成废墟,全城三十多万人无一幸免。

  事后经过魔法公会魔法师确认,卡纳瑞根城是毁灭在超大型火系禁咒魔法末日审判之下,末日审判的魔法威力范围覆盖整个卡纳瑞根城及周边区域。

  尼古拉斯大陆上只有五位魔导师掌控着火系禁咒魔法末日审判,却没有一位能够施放如此大型、威力如此厉害的末日审判。

  事情发生得最巧的是,在卡纳瑞根城遭毁灭的时候,正好是修斯家族举行欢庆庆典的时候。

  与会的除了修斯家族成员、还有受邀的兰迪斯家族部分成员,四大商会其中两个商会,华莱斯商会长、密斯德拉商会会长,二个a级佣兵团狂龙佣兵团、荣耀佣兵团的高层以及众多各方重要宾客,这其中不泛是尼古拉斯大陆上的成名人士和显赫的贵族。

  不久之后,人们在卡纳瑞根城郊发现了大量掩埋的尸体,有人证实这些尸体的人都是皇家魔法团的成员,皇家魔法团团员也曾在卡纳瑞根城最近的城邦佐拉姆城出现过。

  这不难让人联想到一个人,皇家魔法团团长安格拉魔导师,他是掌控着火系禁咒魔法末日审判的人之一,而且他还是被兰蒂斯家族正在封杀的对象。

  虽然安格拉魔导师已失踪了很多年,团长职位也一直空缺着,但却无法阻挡人们联想到的景象:一个掌控火系禁咒魔法的魔导师,在一定数量魔法师的支持下,施展出来的火系禁咒魔法末日审判威力是如何的强大。

  修斯家族继承人和兰迪斯家族大小姐结婚一事,以及罗格弗尔大帝提亲遭拒一事,再次被一些知情的人提了出来。

  虽然这只是一种猜测,也找不到直接的证据,但是所有怀疑的矛头,都一致指向罗格撒恩帝国皇帝罗格弗尔大帝,罗格弗尔大帝也没有为此做出任何解释,使人们的怀疑更甚。

  半个月后兰迪斯家族成员、荣耀佣兵团、狂龙佣兵团、华莱商会、密斯德拉商会所属势力范围,陆续宣布脱离罗格撒恩帝国,对罗格撒恩大帝宣战,同时死于卡纳瑞根城庆典上的贵族亲属也纷纷响应。

  这些显赫的贵族所牵涉的关系网十分的庞大,几代人的经营使他们的关系,网罗遍布整个罗格撒恩帝国内外,他们中有不少是罗格撒恩帝国各大军团军官乃至军团长,贵族本身的私人武装也相当的强大,一时之间有超过半数的贵族脱离罗格撒恩帝国。

  帝国之所以能成为帝国,就是有着庞大数量的贵族在背后支持,帝国一旦失去了大半贵族的支持,帝国也就算得上是名存实亡,罗格撒恩帝国现在的情况就是像这样一般,帝国将崩,在人们心中这是大势所趋,

  更有着让罗格撒恩帝国加速崩倒、雪上加霜的事情,冬天冻结了帝都通往北方的道路被冰雪阻断,南方四大行省在毫无威胁的情况下,相继脱离罗格撒恩帝国宣布独立。

  先前罗格弗尔大帝还寄望于北方四大行省内的四大军团,以期待北方军团的到来,而北方宣布独立以后,本来一颗心犹如如履薄冰般巩固最后的防线-帝都,在这一刻,罗格弗尔大帝脚下的坚冰已经彻底融化,罗格撒恩帝国真正的瓦解。

  这时,尼古拉斯大陆上最庞大的罗格撒恩帝国四分五裂,到处充斥着战争的硝烟,临近罗格撒恩帝国周边的其他帝国的军队正频繁调动,准备瓜分尼古拉斯大陆上最庞大帝国的疆土。

  菲拉洛呆呆地看着这张血色字迹的公告,脸色没有半分血色,苍白得十分可怕,眼瞳里一片空洞,眼泪不住往下流,菲拉洛却没有擦拭的意思,就一直定定地站在那里。

  空气中仿若有着一股悲伤之情在蔓延,在他菲拉洛身后站着阿诺、阿古拉、白云,没一个人上前去打扰菲拉洛,而纳利安、希尼亚、阿蒙在亲眼看到阿诺取消任务后,早已不知去向。

  菲拉洛在公告前已经站了一个小时了,菲拉洛眼睛就只看着庆典名单上的几个字,“汉斯顿家族族长及随行人员”

