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发现

小说:邪神狂妻作者:代姐2013更新时间:2019-05-21 22:03字数:187519

古灵儿看着凤凰鸟委屈的表情,终于良心发现了,她怎么可以逼迫这么小的一只小鸟呢!古灵儿深处她的爪子,在凤凰鸟头上拍了拍,以示安慰。可这安慰差点没把凤凰鸟的鸟头拍扁。

“行了,我不逼你了,我也知道这样是为难你,就当我没说。一会儿要是残海出现了,你能吸多少火就吸多少。”古灵儿脑子飞快的转着,她在想怎么说服残龙放过她。

可是不管怎样他都要进刑殿,所以这台阶她也必须要上。当古灵儿踏上第一个台阶的时候,不出所料眼前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而残龙也出现在了古灵儿的面前。

古灵儿看着残龙还是那半人半兽的样子,灵光一闪说道:“我这次来就是要带你去见你主人的,不过我要先去刑殿看看,所以你要等着我出来。”古灵儿变得像模像样,可是在残龙看来她一直在撒谎,因为她这个谎言有一个最大的漏洞,而她一直没有注意到。

残龙冷冷的看着古灵儿,“你不知道因为邪神的禁制,我离不开这里吗?”就是因为邪神的禁制,所以他才会苦苦的等了两千年,否则的话还用的到和他们立契约吗?

古灵儿眼中闪过狂喜,她突然意识到一个自己一直忽略的问题,那就是邪神其实一直没有消失,而是在什么地方,或是是说被困在了那里。古灵儿陷入沉思,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是在两千年前被什么人禁锢了吗?

古灵儿抬头问残龙,“要是打破这禁制的话,会怎样?”

残龙先是一愣,后说道:“这三界中能打破这禁制的人,也只有九重天尊,难道你要把他请过来给我解禁吗?”残龙对于古灵儿的异想天开,很是不屑。

古灵儿没有没有回答,“我不是问你谁能解开禁制,而是问你要是解开禁制的话,会不会对邪神有什么影响?”古灵儿紧紧地等着残龙,她的手因为兴奋也隐隐有些颤抖。

“下禁制都是存着主人的一丝意识,禁制被解除,那一丝意识自然会被主人收回。”残龙说道。古灵儿又问道:“那你知道邪神为什么把你禁锢在这里吗?”是让他在保护什么吗?用残海在掩饰什么东西?那么要是能把禁制解开是不是邪神也能出现了。

残龙摇摇头,他找了主人几万年,最后被邪神禁锢在这里,哪里也不能去。古灵儿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了,这里面肯定有文章,邪神和龙大当家都是那种做任何事都有目的的人,所以他将残海禁锢在这,也一定有什么原因才对。

当初邪神也许是因为愤怒将九重天的刑殿搬到了人界,那么是不是说明这其实是在掩饰什么。那次大战死了十万天兵天将,而那些魂魄都被邪神关进了刑殿,古灵儿想到刑殿内那极重的阴气,突然古灵儿像是一切都豁然开朗一般,明白了一切,同时内心也升起深深的恐惧。

古宅内,因为占天星后来的闹剧而变得有所不同了。黑抱着他的小绵羊足足折腾了一天一夜,而这一天一夜他也是精神高度紧张,否则小绵羊会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把他给废了。

黑吻了吻醒过来的小绵羊,满足的问道:“小绵羊,你叫什么?”小绵羊外表长得确实像一只温顺的绵羊,娃娃脸,一双水灵会说话的眼睛,挺巧的鼻梁,樱桃般的小嘴,总是诱惑着人想要犯罪。可是这些只她的是小绵羊的外表,她用温顺的外表来遮掩她凶残的本性。

若不是瞬间看清了她的本性,黑或许一瞬间也不会选她。“夜狼。”中国杀手榜上排名第一的杀手野狼?黑挑了挑眉笑了,“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吧!”

