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尘埃落定

小说:不负良人作者:婷在书里更新时间:2019-05-21 22:06字数:279214

冷溪颜虽说的淡定,但话语里却不失威信,以皇后的所作所为,上官佑段不会允许,她将国后的圣名延续下去。

“哼...历年来,不管那位皇子,继承皇位,先皇后都理应,封为皇太后;”太后自是,听出冷溪颜话里何意,但她还是提醒着她;

“那也只是,在她生前。”冷溪颜一脸无谓的道,毕竟,人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

“你也会有,此时的面目。”太后双眸微眯,更加恼怒冷溪颜的无谓;

“正如太后所言,见得多了,多少会受些感染;但比起她人所为,臣妾所为只算鸿毛。”冷溪颜面带冷笑,她不过是存有,人人都有的一己私心罢了;

“这就是你处心积虑,进宫的目的?”太后冷眼看着冷溪颜,原来冷溪颜进宫的目的,远不止是报复她,还有凤岚的母仪天下。

“臣妾从不处心积虑,臣妾一直顺从天意。”冷溪颜带着一丝笑意,这一切,原本不是她想要的,只是,有人拱手相让于她,她只是顺手接下罢了;

“你走吧,哀家这一生,都不想再看见你。”太后双眸微闭,她终究是输给了一个死人;

“臣妾只想提醒太后,把手握的太紧,里面什么都不会留下;臣妾告退。”冷溪颜留下话语,便起身离去;

太后望着远去的背影,神情难以假想,她这一生,也许是错了,但她从不后悔。

三日后,春儿以冷溪颜妹妹名义,在‘颜清宫’顺利出嫁,正式的成为,她期盼已久的熙王妃;

数日后,冷溪颜也顺利产下一名男婴,取名‘允’冷清尘带着所有的愧疚与遗憾,请旨,长年驻守边关;冷溪颜应了曾经的许诺,将冷清尘赐为上官允的师傅;

次年的五月,皇太后仙逝于‘万寿宫’内;如其所愿,与先皇合葬于‘岚山’皇陵;同年十一月,皇后猝死冷宫,有人说是自杀,也有人说是被害,可最终无人查证;上官佑以皇后带罪之身为由,不得入葬皇陵;而是将其葬入‘李氏’族陵;

凤岚国四十一年;皇宫门前的高墙上,站立着一对俏丽的身影,相依相偎;

只听,男子轻声说道:“颜儿你看,朕的子民,无一不洋溢着,现今的安逸与昌盛。”

“那都是皇上圣明之举,百姓才得以安居乐业。”冷溪颜满是笑意的脸上,洋溢着无尽的满足与欣慰。

“要说安居乐业,朕还要替百姓谢过颜儿,若不是颜儿,现今的凤岚,又不知是如何!”

“能为皇上分忧,乃是颜儿毕生所愿。”

上官佑抚着冷溪颜的双臂,一副深情的说道:“这些年,颜儿可曾怨恨过朕?”

冷溪颜看着上官佑,淡淡的笑了笑,“皇上可知,我怨,我恨,都从不及我念。”

上官佑紧紧的拥着冷溪颜,再无言语去诉说他们之间的情意,片刻后,上官佑又悠悠说道,“颜儿,待念儿长大些,我便传位于他;到那时,我便与你,游恋世间,可好?”

冷溪颜轻声说道:“皇上的江山呢?”

上官佑勾勒下嘴角,一脸满足的说道:“在我们脚下。”

冷溪颜也笑了笑,她意味深长的说道:“那皇上的佳人呢?”

上官佑紧了紧手臂,轻轻柔柔的说道,“她在我怀里。”

此时,两人不再言语;同是闪烁在夜空的星光,彼此相互吸引,相互照耀;

凤山脚下,山光明媚,水色秀丽;只见,一身着黑衣男子,与一身着青衣女子携手而上;片刻,直至山腰,便见一座寺庙,高高挂着‘清颜寺’三个字,矗立于中;两人相视一眼,携手走进,只见,一名中年师太,正在打坐;

师太闻音而见,轻声说道:“你们终于来了!”

两人相视一眼,女子不明的问道:“请问,您是?”

师太道:“既相见,便相知;贫尼已等候多年了。”

男子与女子一脸不明的相视了一眼。

只见,师太从袖间取出一物递上,悠悠然然的说道:“这是,施主的婆婆遗物,婆婆临终前,托贫尼转交由一位面带刺花的女子。”

女子接过锦盒,不明的问道“请问师太,我婆婆她...?”

师太依旧平淡如其的说道:“毕生所愿,安息于此。”

女子看着手中的锦盒,眼前浮现那位慈祥老人的面孔,她酝酿了内心的情绪,有些伤感的说道,“敢问师太,可否,让我与婆婆见上一面?”

师太双目微闭,“请恕贫尼,不能如施主所愿,施主请回吧!”

女子迟疑了一下,还想再说什么;只听,师太又道:“既息于此,则安于此;”

女子与身旁的男子相视一眼,只听,男子颔首说道:“多谢师太,吾等不再打搅。”

师太点了点头,又淡然的闭上双眸,一副修行的尘净;此二人,正是上官佑与冷溪颜;待上官佑与冷溪颜离走至山下,冷溪颜打开手里的锦盒,只见,一通体玉簪摆放其中;

直至此时,冷溪颜才明白;原来‘凤山’上的婆婆,就是,曾经下嫁‘月南’的第一美人;‘月南国’现今的‘严太妃’时隔多年,从最初的出现,到最后的尘埃落定,一切都是上天洗礼的安排;

凤岚国五十年;上官佑以龙体抱恙为由,退位于年仅十七岁的太子上官念;凤岚国五十一年;上官念即位;顺‘天佑’改国号为‘念国’;尊先皇上官佑为太上皇;嫡母‘冷氏’为皇太后;上官熙为太傅;冷清尘为太师;即刻回朝,辅佐新帝;

此后,天佑帝与美人的爱情故事,流传世间,成为‘凤岚’史上,最美佳话。

有人说,在‘凤京’一僻静的湖泊旁,见过一对男女;男子一身黑衣,手着长萧;女子一身青衣,玉手抚琴;犹如一对神仙眷侣;

也有人说,曾在‘凤山’脚下,见得一对男女;女子行医;男子采药,俗称,神医眷侣;

还有人说,曾有一对快活眷侣,携手游恋世间。

《此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