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隐帝(大结局)

小说:天龙之祸害武林作者:天空一只鱼更新时间:2019-02-16 03:11字数:595127

残月山顶,残月神教的总部,此时冯林正端坐在首座,浑身散发一股凌然的霸气。居移气养移体,他身居残月神教教主几年,他身上也培养出强大的气势,不过比起曾经的张枫,冯林要显得张扬,霸道。

“知道那神秘人的真实身份吗?”冯林冷着脸,对着下方的教众喝声道。

“这……”下面的人面面相觑。

“废物,连一个人从哪里冒出,长得什么样子都探查不到,你们是吃什么长大的?”冯林抓着旁边的茶杯,啪的一声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下面的人缩了缩脖子,不敢这时候触教主的霉头。

“教……教主,主要是那个神秘人武功实在太强了,远远不是我们可以敌对的。”高进申小心翼翼地说道,他话中意思就说神秘人太强,不是神教的人太弱。

“哼!”冯林冷哼一声,心中恼怒之极,要知道自他成为教主一来,神教还是头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

“哼,想要杀上神教,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立即把外面的长老堂主召回来,我要让江湖武林看看,招惹我们神教是别想活着在这世上。”冯林大手一挥,厉声喝道。

每一日都有神秘人的消息传来,当神秘人的战果越来越辉煌,那些躲起来的正道武者激动的难以自己,他们只觉得光芒在向他们招手。

在大理城外一处偏僻的古林中,有一间普通的茅草屋,茅屋的主人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和一个粗犷的汉子。

这一天古林中来了一个充满威严的英俊男子,男子左袖飘飘,右手牵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

“大哥。我来看你了。”男子对着粗犷的汉子笑道。

“是二弟来了。”汉子放下手中的木活,站起身。

“大哥你在给寒儿做玩具啊!”男子拿起桌子上的兔子雕刻,笑道。

“是啊。寒儿整天跑来跑去,他娘都照顾不过来。我就做了几个小东西给他玩玩。”汉子摇头笑道,不过眼中带着宠溺。

“你去和弟弟玩吧!”男子对着和他一起来的小孩子说道。

“是,父亲。”小孩子闻言眼睛一亮,屁颠屁颠跑到后院。

“你这次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汉子为男子倒了一碗酒。

男子看着桌子上的一碗酒,脸上忍不住带着一丝苦笑。

“这次江湖上发生了一场大事。”男子端起碗一饮而尽,而后感叹道。

“哦?难道有人去魔教杀魔尊了。”汉子一口喝掉酒,漫不经心地说道。

“要不是知道大哥你没有出去。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件事呢。”男子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什么?真的有人去杀魔尊?”汉子顿时坐直身子,惊讶地看着对面的男子。

“他是谁?”汉子看着男子,好奇地问道。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大家只知道他穿着黑衣,带着一个斗篷,武功极高。”男子摇头说道。

“武功极高?很了得?”汉子来了兴趣。

“了不得,他的武功顾忌比当年的我们还要强。这神秘人武功极高,在洛阳的时候一招杀死魔教的两个一流高手。伏虎岭中魔教数百高手殁于那一战,别人看见他衣不沾血地走出伏虎岭。他向残月山而去,一路上不隐藏行迹。可是魔教的人对他没有任何办法,任何毒药暗器,偷袭机关。都没有办法给他制造麻烦,仿佛他是一个没有破绽的强者。”男子苦笑一声。

汉子脸色一变,如果说一招杀死两个一流好手,当年他也可以办到。可轻易杀死数百位魔教好手,哪怕他全盛时期,也难以应付,更不要说每日面对无穷无尽的暗算还游刃有余。如此武功,真是可惧可怖。

“此人的武功,端的可怕。恐怕不在当日的神僧和那人之下!”汉子甘拜下风,不过说到那人。汉子脸上表情复杂难明,有感激。有仇恨,有痛苦。

男子听到汉子的话,脸上也露出无尽的沉默,那个人已经是禁忌般的存在,平常时候他刻意不去想他。

“当年那人带领魔教席卷天下,众多隐世不出的高手都被引出来了,要是出现早就出来了,何至于等到现在。而且他还带着斗篷,明显不想要有人认出他,你说他到底是谁?”汉子沉声道。