  离菲拉洛最近的阿诺,能从菲拉洛嘴里停到他喃喃着几个字:“父母亲,凯大叔。”

  菲拉洛脑子划过一段段与父母亲在一起的温馨画面,铠大叔督促训练的场景,然而他们现在都去了,菲拉洛心中悲愤交加,不由得怒吼道:“父母亲,凯大叔,至高神见证,菲拉洛在此立誓,会为你们找出害了你们的凶手,我要他们后悔生下来,啊,啊啊、、、、、、”

  菲拉洛整个人陷入巨大的悲痛中,精神识海内六星芒矩阵阵形出现一些散乱,禁锢着死亡骑士的禁锢茧,也隐隐有着松脱的预兆。

  死亡骑士明显感觉到了菲拉洛精神极度不稳定,正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集起天蓝色的灵魂力量狠狠地冲击着禁锢阵,每冲击一次都有不少灵魂力量从禁锢茧中溢出,溢出的灵魂力量,一分一毫都被六星芒矩阵内的符文吸收,禁锢茧也借由这溢出的灵魂力量巩固了一些。

  死亡骑士感觉到了这些变化,却是不管,反而一次比一次冲击得更强烈,六星芒矩阵正被死亡骑士的灵魂力量冲击得摇摇欲坠。

  就在六星芒矩阵将要崩溃的时候,一阵强烈的疼痛划过菲拉洛脑中,把菲拉洛从悲痛中惊醒,精神识海的情景随即浮现在菲拉洛视觉下。

  就在这时,六星芒矩阵彻底的崩溃,六星芒祭坛称呈不规则的轨迹飘动,符文随处乱窜,死亡骑士的本体灵魂彻底从禁锢茧中突出,天蓝色的灵魂力量,正不断躲避着能吸收灵魂力量的符文和祭坛,朝菲拉洛精神识海的其他角落侵入。

  菲拉洛精神十分混乱,紧守本心也做不到了,但还有一丝灵智尚存,菲拉洛努力地在精神识海中说出“九宫八卦阵,启”,说完后,菲拉洛并没像之前一样陷入晕睡,反倒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

  八个六星芒祭坛瞬间喷出八道火焰,八道火焰呈八种颜色,黑白红黄绿青蓝紫,每一道火焰化身为一个人形虚影,人形外貌与菲拉洛一模一样。

  八个人形虚影立于六星芒祭坛正中央,分别舞动着不同的动作,随着人形虚影舞动,八座六星芒祭坛彷如被人形虚影操控一般,慢慢回归本来的轨道,乱窜的符文也以一定的轨迹移动。

  死亡骑士的灵魂早就觉察到了六星芒祭坛的变化,好像对这些祭坛十分害怕,拼命远离六星芒祭坛,死亡骑士灵魂没移动一点,六星芒祭坛就跟着移动一点,不管死亡骑士的灵魂怎样快速移动,始终在六星芒矩阵内。

  死亡骑士怎么也不放弃,当六星芒矩阵从新组成,无数道由符文组成的符文线,从西面八方围猎死亡骑士的灵魂,密密麻麻的符文把死亡骑士的灵魂包裸成一个球茧,再次被禁锢。

  当精神识海内一切恢复平静,菲拉洛感觉到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湿透,看来刚才自己也十分紧张。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差点身体被死亡骑士控制,确实惊险万分,菲拉洛此时还是觉得胆战心惊,唏嘘不已。

  菲拉洛这才轻轻呼了口气,这一口也把悲伤之情带走一些,冷静了许多,这才发现,阿诺他们正和几个人在对峙着,一个贵族打扮的人,斗气五阶,一个像是随从,也有五阶的实力,还有两个护卫,一个斗气五阶,一个斗气刚刚突破六阶。

  周围围观着许多佣兵,不时听到他们对“弗朗西斯”“公爵”“少爷”“又要有人倒霉拉”之类的讨论。   菲拉洛上前几步对阿诺问道:“阿诺?”

  不待阿诺回答,对面一个那个随从上前一步,就指着菲拉洛呵斥道:“你,小子,要大叫唤就到外面去叫,父母亲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在公会大厅吵到了我们家少爷,就得道歉,还得赔偿,少爷,我说得对不。”前半段对菲拉洛训斥,说到后半段,回头对一个贵族打扮的青年谄媚地说道。

  听到这些话,菲拉洛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自己刚才喊的那几句话。

  听清楚那个随从打扮人说话的内容,菲拉洛脸色又变了,变得很平淡,反问道:“道歉,道歉就算了吗?”

