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桃源

小说:红庄作者:王紫慕更新时间:2018-12-18 08:27字数:535242

这两个女人难得同时没了聒噪的心情,各自坐在颠簸摇晃的马车一边,兀自陷入沉思,前面驾驭马车的冷绛然与骑着白马的苏未明,之前透过车轮滚滚声与马蹄踢踏声,还隐约能听见两个女人吱吱喳喳的谈话声,怎么,现在没声音了?他们彼此交换个疑惑地眼神:不至于这么颠簸着也能睡着吧?

他们支着耳朵听了半晌,愣是觉得古怪,两人再交换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同时勒住马匹,迅速翻身下马,动作敏捷地i开马车的布帘子……

那沉静的两个女人也是因为之前的打劫啊杀手追堵啊也搞得草木皆兵更甚……紧急停住的马车与吱溜一声的刹马声,惊得她们前仰后合,也急急问道:“出什么事了?!又有打劫的?!”

乌龙。*网*虚惊一场。闹剧。这就是冷绛然与苏未明同时针对此次神经过于敏感的总结。

“没事。只是我们两个见你们突然没了声音,所以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苏未明见确实将她们惊吓到了,连忙赔笑道。

如果这话是由冷绛然来说,.少不得要挨红杏一顿狠批,可是,说这话的是赔着小心赔着笑脸的苏未明,她再觉得火大到想杀人,也不能对他动火,胸中憋了一把闷火的红杏秉持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只闷闷地说了几句:“你们别太夸张!哪里来那么容易出事啊?出事我们自然会尖叫!没说话,就代表我们在思考!”

“恩。打扰姑娘们思考了!是小人的.不是!”苏未明幽默地一笑,还连带着做了个弯身一揖请罪的动作,立刻逗笑了宁小池跟红杏。

“没事的话,赶紧上路吧!得找个.能打尖儿的地方歇歇脚了!”一直深谙红杏脾气而选择每开口的冷绛然,这时候适时地开口了。时间拿捏地恰到好处。

没人反对他的提议,立刻各就各位,继续上路。

这个小曲,似乎根本对他们没影响,反而敏锐的.警惕性也放低了一些,彷佛“狼来了”的故事一样,虚惊个一两次,便自动产生了免疫力……

说起来,也算是苍天有眼吧,更主要的还是主观因.素吧。冷绛然因为担心着红杏以及他们的孩子,所以一直保持着强烈的求生**,不论暴风雨怎么样拍打他的身躯,他始终坚持抱着一块船板,载浮载沉地在大海里飘荡……等他昏厥过去的时候,其实已经被海浪推涌着到达了一个荒岛。

幸而荒岛也并非真的就是无人岛,上面居住着.一些原始的土著,人倒是都挺纯朴,偶尔隔断时间打捞起个溺水的陌生人,也不会刻意为难,救活后就打发他们各自悄然离开。

冷绛然比较特.别,被那个土著首领的女儿相中,非要让他做自己的相公。冷绛然苏醒来的情形着实尴尬,就直接躺在新婚的树洞里……

好在冷绛然比较一醒来就清楚了他自己目前的处境,唯今之计好像只有先与那土著的女儿成亲,拖延一下时间。这些土著人一旦蛮横起来,可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最主要的是,冷绛然那时候身上的伤也没好齐全,再加上他确实不知道自己当时所处的地理位置,一切都需要缓冲一下。

就这样,冷绛然憋屈地跟那个土著首领的女儿成了亲,他好歹以身体伤病未痊愈而暂时免除了洞房那个环节,权宜之计是权宜之计,他绝对不可以在精神或者身体上背叛红杏,这个后果他可是承担不起的。

冷绛然就这样度日如年地在那荒岛上过了数日的孤岛漂流生活――直到苏未明汇合了刘煜晨,将船只出事的海域搜寻了个遍,最后找到这座孤岛。

三个男人差点没碰上面,那土著族人是绝对不愿意放冷绛然走的,最后是以刘煜晨以一当十击飞了他们数十个族人后,这群原始的生物才发现对方是比山中的猛兽更凶狠的角色,只能放他们走!

等他们安全到了船上,刘煜晨看着一身土著装扮的冷绛然率先打趣他:“我说,冷兄弟,你没吃亏吧?”

冷绛然没有回答,只是笑,苏未明也挂着浅浅的笑意静立在一旁。男人之间的友情很奇特,他们即使刚刚经历了生死,上一秒或许还在虎口盘旋,一旦齐心协力拖离了危险,并不会像女人那样痛哭流涕,或者悲伤感怀,他们往往是一笑泯恩仇。不管前事种种,他们始终是最好的兄弟。

船上,冷绛然唯一问的一句话就是:“红杏怎样了?”