“当日那场大战,众多高手死亡,唯有你,我,慕容博父子,天山童姥几个高手幸存下来。”男子细细数着。

“除了你我,慕容博父子当年被魔尊所杀,天山童姥和她师妹同归于尽。”汉子说道。

“还有一人不知生死了。”男子脸色沉重。

“我不希望是他。”汉子也知道男子说的是谁。

“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他是最有可能的。”男子说道。

汉子比男子更加确信是那人,因为他的妻子……

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这将是最可能,也是最可怕的结果。

……

自从知道神秘人的战绩,冯林倍感压力,于是整个魔教的人都陷入紧张的备战之中。

“十关二十险都准备到位了没有。”冯林表情严肃地说道。

“回教主,已经布置妥当,相信就是他长了一只翅膀,也飞不上来。”下方一人立即弓身说道。

“做得不错,本教主何等身份,他想要挑战本教主,岂是说挑战本教主就应战?如果他闯上来,本教主就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上不来,就是他实力不济,对于实力差劲的人,我向来是兴趣缺缺。”冯林高傲地说道,他不承认自己是怕了对方,才在路上布下天罗地网。

就在这时候。一道清亮的声音传遍整个山峰。

“魔尊,本人已经上来了,可敢出来一战?”声音虽然不大。可就算掩着耳朵也听得一清二楚。东南西北群峰都传来“可敢出来一战?”“可敢出来一战?”“……一战?”

端坐在上方的冯林双手一抖,猛地站起身。刷的一声出现在下方,抓着刚才说话之人的衣领,在他耳边咆哮道:“你不是说他上不来的吗?那他是怎么上来的?”愤怒的冯林右手一拍,把这人远远打飞出去,骨断筋折一命呜呼。

正在守关的魔教弟子顿时傻眼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上来,那个神秘人到底是怎么出现在上面的?

可惜冯林不知道,这里本就是张枫一手建立的。其中有什么密道张枫也清楚,他要上来如入无人之地。

“呼呼!”冯林大口呼吸,一双眼睛充满了阴霾。

现在神秘人都来老窝问他敢不敢出来,这时候身为教主的冯林要是不出现,肯定会被冠以胆小如鼠的称呼。所以无论如何,冯林都必须出面。

“哼!好大的胆子,本教主要是不把你挫骨扬灰,难消我心头只恨!”冯林大袖一挥,带领魔教的高层走了出去。

当冯林带人来到演武场,见不少教徒围着一个负手而立的黑衣斗篷的人。他们手上拿着武器有些颤抖。无怪乎这些人怕得要命,被人一口气杀了几十人,也会把胆子吓破。

“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来我神教,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冯林脸上带着一抹冷笑。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对面的人似乎有些熟悉。

张枫就这么孤零零地站着,没有言语。事到如今,他只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

“杀!”冯林也不想浪费口舌,冷漠地挥手,声音冰冷无比。跟在他身后的长老,堂主,香主等等高手顿时一拥而上。冯林乃是残月神教的教主。这些年他的手段大家也清楚,故而哪怕眼前的家伙是个了不得的高手。慑于冯林的淫威大家也不得不拼命。

魔教中的高手,占据整个武林近九成。这些一流高手,二流好手共同击杀一人,哪怕是冯林面对这种情况也要暂避锋芒。

张枫眼睛眯起,脚步一点,整个人化为一道黑影,冲向对方。在这过程中,他的身影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人同居一线,可每个人的动作却截然不同。

高进申等人见到对面的家伙居然变成四个,顿时大惊失色,他们上面时候遇到过这种对手?不过他们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见,纷纷使出自己最得手的手段。

“是他!”不远处冯林见到神秘人居然一幻为四,脸上忍不住露出恐惧,他想也不想拔腿就跑,内力狂涌,犹如一道紫色的闪电,速度是平生所见。

轰!