  贵族打扮的那位少爷以为菲拉洛害怕了,高兴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露出一脸自以为很温和的笑容,故作深沉一番,随即说:“恩,今天本少爷心情很不好,除了道歉,还得把那把武器送给少爷耍耍,等本少爷心情好了,自然会原谅你们的。”

  菲拉洛面无表情说走上前去,边走边说,“有些事情道歉就可以了,但是对死者不敬,道歉也没有用,唯有死,没有任务其它的方法行得通。”说到最后几句时,突然大声地吼了出来。

  菲拉洛太极眼瞬间启动,背上的巨剑随即抽出,右手握住,顺势劈下,那随从还在为弄明白菲拉洛那些话的意思,没来得及反映,脑袋已经碎成一滩肉酱。

  拔剑,出招,收剑,站好,一气呼成,半秒不到,这一瞬间还有很多人没反应过来,目光都呆呆的,眼力较低的,只看到菲拉洛说着话,说完话后,对面那人的脑袋就突然爆了,碎骨混着脑浆和血液,洒得到处都是,不少人感觉头皮在发麻。

  菲拉洛丝毫没有理睬那两位如临大敌的护卫,反而脸色显得很轻松,对贵族打扮的那位少爷说道:“还要道歉吗?”

  在外人看来,菲拉洛刚才一招杀了一位斗气五阶的人,就仿佛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根本不值一提,到底杀过多少人才能做到这样淡定,这人真的只是个半大的十五岁少年吗。

  “不用”贵族少爷极度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也好在他修养不错,没有露出一点异样的脸色。

  菲拉洛转过身来,轻松地对阿诺他们说道:“没事了,我们走吧。”

  白云太小不明白,也不去想,菲拉洛说走,他就跟着走,阿古拉有点明白,却又不全明白。

  只有阿诺知道那随从,指着菲拉洛说了那些话,就必须死,同时菲拉洛也是在发泄,也别看菲拉洛笑的很轻松,其实是在强颜欢笑。

  菲拉洛四人走后,围观的那些佣兵中,有几个在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贵族少爷虽然听不清,但是觉得很刺耳,越想越气,对身边一个斗气六阶的护卫大声说道:“跟上他们,看他们住在哪里,弄清楚他们得身份,哼,杀了我的人想没事,不可能。”

  菲拉洛脑子有点乱,精神也很差,阿诺和阿古拉的实力只有四阶,连感知都还不能自由控制,被人跟踪都没注意到。

  回到下榻的地方,菲拉洛的情绪稍微稳定点,头脑也清醒了少许,冷静下来后,菲拉洛想了很多。

  经过死亡骑士这一次威胁,菲拉洛因祸得福,死亡骑士七成的精神力量,被菲拉洛精神识海吸收,使得菲拉洛精神力比之前提高了十倍有余。

  由于精神力的提升,菲拉洛的感知范围,也提升了数倍,释放感知后,周围百米内的事物,都呈现在菲拉洛的意识中。

  精神力的提升,仅仅是菲拉洛实力提升的一部分,要真真正正称得上强大,以菲拉洛目前五阶的斗气,粗略的战技,超于同阶段人的精神来说,只能算得上是弱小。

  想要报仇,就得先查清凶手,有些东西,是该动用的时候了。

  一直以来,菲拉洛都知道阿诺有一个身份,暗部裁决,暗部是汉斯顿家族里一个秘密部队,专门负责收集情报,执行一些不光彩的事情,而暗部裁决则是暗部的掌控者之一,菲拉洛能知道这些,都是菲拉洛父亲特意告诉他的。

  汉斯顿家主身亡这种大事情,负责收集情报的暗部,应该是最先知道的,阿诺作为掌控者之一,没有理由不知道,这件事情已经过了大半年了,菲拉洛到现在才知道,是阿诺一直瞒着。

  可是,对于阿诺,菲拉洛怎样都生不起气来,菲拉洛向着隐匿在一处阴影中的阿诺问道:“你早就知道了是吗?为什么不告诉我。”

  阴影中传出阿诺轻轻回答的声音,“是”随即阿诺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走到菲拉洛身前,低住头静静站着,想让菲拉洛骂上几句,这样阿诺心里觉得好受点。

