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丹花》之丹江流浪:回娘家

小说:淅川大移民作者:渠首田野更新时间:2019-03-23 09:38字数:187949

  丹花与白中文、白铁蛋在一起商量,先逮5头猪娃,两头草猪,三头肉猪。肉猪赶到明年过年,够了称(出栏的意思),杀了,分给各家各户,不用再去割肉(买肉的意思)。草猪长大了,生猪崽。猪崽再生猪崽,子子孙孙生下去,丹花的猪场就红火起来了。可是,到啥地方去逮猪娃?丹花对养猪的事上了心,见人就问。有几窝猪娃,丹花去看了,没有逮。丹花看不上那些疙瘩猪,喂的再好,长不快。丹花喜欢那些大骨架的猪娃,长得快,能挂上膘。

  进了腊月,白家庄的人开始到香花购年货了。三官殿被水淹后,公社搬到了香花。丹花跟顺阳商量,到香花集上,一来办办年货,二来看有没有好猪娃。要买的年货太多,丹花、王凤娃两个人说,顺阳用笔记。粉条,猪肉,白菜,萝卜,葱什么的,都要买一些。瓶装酒不敢要,太贵。散装酒要装一壶,年里来了客,热热地喝几口,图个高兴。火纸、香、红蜡烛要买。再省,大年初一接爷这一重要环节不能省。门神、红对联、鞭炮,更少不了。顺阳用笔,一一记在了纸上。记完后,读了读。

  王凤娃听了,说:“还有一件关键事忘记了。到了集上,找家兴,换点新零钱。要有二毛的,五毛的,一块的,二块的。过年,娃儿们来,好打发!”

  顺阳又在纸上记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丹花、顺阳早早地起了床。两个人膀靠膀,上了路。到了村口,白面坡见了,又嫉妒又羡慕。两个人膀靠膀,手拉手,那亲热劲儿,村里人看不顺眼。可丹花是城里人,城里人就不一样。

  面坡道:“小俩口赶集呢?”

  顺阳说:“赶集!”

  “看你们那亲热劲儿,昨晚没有亲热够吧?”

  丹花说:“没有亲热够咋的?俺们愿意。要不,你也拉着你媳妇一起去赶集!”

  面坡说:“俺那媳妇是狗肉上不了宴席。别说手拉手,就是一起走,也要隔个三五步远。夜晚办那事,非要吹灯。不吹灯,就不让俺上,像偷人似的。不像嫂子,城里人,思想开放呢!”

  丹花与面坡笑骂了几句,便出了村。

  到了集上,顺阳按着单子,把年货一一买了。两个人挑着年货,来到猪娃市场。有一窝猪娃引起了丹花的注意。这猪娃黑黝黝的毛,嘴长,身长,腿短,架子大。这样的猪,长起来快。

  丹花问:“多少钱一个?”

  “十块!”卖猪的人说。

  “太贵了,别人的猪都是六块,你都敢要十块!”丹花故意道。

  “十块,少一分也不卖。你知道,俺这猪是啥猪?俺这是咱淅川黑猪,培育出来不久,还上了报呢!”

  卖猪的说着,拿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南阳日报》。丹花接过来,看了看。上面还真有淅川黑猪的报道呢。头版头题。题目叫《“淅川黑猪”横空出世》。丹花再往下看,便惊呆了。这淅川黑猪是县城西关猪场培育的,工程项目的承担者是黑茶花。

  丹花说:“这猪,是俺老同学培育的呢,你便宜些,俺买两只。要不,俺给俺同学一说,她的种猪不给你配种,你不抓了瞎?”

  卖猪的不相信。丹花说:“黑茶花是不是眼特大?个子特高?下巴上有个黑痣?俺叫李丹花,这是俺客娃(丈夫),俺们都是一班的,不信你问问他,看是不是?”

  卖猪娃的相信了,说:“是的,是的!七块咋样?”

  “中!”

  丹花买了两头草猪,顺阳用担子挑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往家里赶。

  丹花说:“顺阳,开了年,你进城,去找你的老搭档,讨一头种猪!”

  顺阳说:“俺不去!”

  丹花知道,顺阳的心中一定还对黑茶花有些意思。在班里,黑茶花是班长,顺阳是学习委员。丹花听说黑茶花追过白顺阳。具体怎么没有成,丹花不清楚。丹花不想再问,说:“你不去,俺去!”

  过了年,李丹花回到县城,走进了魁星楼下的小胡同。母亲王红英正坐在大柳树下做针线。人过四十,眼睛一包刺。王红英快奔60岁的人了,穿针已经看不见了。李算盘给她买了副老花镜。她戴着眼镜,吃力地拿着线头,对着针孔穿线。

  李丹花走上前,喊了一声:“妈!”

  王红英抬起头,吃了一惊。这个二丫头,总是一惊一乍的,给人惊喜。

  “你不是搬到木瓜公社了,啥时回来的?”王红英见到从天而降的李丹花,脸上堆满了笑。

  “丹江口大坝停建,我们又从木瓜迁回来了啦!”丹花说。

  “搬来搬去,你们把搬家当成小孩过家家儿?再殷实的家,非让你们折腾完不可!”母亲嗔怪道。

  “妈,你放心,折腾完了,咱再挣呗!”丹花道。

  中午,李算盘回了家,见到二闺女,心里挺高兴。三妹李江花、小弟解放都回来了。大姐李爱花带着大女儿章雪莲来了。小闺女茶卡,爱花留给了一东。雪莲三岁了,辫着一对羊角辫,朝天顶着。皮肤象爱花一样白。整个人,像一个洋娃娃,非常可爱。

  吃过饭,爱花、丹花坐在后院里,说一些私房话。

  “丹花,你们结婚快三年了,咋还没怀上?”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

  “你要把所握好时间,身上来后四五天是最佳时期。这段时间,你要把顺阳把守在家里,再试试!”

  “结婚那年,俺俩对那事都想着呢!天天都想做,可就是怀不上。这些年,搬迁、返迁,弄得人整日在为生活而奔波,那事,早忘了。”

  “丹花啊,你现在的年龄养孩子最佳。趁年轻,赶快生两个娃,过了四十,想生,不容易啦!”

  江花来到后院,在丹花身边的小板凳上坐下,说:“二姐,你黑了,瘦了,但人却精神了!”

  “二姐是农民,整日在田里摔打,能不变黑变瘦吗?倒是咱三妹变漂亮了!”丹花边说边打量着江花。

  江花是变了。三年前,江花还是一个孩子,穿着爱花、丹花退下来的衣服,瘦弱的身体装到衣服里,只显衣服,不显人。现在,江花长高了,长胖了。一件红色棉布上衣,勾勒出江花饱满的身体。短发,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丹花细细地看着江花,仿佛用一把梳子,把江花的上上下下全梳个遍。江花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说:“二姐,你这是咋的?想吃人呢!”

  “三妹,你长大了。这么好的身材,将来一定要找个有本事的妹夫!”丹花道。

  “我才不呢!我要考大学!自己有本事,那才是自己的呢!男人,一个也靠不住!”江花笑着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