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大结局

小说:涩女的第二春作者:我乃小鬼更新时间:2019-05-21 22:04字数:247942

时间是个好东西,能抹掉人许多的棱角,当然,也能让人失去一些最初最珍贵的东西。比如她家的妞,想她刚来这个地方的时候,这孩子多贴她啊,恨不得长在她身上才好,成天里娇娇弱弱的,用那童稚的嗓音,叫着娘亲娘亲的,让她除了心疼之外,还多了一份归属感。

可是,现在再来看看她家的妞,每日见她,端端正正的行礼,规规矩矩的坐立,就连说话,都带上了几分官腔,越来越像一位大家闺秀了。虽然没有人的时候,还是会腻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麻雀,可是那说话的内容,除了每日里学了什么东西,就是围着她的肚皮打转,再来就是说远在京城的樊子杰又给她弄了什么好玩的东西来了,又或者是她亲爹给她写的信上又说了什么。甚至是她的俞叔叔今天又教了她什么道理,她都能喋喋不休一番。怎么不叫许颜心里那个酸呐。

眼看着肚皮一天比一天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是这个身体的第二胎了,经过了最初怀孕的不适之后,她如今正在努力的朝猪这一生物靠拢,不论是在吃还是睡方面,起初她甚至都觉得这是不正常的,硬是叫了大夫过来号脉,确定胎儿和她都十分正常,只是肚子里呆着的不是一个而有可能是两个小家伙之后,许颜就正式成了俞府最闲的一个人。

至于师爱,那小皮蛋被俞师攸送去给妮儿做伴,学的尽是那些磨人的规矩,先前一阵她还挺不乐意,每日回来必定要闹,后来也不知道妮儿是怎么跟她说的,她竟也老老实实的每日过去学规矩,后来许颜悄悄的问她,她只说,妮儿要做姐姐了,自然要有个做姐姐的模样,而她就更不能像从前那样咋咋呼呼了,因为她很快要做小姑姑了。辈分上比妮儿还要大上一辈呢。

学过规矩了,两个丫头就一同过来她这里上课,学习的内容,也是她看着起兴就教的,今日可能是学算数,明日说不定就改成画画,上午还在学三字经什么的,下午就有可能改上诗经。也没点系统。

妮儿如今一过来,必定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拿手放在她的肚皮上,跟她的弟弟妹妹们打招呼。师爱的行为也同妮儿一般,从那边回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必定是要跟宝宝打招呼。起初许颜还有几分觉得好笑,后来一见到两个小丫头这样的行为,便让她对宝宝的出生也更多了几分期待。

如今她成了家里最闲的那个,凡事不用她插手,自有人处理好,她只需要管吃管喝管睡觉就成。这样闲适的日子,过个两日,倒是种享受,可是要是长期过下来,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加上天气越见寒冷,她又是个生性怕冷的,更是连出门都少了,成日窝在屋子里。而到了年底,俞师攸又成了大忙人一个,她也不愿意给他添乱,难免有些无聊,只好整日在屋子里自己寻了事情来打发时间,有时候是跟着丫头们学学怎么做一些简单的掐丝绢花,有时候是打络子,再来就是算算自己的小账,偶尔给小丫头们上上课,日子倒也过得还算有滋有味的。

难得这日天气晴朗了起来,太阳也在云端露了一小脸,许颜迫不及待的换上了厚实的衣裳,打算出去走动走动。冬日的阳光实在是太吸引人,以至于许颜在外面的廊子里走了好一阵都舍不得回屋去。甚至下了廊子,走到了院里,脚底下踩着积雪,踩的咯吱咯吱的响,充分感受着冬日的暖阳。

刚刚走到拐角处,便看到了她的婆婆也同样因为难得的好天气出来散步,说起来自从中秋之后,她们婆媳俩个倒是一直相安无事,据许颜自我揣度,八成是人家看在她肚子里那两块肉的面上,暂且放她一马,等孩子生下来,再来收拾她。她不重要,可是她肚子里的可精贵着,俞家到了俞师攸这一代,就只有他和师爱两个人了,何况师爱将来还是要嫁出去的,传宗接代的可就俞师攸这一只,这可是独苗。越是这样,她肚子里的就越发的重要。