  看着阿诺德举动,突然让菲拉洛想到凯大叔,凯大叔训斥菲拉洛和阿诺的时候,两人都是这般模样,低住头静静站着,想着想着,菲拉洛轻轻叹了下气,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处在阴影中的阿诺还是听得到,听到菲拉洛的轻叹,阿诺的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

  菲拉洛笑着说道:“我没有怪你,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阿诺的声音,带有点点杀气说道:“家里传来的消息对你很不利,爵爷没公布过你的存在,所以家里的长老都不知道你的存在,那些嫡系家族为了家主的位置,争得很激烈,我怕你不顾一切地回去,到时会有人对你不利。”

  菲拉洛心里有些感动,眼神看着阿诺说:“我知道你怕我出现意外,放心,我现在不会回去那么快,现在我即使回去能够继承家主之位,只怕他们表面服从,心里也不服,等我足够强大,时机到时,我会让他们心服口服。”

  菲拉洛下意识摸了摸,戴在手上的羊脂白玉戒指,有这个戒指在,还担心什么。

  菲拉洛心中逐渐有了大致的打算,只是要实现这个打算,还差一些条件,自身的力量,掌控着的实力和强大的势力,每一样都很难做到。

  还好对于菲拉洛来说,实现这些条件都不是很难实现,只是费的时间多了点。

  翌日,菲拉洛独自来到了阿古拉的房中,菲拉洛自己单独过来目的很简单,和阿古拉开诚布公谈论一番,以解决菲拉洛积累在心中的疑惑。

  菲拉洛正在筹谋自己的势力,阿古拉的经营能力,无疑是值得拉拢的对象,菲拉洛心中有个计划,正好需要这样的人来帮助,只是阿古拉真正的意图是什么,对自己有帮助,可能对自己也有害处,这都值得菲拉洛慎重考虑,毕竟,这种事是攸关性命的事情。

  从最初,阿古拉的故意接近,到融入他们当中,菲拉洛心里就已经有低,那时菲拉洛只以为阿古拉是想利用自己,利用自己手上金币聘用来的团队,顺便护卫他的安全。

  而阿古拉呢,只需付出这样的小小代价,帮忙驾驭角马车,得到的却是省去了聘用佣兵团队的钱,这种本小而又利大,正符合阿古拉的风格,十足的商人本色。

  尤其是在那之后,阿古拉表现出对那些路段十分熟悉,菲拉洛就更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但是,当阿诺告诉菲拉洛,在晕睡的那段时间,阿古拉表现得极为在乎他时,甚至不惜辛劳,亲自背着他跋山涉水十多天,可以认为阿古拉极为在乎同伴。

  不过阿古拉时刻提防着纳利安,怕纳利安会加害他,甚至阿古拉好像还提防着阿诺,这就有些过,当时,菲拉洛觉得自己的判断可能错了。

  另一些疑惑就是阿古拉是不是故意接近自己,接近自己到底意欲何为,或者说阿古拉接近自己,又能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难道自己的身份被他知道了,不可能,难道是那时候的那张密斯特拉魔法银卡,让阿古拉猜出自己的身份。

  密斯特拉魔法银卡,尼古拉斯大陆七大势力、五大帝国、十大商业联盟,联合限量发放的数百张密斯特拉魔法银卡,得到每一张卡的主人都会有记录。

  密斯特拉魔法银卡是凯大叔送给菲拉洛的,这样珍贵的卡片,凯大叔又是怎么得到的呢。

  凯大叔是父亲的守护影子,平常之人断不可能知道凯大叔的存在,而凯大叔是怎样得到的,菲拉洛不尽清楚。或许是父亲送的,或许是其他人送的,也或许是凯大叔从仇人手中夺得的,都有可能,这都是菲拉洛心中不解的疑惑。

  菲拉洛只能希望这张密斯特拉魔法银卡本来就是凯大叔的,如果阿古拉真的认得自己手上的密斯特拉魔法银卡,就可能认识原来的主人,父亲的守护影子-凯,也只有这样,是最有可能的。

  菲拉洛欲为父母亲和凯大叔报仇,只有先了解一些父母亲和凯大叔的事迹。

  而了解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他人口中去了解,阿诺知道的事情,菲拉洛基本都知道,或者有一些阿诺知道的事情,菲拉洛还不知道。

  但菲拉洛坚信,阿诺不说与他知道,是有一定的原因的,当到了该说的时候,会说出来的。

  菲拉洛觉得阿古拉今天和往日不同,从菲拉洛进门,到菲拉洛坐下,阿古拉一句话都没说,脸上带有点点伤感,以往的阿古拉给人的印象是整天嬉皮笑脸,难得看到一次现在阿古拉悲伤的表情。

  菲拉洛只好首先开口,“阿古拉,我们打算暂时留在神佑之城,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打算,还继续去佣兵帝国帝都阿姆斯特丹吗?”

