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出那个人是谁

小说:花自飘零水自流作者:花棱更新时间:2018-12-12 04:23字数:193107

大伙一起吵吵闹闹的说要出去嗨皮吃饭KTV,一来庆祝江枫荣誉归来,二来庆祝女生们顺利毕业。她们不是律藤成员,只能由晴空负责来通知,其实一个电话本就可以解决的,大伙偏偏要她跑一趟,她算看出来了,他们想故意支开她。

晴空一离开,江枫迫不及待跟死党道出了想要今晚求婚的计划。

王一异挑眉,毫不掩饰对这个未来妹夫的不满,“把晴空嫁给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我还真心不放心。”对他的求婚不支持也不反对,但毕竟是自己亲表妹的事,他只希望他们可以顺其自然就好。他不希望才草率,再说他们也没见怎么相处啊,现在求婚实在不妥。

杨帆表现的也异常吃惊,不客气的指出,“你们四年没见面,也没正式交往,刚回来你就求婚,小心把小姑娘给吓跑了。”

“我说,你们还是不是哥们,哪有你们这样***两刀的。”江枫气得在屋子里嗷嗷直叫,来回走动。然后跑到新加入的成员雷睿尧勉强,拍拍他的肩膀,“是兄弟,就挺哥。”

雷睿尧算是个有些木讷的人,不善言辞,做事却是个很有主见的,“你要跟晴空求婚?只要她答应就好,问我们,我们也做不了主啊?”

这一个反问,众座哑然。他们这些个当哥哥、学长的替她做决定习惯了,都忘了考虑当事人的想法。

“后生可畏!”王一异一挑大拇指。

“那我表白总算可以了吧?”其实,一遇上晴空的事,江枫原本聪明的脑瓜往往就会短路,不自觉的变成呆萌傻二郎,完全不似平日那个**潇洒的江枫。

杨帆更吃惊了,“我说老四,你不会到现在还没有表白成功吧?”站起来围着江枫转了一圈,“果然是非洲来的……”见江枫面色不善,继续揶揄,诡异的一笑,“不会连手都没牵过吧,抱过吧?”

“羊肉汤,你给我滚。”竟然当众开他最亲爱的表妹的玩笑,他第一个不饶,王一异想着,抬手将旋转办公椅上的抱枕朝杨帆招呼而去。

杨帆一个侧翻,身手矫健,“老大饶命。”说着转身向校长室跑去,临走不忘补充,“老四什么炮竹烟花,香槟玫瑰,需要什么尽管说,兄弟一定鞍前马后。”

“这才是兄弟!”

“就算晴空接受你,我这关也没过。哼。”王一异说得很是愤然,可爱的小表妹刚认领回纳兰家,就要嫁给人,任谁能一下子接受。况且还是江枫这个不靠谱的浑小子,想想他小时候做过的一些蠢事,之前在学校交过的那一堆一堆的女朋友,想想那些,王一异直皱眉。

江枫没冲过去跟他理论,或是像几年前那样冲动的跳上桌子,他认真的看着王一异的眼睛,“大哥,给我时间,我会证明,让晴空幸福的只有我。”

王一异没有说话,低头开始处理手头的事情。

……………………………………分……割……线………………………………………………

杨帆敲门,见没有回应,只好推门进去。

江寒背靠硕大的落地窗,后面是金色的光芒撒了进来,拉长了他本就挺拔高大的身姿,表情落寂。杨帆有点看呆了,面前这位简直就一孤傲的天神啊。不过,那表情是老大的吗?老大手里拿的是——

“藤霸之星。”杨帆惊呼出声。只见藤霸之星的钻石反射阳光,映得江寒的脸苍白,冷硬,又落寂。

听到杨帆的声音,江寒这才回过神来,慢慢将藤霸之星放回到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里。“你来了。”示意杨帆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原来藤霸之星在你这里,怪不得当年我和江枫追查了那么久……”杨帆忽然意识到什么,赶紧闭嘴,不再说话。

江寒抬手做个请的姿势,让他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们追查到,当年想要得到藤霸之星的有叶老的人,袁枚的人,还有江氏的人。但是没想到你也掺了一腿。”

“你们的实力?”江寒不怒自威,轻吐五个字,简直就要了下属的小命啊。

杨帆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没有说话,其实是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没办法,历练了那么久,关于刑侦一直都是自己的弱点,老是被江寒这个老狐狸耍的团团转。

江寒也不再逼他,当年只是自己利用了其中一方的内鬼而已,他们肯定查不出来。“有事?”

