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登基

小说:紫樱落作者:古小道更新时间:2019-05-21 22:03字数:137765

“双逸,她烧了先皇的龙体,犯下欺天大罪,要想活命当真是极难的。你又怎么能救得了她呢!”秦云天走后的几天里,紫樱常常遥望天边一钩残月,泫然欲泪。

“是啊,确实不易。如果我强行保她,就再也难掩天下悠悠众口……”

“啊!不,双逸,你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她。”紧紧抓住他衣襟的一双手,已然白得不见任何血色。他心疼地看看她的脸,却正对上她失神的眼眸,充满了惊惧与担心。

双逸长叹一声:“唉,我还以为你只会为了萱儿着急,想不到今日,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子,你竟也如此担心。你与萱儿是骨肉至亲,自小一处长大,他有什么变故,你自然是要担心的,可是这骆青柠……”

“双我敬她身为女儿家却铁骨铮铮,不输男儿;我看她与我容貌仿佛,恐与我有些渊源。故此为她担心。”紫樱垂下眼帘,悄悄隐藏起心事。

双逸见她神情,便知她还是不愿与他多讲,心里不免有些失望,嘴里却仍然道:“嗯,她与你容貌仿佛,可是天下相貌相似之人甚多。你姓陈,她却姓骆,能有什么渊源?莫非——”

“莫非什么!”紫樱一把推开双逸,厉声喊道:“没有什么莫非,你、你不要胡思乱想。”

双逸苦笑道:“我哪里是胡思乱想!”一句话出口,见眼前女子美丽容颜竟然不知不觉间清减了许多,隐约有些心疼,硬生生止住话头,笑道:“你看看你,自秦将军走后,便夜夜望着这明月,直将它由圆看得缺了,还看不够。我知道那骆青柠是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紫樱奇道,她何尝救过我的命,难道是他误会了?转念又想,这样也好,不如就让他误会下去。“嗯,救命恩人。”

双逸假装没有看见紫樱的失色,自顾自说道:“你放心吧,秦将军率军前去,青柠自然退兵。你道他堂堂上将军,还放不走一个女子吗?他那日来向我请罪,不过是怕我日后怪他。其实,我们谢青柠还来不及呢!”

“什么?为什么要谢她?”

双逸微微一笑,紧紧拥住紫樱:“谢她一把火烧了我父皇的尸首,也烧了我投毒弑父的证据。”

“是啊,我却忘了。”乍一放松下来,紫樱才惊觉冬日里的自己,已经全身冷汗。她回首望望窗外残月,虽然只剩了一条细线,却仍在尽力散发着光辉。她长吁一声,终于还是靠在了双逸的怀抱里,闭上双眼,静静享受这片刻的放心与清心。

双逸知她数月来殚精竭虑,费尽思量,不过才二十岁的的女子,心里却承负了如此多的沉重包袱,不免心中有些怜惜。低头又见她眼帘低垂,红唇紧抿,双手死死地抓住了自己的衣衫,竟是把他当作救命稻草一般依赖,当下示意帘外服侍的琉璃和水晶出去,将殿门关上——为便于监国,双逸携府中诸人,已经迁入宫中,紫樱作为侍妾,居于景明宫偏殿。

双逸正要好好安慰紫樱,不想却偏偏有人敲门,来人力气又大,一下下笃笃地打在关闭了的楠木宫门上,声音好不吵人。

双逸欲不理睬,忽又想起这宫中之人无非宫女太监,更无一个有此力气,至于侍卫,都是五人一队巡查,不敢单独到女眷所居的殿外。来人深夜冒险至此,必有要紧之事,便朗声问道:“来者何人?”