当四个黑影和众人快要撞在一起,高进申等人顿时见到对面的黑影速度猛然再次加快。他们急忙想要打出自己的攻击却感觉胸前剧痛传来,四道黑影如鬼魅般倏然间从他们前面飞快地贯穿而过。

黑影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众人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远远看去,黑影所过的地方皆留下大量影子,这些影子有的出拳,有的挥掌,有的点指,有的斜踢,招式各异,千奇百怪完全没有一式重复的。

不多时,只听扑通扑通的声音不断传来,却是那些围攻神秘人的魔教高层尽皆倒在地上。紧接着漫天身影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那神秘人。

“这……这……还……还是……人吗?”远处的魔教弟子吓得双腿发抖,口齿不清。要知道这些高手乃是残月神教的高层,武功高强让人仰望,没想到这么多人居然还不是神秘人一合之敌,那神秘人该有多强?

“你这是去哪里啊?”一道幽幽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冯林脸色大变,急忙停下身子。

在前方三丈远,一个黑衣斗篷的男子施施然地坐在一块石头上。

“你……你什么时候跑到我的前面的?”冯林脸上充满了惊惧,他自从察觉到情况不妙就第一时间跑掉,可没想到还是躲不过去。此时冯林心中怨恨那些人办事不利,居然没有为自己争取多余的时间。

“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你自己了断吧?”张枫没有回答他的话,自顾自的说道。他知道冯林已经认出自己了。要不然为何在他出手的时候就吓得远远跑掉?

“教主,教主,求求你。你饶了我一命的,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冯林跪在地上嘭嘭磕头,他非常的用力,额头的鲜血都磕出来。他贵为残月神教的教主,掌握无数人的生死,享受数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他的心已经被腐蚀了,他变得贪生怕死,阴险狡诈。想到死亡。冯林只觉得无边的恐惧袭来,他疯狂地颤抖。

“你真让我失望,当年反抗我的勇气哪里去了?”张枫一步一步走进。

“勇气?我的勇气去哪里了?是啊,我以前也是不怕死的?”冯林愣住了。

“哈哈,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冯林站起身,笑得苍凉。他知道张枫的不准备放过走进了,于是想要死得有尊严点。

“有一个问题?你的弟弟去哪里了?”张枫举起右手停在半空中,轻笑道。刚才出手攻击自己的,可没有他弟弟冯山。

冯林脸色大变。他最怕对面这个可怕的男人想要斩草除根。

“他看不惯我的所作所为,已经和消魂离开神教。”冯林面色复杂地叹道,当年弟弟带人离开。他还发了老大的脾气。现在想来,他只觉得当年没有拦下两人是一生中最英明的决定。

“离开了也好,平平安安才是福!”张枫赞道,他早已放下仇恨,当年他们兄弟背叛自己也已经不再意了,他的心胸已经不会为了小小的恩仇而斤斤计较。

“谢谢。”冯林听出他似乎不想找自己弟弟的麻烦,忍不住感激出声。冯山是他在世上最亲的人,要是因为自己而害他被杀,他哪怕是死也不会安生。

“你可以去死了!”张枫脸上一整。右掌悍然拍出,速度比雷电还要快上三分。

冯林可是始终戒备。可惜张枫速度实在太快了,哪怕冯林也只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当他双手刚刚横于胸前。张枫的右掌已经结结实实地按在他的胸膛上。

嘭!噼里啪啦!

一股排山倒海的劲道霎时奔涌而出,冯林知道自己的五脏六腑连同胸前的骨骼都被他的掌力生生震碎。

张枫虽然隐居张家谷,可这些年来他不仅武功全部恢复,更是上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境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不过张枫知道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人可以接住他一招而不死的。

“差一点……”冯林不可置信地看着张枫,缓缓地倒下。真可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他差一点就抵挡住。可惜这一点的差距,让他步入黄泉之中。

“差一点?差一点?当年我告诫你多少次?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你依旧原地踏步,真让我失望透顶。”张枫语气充满了萧瑟,有种求一敌手而不可得的孤寂。