许颜乖巧老实的走上前给老太太请安。不管人家心里头是怎么想她的,她自打嫁给俞师攸之后,就已经拿定了主意,人家已经不待见她了,不论她做得再好,又或者是再卑躬屈膝的讨好,人家还是不喜欢,索性不如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做好自己的本分。该行礼行礼,该磕头磕头,该问好就问好,做足了对长辈的关心关爱尊敬孝敬。但是也务必做到不卑不亢。小委屈受了之后找自家男人,大委屈则是坚决据理力争,绝不软弱好欺。

老太太像是也知道她的态度,又瞧着她那吹气球一样涨起来的肚皮,除了一些小打小闹,倒是也曾真的为难她,婆媳两个打了个照面,也就准备错身而过了。这时,老太太脚下一滑,竟是朝着许颜这边倒了过来。眼看着俩人要撞到一起。

许颜想也没想,伸手扶住老人家,奈何她实在高估了自己现下的平衡力,身子跟着就往一边摔了下去。慌忙之间,许颜只能扶住老太太微微侧了侧身子,尽量侧着身子往下倒,即做了老太太的垫背,又尽量不让自己的肚子被老人家压着。两人重重的砸在了雪地里,惊得旁边一众丫头呼天抢地的。

大夫被迅速的请了来,而许颜除了身上,肚子疼痛之外,还饱受了一番惊吓。直到大夫说幸亏她怀孕的后边几个月保养的不错,外加是摔在雪地里,撞击程度有所减轻,只需卧床修养两个月,便无碍了。随后又去瞧了老太太,只说摔下去的时候,有人当了肉垫子,加上冬日里衣服穿着厚实,倒是没有伤着,只是受了些惊罢了,喝几贴压惊的安神汤,也就没事了。

听到她们都安全,俞师攸才放心下来。眼见着年关到了,铺子里的事也忙起来,好不容易到了小年,铺子里的伙计都放了年假,他也终于得了空闲回家歇息。

经过了上回那一摔,许颜算是彻底被当成了半残,成日里活动的空间,就只有那张大床,可是将她憋坏了,好不容易今日俞师攸得了闲,在房里陪她说话,她又费了老大的力气,才说服了他,这才得以从床上下来,移到了窗边的软塌上。好吧,不过是换了一个地而已,活动范围更小了。不过胜在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雪景,也是不错了。

俞师攸与许颜面对面的侧躺在软塌上,手里拿了一本书籍,时而翻上两页,看见了有意思的内容,抽冷子跟她说几句话,时而又给许颜捏一捏小腿,最近她的的腿开始有些肿,时常不太舒坦,而许颜则是侧躺着,手里打着络子,眼睛若是看累了,就转到窗外去看看雪景,竖起耳朵来听听外头廊子里走过的丫头们,悉悉索索的说着家常。倒是一副闲散舒适的神态。

“我问了丫头,那天你明明可以闪开的,怎么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呢?”

许颜打络子的手一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跟她说话呢,她将手里的络子往俞师攸身上一扔,瞪起双眼道:“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呢,合着我就应该马上闪开,看着婆婆她往地上摔?你当我是什么人呢?”

她是跟人老太太不对付,可是也还不至于到那见死不救的程度,何况,老太太还是他娘呢,她虽然不说能将老太太当成是自己的亲娘一样看待,但是也始终记得,那位是长辈,是她男人的老娘。

“你俩不是一直不对盘么,我自是不认为你会主动去害她老人家,你不是那样的人。但是你如今怀有身孕,危难的时候,多考虑一下自己和孩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不是。”俞师攸倒仍是不急不火的说着,

“我那要有想这么多的功夫,我跟婆婆也就摔不着了。”许颜白了他一眼,“虽然你娘平日里是不怎么招人喜欢,我也有埋怨的时候,还有她那些个小打小闹的戏码,我瞧着也觉得闹心,可是我还记得她是你娘,是我的长辈,过日子嘛,不能事事顺心,但是总有个限度在,她也没有真的伤害我什么,我跟她个老人家计较那么多做什么。都是一家人,谁家里没个磕磕碰碰的,还记恨上了,我心眼就那么小?”

