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四节 惊风险关

小说:宋宫凤栖梧桐作者:文昌君更新时间:2019-05-21 22:03字数:853767

舒娥一听“灯草蝉蜕汤”,便知小皇子的确是惊风之症。小儿惊风所在常有,多数不过是手脚抽搐,或者嘴角抽动,轻者不需用药,自然便好了。重者用些灯草、蝉蜕等止惊的药,也就好了。小皇子的症状,却是惊风中比较严重的一种。

舒娥返身回屋,叫醒了皇上。两人便一起赶到后苑,路上遇上了皇后,便同往耀阳馆去了。

屋里屋外早已经乱成了一团,比之当日琴美人生产的场面不遑多让。

众人看见帝后同至,心中都松了一口气。

几位老御医进进出出,诊视了小皇子后便聚在一起商议,又不住进去察看小皇子的病情。

皇上眉头微蹙,正欲进内室去看,医官院的韩医官使从内室出来看了看皇上与皇后,略一犹豫,三步两步抢到帝后面前,屈膝跪下。

舒娥心中微微一沉,只见帝后神色都是一变。

顺婕妤兪氏也赶到了,颔首问那御医道:“韩医官使请借一步说话。”

小皇子情势凶险。

韩医官使那一跪,其实人人心中都料到了几分。

可是毕竟亲耳听到,却是人人都难以接受的。

皇后神色肃然:“此话何解?”

韩医官使垂首说道:“琴美人曾经两次小产身体虚弱,这次受孕小皇子身体并未全部恢复,并非最佳时机,小皇子是先天不足。”

舒娥曾在明赫堂的时候,隔着窗子听见过皇上和琴美人的谈话,知道琴美人曾小产失子。如今听说琴美人曾是两次小产,心中大感惊诧。

皇上的手紧紧攥起,听完韩医官使的话,沉声道:“假以时日,小皇子能否调养好。”

韩医官使略略抬头,似是想看皇上一眼,然而这一眼没有看到,却已经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伏地拜下。

皇后与兪氏皆是神色凝重,见韩医官使有此举动,不约而同地看着皇上。兪氏伸手扶住皇上的手臂,说道:“皇上请先进去看看琴美人和孩儿。御医这里,由皇后和嫔妾再斟酌,看是否能商议一个方法。”说罢又道:“舒美人,你也留在这里。”

看着皇上离去,皇后与兪氏交换了一个眼色,兪氏点了点头,请韩医官使起身,低声问道:“孩儿好端端地,怎会突然发病?”

“回皇后、顺婕妤、舒美人,小儿惊风,乃是常见之症。小儿肌肤薄弱,腠理不密,神气怯弱,元气未充,极易感受时邪。只是绝大多数不需药物,几日后自然会好转。少数服了蝉蜕、灯草等镇惊安神的药物,便即痊愈。只有……”韩医官使犹豫了一下,续道:“只有那些体质素弱、或久病未愈者,患上惊风之症,才不易……不易医治。如今小皇子正在发烧,且有抽搐之症,实为险症。而牛黄、芒硝、连翘、大黄、水牛角等药物,如此稚子,却又不能服用……只看能不能抗过去了……”

韩医官使的论述,舒娥深以为然。这些不仅是医道中的正理,且是一些浅近的基本医道。

“有以母乳喂药之法,不知能用不能?”皇后问道。

韩医官使点了点头,说道:“乳母服药,再以乳汁喂食婴孩,此法原也可行。只是其中也有些弊端,第一,药物经过乳汁到婴儿口中,分量不易掌握;第二,乳母自身本来无恙,服下药后自身也会受到感应,产出乳汁,也会随之有变,再喂食婴孩,未必便有益处;第三,如今的小皇子正在惊悸中,时时抽搐,喂下东西,也总是呕吐。”说到此处,韩医官使垂下手去,不再言语。

皇后、兪氏和舒娥一同沉默片刻,皇后低声对兪氏说道:“还是你同皇上说罢,如此大事,也需得让皇上心中有数才行。”

兪氏道:“我理会得。”

皇后又对韩医官使道:“事情如此,还要医官院上下齐心,群策群力,看有什么法子。”说罢皇后默然片刻,挥手让韩医官使退去,韩医官使刚刚转身,皇后忽又叫住他问道:“琴美人产子屡次这般,究竟是为何?”

韩医官使微微一怔,说道:“琴美人身体素弱,一次小产之后,便容易再次小产。身体亏虚之下,小皇子先天体弱,亦属正常。”

皇后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看着韩医官使走远,兪氏问道:“皇后以为,琴美人与小皇子体弱,还有别的缘故?”

皇后看了看舒娥,低声说道:“你可还记得那坛瀛玉酒?”

舒娥一惊,愕然道:“瀛玉酒?”

那坛瀛玉酒,舒娥自然记得。皇上的生辰,苦竹林的阳光,殒命的小英子,以及贡酒的张家。

皇后又道:“这件事情,本位一直没有忘记,想来太后也没有忘记。但愿那件事情,与眼前之事没有关系。”

舒娥正自为皇后的话感到奇怪,忽然看见皇后颔首向前,皇上已经从内室走了出来。舒娥想问的话,也就只好压下不提。

忽忽过去了两三日,已经是九月二十一日了。

琴美人因为小皇子的缘故,忧思成疾,月子中饮食清减,太后与皇上、皇后等皆是十分忧心忙碌。

兼之边境尚有李元昊一事,而太后仍是三日一朝,日日又在紫宸殿,奏章与军情,仍是第一手从太后手中经过。故而太后是忙上加忙。

皇上亦是镇日为内外的事情忙碌忧心,然而每日还要抽些时间,到永安堂看看舒娥。只是皇上在舒娥面前,又不愿提起烦心之事。

舒娥也知道眼前之事无可宽解,到了第三日上,舒娥早早地做好了清粥小菜,送到了福宁殿。

皇上未开早膳,看到舒娥前来,十分高兴。笑道:“你怎么一大早就来了这里?”

舒娥一面帮皇上盛了粥摆上,微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皇上去了永安堂,我也当到这里来看看皇上。”

一道粥扑鼻甜香,一眼看去微微带着浅碧色的粥上是一层金黄,是桂花莲子粥。

皇上尝了一匙道:“好粥。是你一早起来煮的吗?”

舒娥轻笑:“果真是好粥吗?”

皇上点头:“香甜可口,软糯柔滑,自然是好的。我很喜欢。”

舒娥闻言,忍不住好笑,看着皇上道:“皇上何不说真话呢?还是真的没有尝出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