“是末将。”门外的声音虽然故意被压低,却仍然难掩豪迈之气。

“啊,叶将军。快快请进。”来人正是双逸心腹、秦云天爱徒叶秉国。再看紫樱,已然是目光灼灼,神采奕奕,再无方才的一脸倦容了。

“末将参见王爷。”叶秉国进得殿来,便躬身行礼,他身后一名宫女,云鬓高耸,珠翠斜插,目光向双逸和紫樱一瞥,殿中登时春意盎然,明光大放。那宫女一瞥之下,也缓缓俯下身去。

“樱儿,快看!看那是谁!”双逸见了那宫女的眼神,不由得欣喜欲狂。

紫樱本来没看那宫女,听双逸一叫,方觉得心儿狂跳,隐隐觉出了什么,定睛一看:“啊!”便紧紧捂住了自己胸口:“姐姐!”

那宫女微微抬头,华烛光明,照得她半边脸上好大一片红色斑痕,狰狞可怖,只一双眼眸,流光溢彩,顾盼生情,可不正是自毁容颜的骆青柠。“紫樱妹妹!一别大半年,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姐姐。”

说话之间,紫樱已然扑了过去,双目垂泪,与青柠紧紧相拥,竟似再也分割不开一样。

叶秉国听她们姐妹之声一出口,便缓步走到双逸身边,冷漠地瞧着两个女子,向双逸丢个眼色,低声道:“王爷这可相信末将之言了吧。”

双逸苦笑:“你手下死士甚多,又都精于打探消息。你的话,我岂能不信?”

叶秉国逼上前一步:“那王爷为何还留这位樱姑娘在身边?王爷自幼饱读诗书,难道不知自古红颜是祸水,美貌误前程?她嫁入王府,明明就是居心叵测,哪里是真爱王爷了!”

“唉,秉国,她一个小小女子,虽会些功夫,也不是我对手,任她再有什么居心,能奈我何!你放心吧,我也是风波里经过的,自会小心行事。你就放心吧。”

“王爷……”叶秉国还要多说,双逸却已然走向那边两名女子。

“樱儿、青柠,你们姐妹难得再聚,为何只抱头痛哭?我命叶将军干冒奇险,将青柠带入宫中,费了好大力气,不想却把你们哭坏了……”

青柠虽然不过二十余,终究命途多舛,涉世极深,知道此时此地可容不得她们痛痛快快哭上一场,人前人后,戏还要演下去。她轻轻捏了一下紫樱的胳膊:“是啊,妹妹,自大明湖边,我们联手对敌,约为姐妹,已然半年有余。妹妹,我们能再次相见,全靠我义父行了李代桃僵之计,只说我已然命丧乱军之中。叶将军也不顾身家性命,冒险带我入宫来见你。妹妹,你我二人,今日一面,当是永别!”她匆匆说完,便伸手拉起锦袍上的头兜,低低盖住脸面,道:“叶将军,我此生心愿已了,烦劳将军还将我送出宫去。”眼中的迷离,掩藏在烛光之中,谁也没有看见。

“姐姐、姐姐,既然相见,为何还要抛下我一人呢!”紫樱扯住她锦袍,哀哀唤道。

青柠却不理会她,自言自语道:“我为了躲避曹格,不得已毁了半张脸;难不成这次要毁掉那半张脸吗?”一手轻抚那完好的半边脸庞,兀自轻笑,笑容中不见半点伤心。

“姐姐、姐姐,你不要走、不要走。”紫樱此时却如同幼女,不住地只是垂泪。

“好妹妹,做姐妹还是看缘份的,我们缘尽今生,来世还能再见呢!夜深人静之时,你若偶然想起世上还有我这个姐姐,就抬头看看天边月儿吧。月照千里,共此天涯。妹妹,你珍重吧。”说着,拉掉紫樱的手,转身向外走去。“当日大明湖畔一别,我尚能弹奏一曲,与你作别,如今,唉,如今,却只有一掬月光好留了。你我二人,皆薄命如此……”

紫樱伤心绝倒,双逸赶紧扶住她,望着那远去的背影,心中喃喃:“秉国,我知道她不爱我,奈何我却深深爱她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