当张枫提着冯林的尸体来到演武场,整个魔教顿时大乱,所有的高层尽皆被杀,那该由谁继续当教主?有的人居然跑到张枫的面前,请求他统领残月神教。

张枫嗤笑一声,残月神教的教主在他眼中又算的了什么?他当即以生死符控制不少人,让他们把火油,木柴摆放各个殿宇,屋室周围。

魔教因为高层尽皆被张枫击毙,以至于群龙无首。虽然他们知道张枫的意图,可却没多少人来阻止,反而不少教徒趁着现在大乱,把一些值钱的东西顺手牵走,而后立即跑下山去。

残月山位于昆仑山脉,地势高峻,终年积雪。不过此时峰顶红霞漫天,犹如火山将发。

峰巅的残月神教总坛被张枫一把火点燃,而后不理会疯狂掠夺的教徒飘然而去。他行走在冰滑的路上,看其闲庭信步的样子,可每一步都有四五丈。

就在这时候,但觉地面微微颤抖,天上白雪缓缓滚落而下,紧接着后方隐隐有雷声轰鸣。地面颤动越来越大,天上落下的白雪也越来越密集,不多时,隐隐的雷声已经变成震耳欲聋的大响,

张枫趁机回头看去,见峰顶因为高温把冰雪消融,产生雪崩。那雪崩从峰顶一路滚落,沿途裹挟大量的积雪,不少岩石也随之而下。随着时间的流逝,雪崩的声势越来越大,到了半山腰好似群山崩裂,海啸肆虐,天地之威在这一刻显得可怖可畏。

越来越巨大的雪崩滚下,巨响犹如天崩,在这股天地伟力面前,张枫神情变得非常的严肃,他速度顿时再次加快,好似一道模糊的影子。远远望去,就会发现一道黑影化为匹练般的黑芒以极其快的速度下山,那恐怖的雪崩犹如洪荒巨兽,在他后方追赶不休。

残月峰那蜿蜒崎岖的道路,通通被张枫忽视掉。时间紧迫已经由不得他东转西弯。张枫奔跑的路线乃是直线向下,不管断岭还是绝壁尽皆被他以无上身法跨越而过。张枫的速度越来越快,隐隐的他双脚逐渐离开地面,身轻若飘絮,迅疾若惊雷,四周飘落而下的白雪成为他最好的借力对象。

远远的可以发现,张枫的身影和后方的雪崩距离在一点一点的拉大。

呼!

从百丈悬崖上飞跃而下的张枫,好似苍鹰扑食,又快又迅疾。他一脚踩碎一块大石,而后倏然间化为黑影朝东方激射而去。地面终于平坦,张枫知道自己已经下了山峰,一颗心终于安放在肚子里。

在张枫刚刚离去不久,那团巨大的雪崩轰隆隆地砸在地面上,霎时间地面剧烈的震动几下,天神一击恐怕也不过如此。

强烈的冲击力朝四面八方席卷,越远气浪越小,到了张枫身子的位置,气流的力道也只剩下能吹乱他的衣衫罢了。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自从魔教在雪崩中全军覆没,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正道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出来。对于带给大家自由的神秘人,正道武林人士心中充满了感激。

那场雪崩过后,神秘人再也没有出现在江湖中。

从此江湖上留下许多的版本。有的说神秘人杀上魔教,打得极其惨烈,从而引发恐怖的雪崩,最后神秘人和魔教尽皆被掩埋在雪崩中。还有传闻说神秘人是一个隐士高人,不忍武林疾苦于是出山灭了魔教,而后继续过着隐居的生活。居然还有传闻说神秘人灭了魔教,从而得道飞往仙界。

不过不管如何,这一战过后,神秘人成为了武林神话。大家不知道他的名字,故而尊称他为‘隐帝’,受后来的武者所敬仰。

隐帝如彗星一闪而过,但却留下无比璀璨的辉煌。

(全书完)

ps:ps:本书居然写了两年,我自己都没脸见人了。这次恢复更新,什么都不求,哪怕所有人都是看盗版,我也不会说什么,是我对不起大家,我没脸要求什么!

不管如何书结束了,心中终于不再愧疚了。本书林林总总断更几次,最大的问题还是自己不够坚持,恒心不够,对于那些能始终不断更的作者,我只有拜服了。

至于下本书,暂时没有想法,没有保证坚持下去,还是不要把读者搞得七上八下的好。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