刘煜晨才严肃地说:“拖离了陈家的魔掌,只是,若你再不回去,红杏可能会带着你的孩子郁郁而终。”

苏未明倒是没说得那么严重,说等他们的船一岸,就即刻派人快马加鞭赶回去给他们报信,目前最主要的是要将身子养好,回去将还有场硬仗得打!

等心急如焚的红杏、宁小池接到苏未明的口信时,他们三个男人已经一路往北而来,大概距离林山也就两三天路程了。

只要知道冷绛然无恙,红杏也能安稳下来好好吃点东西,安静地休息休息了。这段时间也真够她折腾的了,先是怀孕,接着是与爱人分别,然后还被自己家人绑回去逼婚,最后爱人还出事……连宁小池都觉得这个姑娘着实还要比她更倒霉。

不过,现在好了,她的爱人终于要平安无事地归来了!红杏已经不想再去计较任何事情,只要能够跟冷绛然在一起,她甚至可以不要名分。或许只有失去过的人,才懂得这种感觉吧?

宁小池就不能够懂,虽然跟刘煜晨也有那么些波折小曲,可是,他始终是站在她看得见的地方,波澜不兴。他们这一路走来皆俗套地拍成电视剧也没人,宁小池想起,他甚至没有对她说过喜欢或者爱这样的字眼吧?

不像红杏与冷绛然看似古井无波的感情,其实在古井之下埋藏着一座活火山,一旦爆发,其热烈程度可以摧毁一座城市。

这几日里,对于红杏来说,简直比前面所有等待的日子加起来还要漫长……眼看马上就要见面了,却耽于脚程问题,久久久久不能相见――这是红杏与宁小池最讨厌古代的地方――交通工具太落后了!

不过,宁小池打心底里很羡慕他们这种久别重逢,这种经历过生死考验的爱情。只是她就没有想到,她自己跟刘煜晨也算是久别重逢哦?

恰巧这日绿翘临盆,陈年之在产房外听见绿翘的惨叫,几度想要让他们放弃孩子,保住大人要紧了。绿翘很坚持,也很拼命,挣死挣活为陈年之生下个儿子,心疼得初为人父的陈年之又是歉疚又是欣喜,但是很坚定的一点就是:绝对不能再让绿翘受苦了,往后一点要对这个女子好,很好,特别好!

幸亏是母子平安。加上有超级娘亲芷岚公主与唐柔的帮忙,你孩子被照顾得很好,接下来就是要好生照顾绿翘了。

接下来,一向豪爽地刘煜菱也难得羞涩地宣布,自己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男人们都打趣许刚道:“好小子!得行啊!”窘得许刚只是一味傻笑,不过对刘煜菱好得那是没话说的。相信庄主与芷岚公主看见这些甜甜mimi的小夫妻,也应是很欣慰的。只可怜了红杏那一对,还不知怎生收场呢?!

且等冷绛然那几人回来林山再做打算吧!

真是说曹操曹操便到。就在绿翘生产后的一日里,晴光潋滟,风尘仆仆的冷刘苏三人终于一起出现在了林山山脚下。

本来红杏这日约了宁小池去集镇上买点布匹,给那几个小孩子做几件衣服,哪里知道一走出楼外楼,就见着三匹高头大马踏蹄扬鼻地飞奔而来,诧得红杏急急护着小腹往一边避闪,宁小池却看得深切,为首的可不就是冷绛然么?!

还没等宁小池出声提醒,红杏也意识过来了,不顾自己怀孕在身,立刻飞扑上前,骇得冷绛然悬提缰绳,急急勒住那马,随即翻身下来,与红杏紧紧相拥。

长达许多秒……之间没有任何言语,看得宁小池也是泪花闪闪。后面紧跟着走上前来的自然是刘煜晨了,走过来也是一臂拥着宁小池,一面有些虎视眈眈地看着苏未明。

宁小池那个灏。≈苯忧崆彡开刘厮的手臂,抹干眼泪,扯出一抹笑意与苏未明打招呼。后者也只是善意地笑笑,一派云淡风轻的神情。彷佛他们一直就是这样点头之交的朋友。

宁小池没意识到自己身后那杀人般的眼光,依然走上前去与苏未明说话,主要是她想着在柳丝丝的事情上,就很对不起苏未明了,还一有事就找人家帮忙――实在是有违厚道啊!

苏未明心死如灰,早已不在意那件事情,他觉得这就是他的命运。他顽强搏斗过,只可惜,老天爷棋高一着,愣是胜了他一步!一步错,步步错!

“红杏!嫁给我!”当那纠葛的三人还在互相较量心事的时候,冷绛然突然很严肃地拉着红杏道。

红杏欣喜地点头,如今这个时刻,哪里还顾得上去矜持啊!!~!H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