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来者不善

小说:菜鸟魔法执行官作者:非谢家宝树更新时间:2019-03-26 05:30字数:906897

说实话,虽然自己直接复制了另一把雷切出来,但是谢安忆都没有搞清楚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下意识的以为这把刀在离开自己手心之后会直接消散分解成为虚无的魔力——虽然这把仿制品在自己手里的触感十分真实,但是谢安忆越是见识得多,越不能分清虚幻和真实的区别。换言之,本应该是不可捉摸的存在于虚幻之中的魔法,为什么能够催动元素形成物理现象,这本来就应该是魔法界的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最大的争议。而无数先哲终其一生都没有能够找到其中的原因,以至于现今魔法界也没有人再去研究这个命题。再说这种已经上升到了哲学高度的命题本就不可能是谢安忆这种人能够考虑的了,所以不求甚解之下他也无法理解自己复制出来的刀为什么会成为实体。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即使谢安忆没有听到卡特琳娜说的那些关于异界大军的事情,他也能够看出来现在这把刀上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光是被晶体化的杜兰特同化这种事情就已经让人觉得十分可疑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杜兰特现在已经死了——说明有一种比杜兰特强了许多的力量一直在控制着他进行晶体化。这个老人最后的那句话再次在谢安忆的耳边响起。

“你赢了,但是这个世界已经在劫难逃。”

这句话里面有多少深意,当时谢安忆是听不出来的。但是他并不是笨人,有这点时间给她这么一想,他立刻就明白了这句话里面究竟是什么意思。可能杜兰特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危机了,他本人说不定有什么方法可以控制住或者使危机的来临时间延后,所以他需要什么力量,想要成为世界上最强的存在,而自己杀了他,则是让危机更快的降临了。但是很快谢安忆就推翻了自己的假设,他不信世界上真的有可以为了世界牺牲自己甚至愿意一辈子背负骂名的人存在——即使有,也绝不可能是杜兰特。那家伙的野心十分明显,甚至自己都能感觉到他固有结界里的那种浓烈的恶意和支配欲,这种人,定然不可能成为什么救世主。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杜兰特知道如何使用这种可以摧毁世界的力量。可是谢安忆对这些东西根本毫无研究,他眼见着复制出来的雷切被完全晶体化,根本来不及细想,就直接冲到了真正的雷切旁边,将它从地里一把拔出来,随后冲刺到杜兰特的身边,高高举起手中雷切,朝着杜兰特已经晶体化了的身体拦腰斩了下去!

正是因为不是专业的处理相关事务的人员,所以谢安忆才会采取这种过激手段。稍微有些应对突发状况的经验的人都知道,在面对这种未知的能量晶体的时候,一定要万分小心,随意将它的外表破坏很可能导致里面不稳定的能量引发连环爆裂,极有可能伤害到旁人——曾经有一个执行部专员随意破坏了一座金字塔的墓穴封印,这个看起来已经完全报废了无数年的古老建筑居然直接爆炸,一个执行部小队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活下来——尤其是已经整个生物晶体化了的这种前所未有的状况,更加是要以万分小心的态度去对待的。奥丁他们状态不好根本来不及阻止谢安忆,但是当他们心中全都咯噔一下觉得这一刀要砍出大事的时候,才发现谢安忆这一刀根本就是徒劳无功。

本来无坚不摧的雷切这次却没能像往常一样斩开它的目标。谢安忆的虎口一阵酸麻,但是杜兰特的身体上连印子都没有一条。这种硬度只怕已经超越了钻石了,反正谢安忆自信刚刚自己这一刀就算是花岗岩都能流畅的劈成两半。

谢安忆远远的跟奥丁他们对视一眼,而奥丁他们看到谢安忆一刀没有凑效也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坏——按照卡特琳娜的说法,这就是另外的世界跟这个世界连接的那个点,如果谢安忆砍碎了这个点,说不定就破坏了这个链接,但是还有一种可能,谢安忆砍碎了这块晶体之后,里面狂乱的力量会直接席卷四周,造成大范围的能量爆裂让周围的山体全部陷入灾难。

众人都没有面对这种事情的经验,但是现在奥丁还是展现出了他身为阿瓦隆校长的领导力:“我们走,先不要管这里了。周围都是无人地带,就算引起大的裂变也不会影响到太多了。即便真的有什么异世界的大军到来,他们整顿军队还要一段时间,我门出去之后立刻联系协会和教廷,让他们全员出动准备开战!”