野狼低眉顺眼的没有说话,当初一群黑衣人闯入她的家中的时候,她也反抗过,可是却像小孩在大人面前耍大刀一样,她的反抗根本就不入流,最后她被带到了古宅,她以为是什么人找了高手来取她的命。

可是到了古宅看到她的本家亲戚的时候,又根据听到的对话,她大概明白了,她的大伯惹到了地煞龙门的人,而他们成了殃及池鱼的鱼了。

本来想着占天星要是真的动到自己的头上,自己可以出其不意的杀了他,可是事情到了最后却发生了大逆转,自己也被迫成为了地煞龙门黑虎堂堂主的女人。失去清白非她所愿,可是在绝度力量的面前,她也只能隐忍。等着他厌弃了她,或者把她放走,或者把她杀掉。

黑看着低眉顺眼的小绵羊,挑起她的下巴,“在我身边,你想怎样就怎样没有人敢为难你。”野狼又是低眉顺眼的点了点头。她明白男人大多都是喜欢挑战,你越是反抗越能激起他的征服欲,反而顺着他,和他接触过的女人没什么不同,那么很快他就会对你失去兴趣了。

野狼心里怎么想的自然落入了黑的眼中,察言观色在他们龙门是必修的功课,又怎么会被一个小丫头给糊弄过去呢!黑眼中闪过一丝兴趣,乖巧温顺的小绵羊要是暴跳如雷的话,应该很有趣吧!

野狼感觉后背升起一丝寒意,似乎有人在算计她。状似无意的抬头看了看时间,眼角余光扫过旁边的黑,没有看出任何不妥来,然而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旁边的人在算计她。

而另一边青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紫早就不知道去向了,青淡定的穿上衣服,以前他打算和李岩结婚,可是现在他变了,报恩可以有很多方法,没必要搭上自己的终身幸福,这是紫在为他筹办婚礼的时候,他一直考虑的问题。可以说是占天星帮他做了决定,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直接按着他的本心走就是了。

等到青出了卧室来到古家大厅的时候,黑和野狼已经坐下了。而正位上还坐着一个人,她的肩膀上还落着一只鸟。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从死亡谷赶回来的古灵儿,古灵儿是答应残龙为他解除身上的禁制才被放回来的。

可是那种古老的禁制,别说会了,她连听都没有听过,又怎么会解开呢?于是有事没事都找师傅的古灵儿便回来了。古灵儿看了看青和黑,又看了看赤和白,为什么她总有一种一方吃饱喝足,一方欲求不满的感觉呢!

古灵儿看了看野狼,“她是谁?”她不久走了一个多月吗?为什么会多出一个不认识的人来。

“灵主,她叫野狼,我的女人。小绵羊灵主是当家的未婚妻。”黑这样介绍,几人都知道,这是让他们把她当自己人看待,几人对看了一眼,因为睡了一觉就认真了?

古灵儿不知道其中的缘故,只是看着那个被成为‘小绵羊’的女人,在黑的怀中乖顺的点了点头,然后温柔的看了她一眼又点下头,难道黑就喜欢这种调调的女人。

白挑了挑眉看了看黑:你是认真的?

黑同样挑了挑眉:你的耳朵聋了?刚刚没听到我的介绍?我不介意给你治一治。

白立刻转向野狼,给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嫂子,我是黑的阮生弟弟白,嫂子要是以后把我们认错了,我可就会将错就错的。”白挑衅的看了一眼黑,这个女人要是自己认错了,投入我的怀中,可不关我的事。

黑一见搂着野狼腰间的手瞬间收紧,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要是敢认错了人,我保证让你一个月下不来床。”然后又看了一眼白,眼中满是警告:你要是敢碰她一下,哪只手碰的,我就剁了你的哪只手。

白不怕死的耸耸肩,而野狼抬头也将白认真的看了几眼,她可不向认错人自己遭罪,身边的男人说的出来就做得到。这几眼下来,野狼就将两人分开了,干杀手这一行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区分真人和替身,所以对她来说,区分开这两人很简单。

古灵儿没有管黑和白的厮杀,而是问道:“紫呢?”这一问其他人都看着青,就连野狼也抬头扫了一眼青。

古灵儿也将视线落在青身上,最后青简短的说道:“她成了我的女人,我醒来的时候,她就不见了。”这下古灵儿总算知道了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将头转向赤,“你说。”

于是赤冰冷这脸,将整个事件叙述了一遍,没有任何遮掩明明白白的告诉古灵儿,他们开始设计的就是占天星,古灵儿的师傅。古灵儿没有追究他们这样设计师傅,因为她的师傅看似术法不高,可是邪门歪道一大堆,想算计他根本没那么容易。

古灵儿反过来问赤,“要是你吃了真的烈药,你会怎样?”

赤却冰冷的回道:“我没吃。”古灵儿的嘴角抽了,这是假设,假设都不懂吗?

古灵儿也没时间和管这些琐事了,“带我去见师傅。”古灵儿站起来以后又道:“阻止我结婚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那一天杀无数的生灵就可以办到。”古灵儿说完便出了大厅,留下了沉默的几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