“哦,我来是想要告诉你,袁枚回来了。而且,她要和叶老离婚,财产分割上,她只要藤霸集团属于叶老的所有股份。”

“你说她为什么不要博大反而要藤霸呢?”江寒把自己的疑惑直接说了出来。

“莫非,”杨帆恍然大悟,“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个老狐狸……”杨帆看了江寒一眼,想到自己刚刚还想着江寒就一老狐狸,这会儿再讲袁枚也是狐狸,感觉怪怪的,最后硬生生加了一个字,“精。”

江寒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这檀香木盒,陷入沉思。“也该物归原主了。”

杨帆看看江寒,紧张的看着他,今天他的心脏啊,就不停地七上八下,翻来覆去,简直要错位了,都是被眼前江氏的这兄弟俩给害的。“难道你要将晴空推出来,这太危险了。”

江寒危险地眯起双眼,脸上挂着冷冷的笑意。“历练历练未尝不可,机会难得。”

“还不是你说了算。”杨帆没好气的冷哼。“江枫今晚跟晴空表白,我去帮忙了……”

“江氏不是想要夜潭吗?”江寒叫住他,“那就借他用用,租金上调三倍,他们所有的实验项目进程及成果博大必须知情,全程必须有博大教授参与。叶之阳不是失忆了什么都不说吗,就让他来负责,另外安排纳兰晴空和长鱼真磊也进实验组,顺便把长鱼杜磊(真磊的哥哥)的还活着的消息发布出去。还有在明天早上八点之前,江氏重度排水污染威胁整个古城的消息我要见报。”

“这是围魏救赵吗?”一时间发布这么多命令,对于江寒来说还是为数不多的几次之一。

“江枫太闲了,给他也找点活干。”

“呃……”杨帆彻底无语了,这是怎么个情况,整完老子整小子,他们不是一个老爹生的吗,江氏将来不是还得他俩继承吗,干嘛这么恶搞?杨帆越来越觉得跟江寒比起来,自己真的是太嫩了点。

江寒再次打开檀木首饰盒,起身回到办公桌前,“晴空进来。”拿起电话吩咐道。

“晴空和如荃几个同学直接去酒店了,我们约好在那里集合。”

“哪家酒店?”

“当然是海滨。她们说想念徐歌教官,正好大家碰碰。”

江寒道,“想念他?!”

其实杨帆也很好奇,老大今天讲了好多话哦,这要是以前,三天都未必讲得了这么多。“你吃醋?”

“醋是什么东西?!还能吃?”江寒很配合的反问。哇哇哇,太劲爆了,冰山总裁竟然也会开玩笑。

太反常了,杨帆总算还是受不了,赶紧道,“总裁还有什么吩咐?”

“你出去吧。”

杨帆这才小心翼翼的出了办公室,关上门,耳朵又贴在门上听了许久,这才慢慢走下楼梯。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没一会,王一异又走了进去。将整理好的即将跟江氏集团签约的法律文件拿给江寒过目,做最后定夺。文件是没有什么问题,江寒突然想到什么,问王一异,“叶老可否给过你法律文件?”

王一异略一沉思,“你只哪方面的?”

“遗嘱之类。”

“遗嘱没见过,不过……”这个问题似乎涉及到当事人的隐私,但是想到事态的严重性,“最近帮叶老整理个人财产,发现,小姑姑和晴空之前住的那栋房子所有人是叶老。而且,虽然叶老和陈老一样都是藤霸和律藤的创始人,叶老的手续却不齐全,总感觉少点什么,到底是什么呢?”王一异到现在也没理出个头绪,因为叶之阳到现在为止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或许还是不相信他。

“创始人?”江寒重复。

“嗯。”王一异点点头。

“你知道的创始人,有几位?”

王一异两手环在胸前,慢慢思索道,来回踱步,“你的母亲纳兰雪,我的父亲纳兰王伟,陈世轩校长,叶之阳理事,还有杨帆的父亲杨义唐。五位。”

“不,应该是六位,应该还有一位。”江寒说道,“每年集团利润的五分之一一直往国外一个账户汇,我们一直以为那个账户是叶老的,其实不是。而且,近年叶老因为失忆和证件不全一直都没有分到利益,所以,袁枚才会想要千方百计的拿到藤霸的财产,应该不仅仅是财产。”江寒反复推敲着。

“你的意思是……”

“查,一定要找到那个人。”

“好,我来负责。”

王一异跟江寒是什么关系,那是一起一个泥坑里打滚长大的,两人的默契自然无可挑剔。

见江寒讲完了工作,手指还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婆娑着檀香首饰盒,他自然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还是不舍?!”

江寒站起来,走到流理台前倒了两杯咖啡,“有什么好不舍的?”走回来,递给一异一杯。

“你这是在告诫自己对吧?”王一异接过来咖啡,轻啜一口,“你我都不可能永远将她藏在自己的身后,这是她必须面对的责任。如果,咱们把这些事情全都一手包办了,将来她绝对会埋怨咱们一辈子的。她有知道真相的权力不是吗?”

“一异……”江寒想说什么,被王一异摆手打住了。

“有时候,我真希望你不是我表弟。这样,我可以说服我爹那顽固老头把晴空丫头嫁给你。”王一异说的话,绝对是真心的。“相信,你会好好疼她。”

“王一异,你在说什么?”江寒听不下去了,“混不混啊你?竟说些疯话。”

王一异抬手给对面的他一拳,“装,再给我装。”

“注定不能拥有,那么就只能守护。”江寒说得很无奈很坚定。“一直守护下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