  “你们打算留在这里多久。”阿古拉避而不答,反而反问菲拉洛。

  阿古拉犹豫的神情,恰好被菲拉洛察觉到,但是菲拉洛在没弄清楚阿古拉真实意图前,不想和阿古拉搞得太僵,不想搞得像逼问的形式一样,毕竟,阿古拉也没做过对菲拉洛不利的事,而且还帮助过他。

  菲拉洛当然不会把真正的打算说出来,只能半真半假地说道:“还不知道,我家里出了点事,暂时不打算回去,至于停留多久,或许停留三个月,或许停留半年,也有可能几年,也许会更久,反正还确定不了。”

  阿古拉轻声应了声“哦”,就不再说话,陷入犹豫当中,很快,阿古拉抬起头来,目光非常坚定地直视菲拉洛说:“让我成为你的同伴吧,我愿意追随你,做你的追随者。”

  追随者,一种十分荣耀的称呼,在英雄传记,不朽传说中经常会听到的称呼,追随者与被追随者的关系,比起同伴来得更加亲密,更值得信赖。

  对于阿古拉这样的答案,令菲拉洛又惊又喜,惊的是,菲拉洛可以确定了,阿古拉原本就是在故意接近自己,喜的是,阿古拉能被自己拉拢,可是这些都不是菲拉洛最想要的答案。

  既然说到这个份上,菲拉洛也只好把自己的来意,直接对阿古拉说道:“阿诺和我说过,在我昏睡的那段时间,你有些古怪,很在乎我的生死,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在乎我的性命,别和我说你是把我当成同伴,你当初又是什么原因故意接近我,可能是我疑心太重,可是有了道戈尔、纳利安那样的前车之鉴,你如果不能给我一个的理由,我如何能真心信任你。”

  阿古拉很无奈,本来他接近菲拉洛是家族大长老的意思,可是他却不能对菲拉洛说明,因为阿古拉到现在还弄不明白,大长老让他接近菲拉洛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是好意,告诉菲拉洛当然没问题,可是,如果是歹意呢。

  阿古拉回想起离开家族时,大长老说的每一句话,只有一句透露着一点信息,“跟着刚才那两个人一起去历练,他们有困难时顺手帮帮就可以了。”

  等等,大长老把那件价值数十万的铠甲,作价三万买给菲拉洛,莫非大长老,从菲拉洛身上的那张密斯特拉魔法银卡,看出了菲拉洛的身份,有意让自己接近菲拉洛所在的势力。

  先不管大长老的目的是好意还是歹意,当前最主要的目的是接近菲拉洛,想到这些,阿古拉心中渐渐有底。

  阿古拉犹豫的表情渐渐变淡,目光变得很坚定,菲拉洛知道阿古拉已经有了决定。

  阿古拉确实没有让菲拉洛再等,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有些事情,我不能透露给你,愿立下伙伴守则,这样我能成为你的伙伴吧。”

  对于这样的结果,出乎菲拉洛的意料,一旦阿古拉签订伙伴守则,阿古拉的行为就会受到伙伴法则的监督,这就意味着阿古拉终生不会伤害菲拉洛、更不会出卖或背叛菲拉洛。

  伙伴法则,由至高无上的诸神所主宰,从来没有人能背叛了伙伴法则,而逃脱制裁,这比之前菲拉洛想拉拢阿古拉的计划,更可靠,“好,你立下伙伴守则,就是我菲拉洛信任的伙伴。”

  只见,阿古拉单膝跪下,双手捂住胸口,表情肃穆而虔诚,“至高无上的诸神见证下,我,圣徒的后裔,巴蒂斯图塔家族子孙阿古拉,愿视菲拉洛为伙伴,终生遵守伙伴守则。”

  面对阿古拉的做法,菲拉洛之前还想着怎么利用阿古拉,心底不由得生出几分惭愧,暗暗下定决心,要善待阿古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