此时谢安忆已经跑到了他们身边,他二话不说就要背起林晓若逃命,却被奥丁一把拦下。谢安忆狐疑的看了看奥丁,奥丁指了指躺在一边的亚历山大:“你背那个老头子。”

“他妈的为什么不是你?”谢安忆虽然不怎么乐意,但是还是没有违抗师命,也不管亚历山大的老骨头吃不吃得消他的粗手粗脚,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他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此时奥丁背起安慈,卡特琳娜背起南希,苏若背着林晓若,剩下蒋雪晴一个人捂着自己的伤口跟在队伍最后面。谢安忆虽然经历了轮番大战,但是却是这些人里面状态最好的了,他看到这位蜀山师叔跌跌撞撞的走路随时可能摔倒在地,心一横咬咬牙跑到了队伍最后,搀着蒋雪晴慢慢往外走。

他们身体状况很差,所以移动的速度很慢。而这炼金工坊又实在太大,地上的可怕阵法正逐渐透露出一股邪恶的黑光,他们走在这阵法上,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谢安忆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杜兰特的尸体,他感觉那里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就像是一个漩涡一样,想要带着什么东西从杜兰特的尸体上出来。

虽然剑冢已经消失了,但是谢安忆的感觉却敏锐了不少。战斗给人的磨砺一向是最为深刻有效的,谢安忆此时就已经成长了许多,而且被帝君剑神这些一个个的高手熏陶过,他的直觉变得异常敏锐,立刻就感觉出了杜兰特的尸体有异样。这种力量让人觉得无比恐怖,但是却又有一点熟悉。

怎么可能会熟悉呢?明明自己对于这种力量一直感到十分厌恶,甚至到了看见都想吐的地步,但是现在自己却从那里面感受到了一种像是故乡一样的归属感,这种奇怪的感觉让谢安忆很担心。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投影魔法之所以会变得这么奇怪,有可能就是跟这种力量有关系,一种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从他的心里升起,甚至有些无法平息。

但是他不可能真的头脑发热冲回去看个究竟。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跟林晓若已经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共享了生命了,就算自己对自己的生命再怎么不负责,也不会对师姐的生命随便开玩笑。更何况要是真的冲进去那可是实打实的作死,弄不好自己会被那支军队吃的骨头都不剩。于是他立马不再看那里,一心一意逃命。

但是那股不详的气息越来越浓烈,甚至周围的空气都因此变得黏稠。谢安忆心中的反感越来越重,他终于没能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而这一眼,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一个鬼影一样的东西从杜兰特的身体里面爬了出来,虚实不定看不清究竟什么样子,但是它身上的邪恶气息却怎么都无法遮掩。周围的阵法里透出了什么肉眼无法捕捉的东西缠绕在了这个鬼影身上,不多时这个鬼影就已经有了面目。这是一个兽人模样的家伙,跟谢安忆曾经在写字楼里面看过的兽人一样恶心丑陋,但是它身上的气息却比当时那群兽人要强了不知道多少。而这个兽人本来还只是虚幻的样子,可是杜兰特已经晶体化了的尸体上居然飞出来了一块晶体碎片镶嵌到了它的额头正中。就在那一瞬间,这个虚幻的影子瞬间变得真实,似乎拥有了身体。而它浑浊的眼睛里放出了精光,直直盯着谢安忆他们逃离的方向。

谢安忆突然觉得自己就是猎物!这种可怕的压迫力从头到脚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兽人就直接扑了过来!

去你妈的!

谢安忆不及多想,一把抖落自己身上的亚历山大,同时轻轻推开蒋雪晴,反手从自己背上抽出雷切,咆哮着朝着兽人砍去!

奥丁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大吼道:“不要恋战!”

谢安忆心想老子肯定不会恋战的,但是眼下的情况是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兽人会不会恋战了。万一这家伙死活要跟老子拼命,加上老子可能还不是它的对手,那不是直接玩大了?想到这里,谢安忆更加不可能情轻敌,他瞬间将自己提升到了极限,各种魔法的光辉在雷切上闪烁,一刀砍上了那个兽人的胳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