“嗯,你心眼不小,也不知道是谁昨儿夜里,在我腰上死命掐来的,不就是给丫头们带了吃的,忘了给你带了么。现在都还疼着呢。”俞师攸将书合起来,竖着耳朵听了听外头的动静,才笑着凑到她跟前道。

“你还说,不是说今儿补给我吗,东西呢?”许颜拍开他伸过来环上她腰腹的大掌,摊开手掌摆在他面前,瞪着眼看他。

俞师攸面上一顿,然后一脸无辜的道:“忘了!”

许颜闻言,抬手就往他手臂上掐,掐得俞师攸嘶嘶的叫疼道:“姑奶奶,轻点轻点,疼,娘还没有走远呢,你也不怕我叫得让她听见了,以为你虐待她儿子呢。”

许颜的手立刻就收回来了。咬着牙看他道:“你说什么?婆婆刚刚在外头?”见鬼了,莫说是她这个不受待见的儿媳妇,就是老人家心尖上的儿媳妇,跟儿子一比起来,那也是只能扔的份。这厮明知道老太太在外头,居然也不吭一声,还有她先前说的那些话,娘喂,这不是把她往坑里拖么。

“放心,放心,她老人家吃不了你的。”俞师攸揉了揉膀子,这女人下手真狠,屋子里点着火盆子呢,他衣服穿的少,这拧下去,非得青上一块不可。

“你明知道她在外头,居然还诱我说那些话?”往窗外探了探脑袋,想起了什么,马上又缩了回来,冲着俞师攸龇牙。

“娘那是不放心你,你摔着了之后整日卧床休息,她又拉不下脸过来看看你好不好,派了人来问情况,又还是不安心,只好每日里打你窗户外头过,偷偷听你们在里头说话,偶尔从窗子往里头瞧,看看你安好,才又跺回去。”俞师攸将她的手捉了过来,放在自己手心里揉着。

“那你不早说?”听这口气,老太太在她窗户下头站了不少日子了。“你今天引我说那些话是?”

“我也不能老看着你俩在家里斗法,现在你还怀着身孕呢,那些小打小闹的就已经够头疼了,以后你孩子生了下来,我这日子还要不要过。后院失火这种事情,还是要及早的灭杀在萌芽的好。”这回轮到俞师攸朝许颜白眼了。还当他不知道,他不在家的时候,这婆媳两个虽然没有明着对着干,暗地里的小动作还少,就连师爱那丫头,都不知道被两婆媳当成枪使了多少会了。

俞师攸一说完,许颜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老太太给她使绊子,她也不是吃素的,不想让俞师攸烦心,她便把主意打到了小姨子身上,借着师爱的手,也让老太太吃了几回鳖。她还以为这事她做得很巧妙呢,没想到他全知道。

“好了,你今天那番话,虽然不中听,但是我娘也不是个不通事理的人,以后也不会太为难你,你也记得今日说的话,她总是长辈,能让的地方就让一让,她老人家说的一些话,你听过了也就听过了,不必都往心里去。不受她的气,也别给她气受,家里日子好过些,我就求神拜佛了。”俞师攸捏着她的手心一本正经的道。

打那以后,老太太确实找她麻烦少了,虽然偶尔还是忍不住冒出几句让人呕心的话,许颜倒是也记得俞师攸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不往心里去也就是了。她自己也不再像先前那样,只图自己一时的痛快,变着法回敬老太太。日子过得也比先前要平顺了不少。

东去春来,许颜近来爱上在树下小憩,让那暖洋洋的春日头照在身上,晒得整个人越发的慵懒起来。旁边的小几上,放着新鲜的糕点茶果,徐徐和风吹得人昏昏欲睡。

虽然她有个不待见自己,却又不能真的伤害她什么的婆婆,可是她也有个疼爱自己的好男人,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一个活泼友善的小姨子,在不久的将来,还有一双即将出生的儿女,虽然生活中难免还会有磕磕碰碰,有不如意之处,但是也有美好欢乐,并且占着多数,还有什么比这样的人生,更加幸福的呢。

许颜轻轻的在圆滚滚的肚皮上抚摸着,在徐徐和风的吹拂下,渐渐入眠。沉睡前,脑子里还想着等会睡醒来,可以去院子里采摘一些紫藤花来做个紫藤饼,喂一喂那几只大大小小的馋猫们。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