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结局

小说:罪爱贪欢作者:玖十四更新时间:2019-03-26 05:31字数:335509

胡桃的心都在打颤,冷风吹过,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干什么?当然是要把你推下去!”

元风说着,就佯装的用力推了推她,吓得胡桃哇哇叫了起来,她赶紧抱住元风的胳膊,“别别别,推我下去,你也会被抓走的!”

胡桃看元风不像是在开玩笑,心里哀嚎着,早知道就不来这个聚会了,也就不会被元风给碰见了!

难道她的小命,真的要在今天就完结掉吗?

她的眼角闪烁着泪花,半个身子都已经被元风推到外面去了。

“那你还敢不敢对我发火了?”

元风将人拉了回来,眼中满是调侃,他还没跟她玩够,怎么会舍得让她死呢。

“不敢了不敢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自己的小命都已经被人拿捏在手里了,还谈什么颜面问题?她本来就是个小女人,人家不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吗?

失重的身体被人拉了回来,她被元风抓在怀里,瑟瑟发抖。

过了片刻之后,她就着元风的胸前,狠狠地咬了一口。痛的元风倒吸一口冷气,将人抓了起来,抵在墙边,低头就咬住了胡桃的唇畔。

胡桃挣扎着,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男人强悍的占领了她的封地,差点让她窒息的晕过去。

“眼光变差了!”

元风喘着粗气说道,那个男人哪里比他好了?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老男人,脸皮都已经耷拉下来,这女人怎么勾搭上的?

“跟你有关系吗?”

胡桃双颊绯红,说话的声音都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像是在对元风撒娇。

她的脾气又上来了,忘记了刚才还对元风讨饶,她推了推元风,对方却丝毫没有动作。

“生完气了,该回来了吧?”

元风抚着她的脸颊,那细腻的皮肤如同凝脂般,令他爱不释手,只迷恋一个女人,对过去的元风来说,恐怕是不可能的。

可是现在,他除了胡桃,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兴趣。

胡桃心里一动,抬眼望着元风的双眸,有些不确定,“你让我回去?为什么?”

“抱着舒服!”

这个答案让胡桃有些失望,但起先听见他让自己回去的话语时,她一瞬间很开心,似乎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听他的这句话。

怀里的小女人有些别扭,她嘟囔了半天,在元风的怀里点了点头。

他们谁都没有提起傅安萱的事,那件事就像没有发生过似地,他们依旧过着以前的那种生活。

只是……胡桃越来越贪心了,她想要元风的全部,而并不只是床伴这么简单。

当她自己发现了这个变化时,几乎已经抽不出身来了,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爱上了元风。

而爱情在他们之间,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

元风有自己的未婚妻,虽然他对林菀没有感情,但却是家族之间的联姻,关系到他在家族内的地位。他怎么会放弃垫脚石,去娶一个无法带来利益的风尘女子?

胡桃一直在幻想,直到那天,元风的未婚妻将她推下了楼,她的小腹一阵抽痛!

殷红色的血从她的双腿间流出,她看见林菀阴毒的眼神,还有那嘴角边挂着的得意。

她是个女人,本能告诉她,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个宝贝,那是她爱着的男人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

那就是一场噩梦,一场让她永远都不能忘记的梦魇。

而更让她绝望的是,元风似乎根本就不关心这些,那个孩子,他们俩的孩子死了,可他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出难过的神情。

天气渐渐转凉,胡桃的精神一直不太好,失去了那个孩子,对她而言是痛苦的。

如果,如果她早知道,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就不会那么冲动的去跟那女人发生争执。

她痛恨自己,也厌恶自己的无能。

眼泪从眼眶滑落,忽而一阵暖意袭向她的脸颊,胡桃回过神,就看见元风坐在床边,为她擦掉了脸颊上的泪水。

“你别碰我!”

她冷着脸,双眼带着无尽的失望。

“你又跟我耍什么脾气!”

元风皱着眉头,收回了手。

“耍脾气?元风,那个是你的孩子,你难道就不难过吗?”

胡桃望着他毫无波澜的脸,嗤笑了一声,“你怎么会难过?你根本就是个无心无情的人!”

“我对你还不好吗?你想要什么,我什么时候说不了?我让人来照顾你,伺候你,你有力气了,来跟我说教?”

“你如果有心的,为什么不为我们的孩子报仇?对,你是给了我物质上的满足,那你的心呢?你有没有爱过我啊?”

胡桃泪眼朦胧的望着元风,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清元风此时此刻的表情。

曾经,她警告别人,不要对男人动心,不要爱上他们!可是现在,她自己却犯了这样一个错误,而她爱上的男人,却是一个无心也无情的男人。

他根本就不爱她,只是喜欢她的身体而已。

“我给了你这么多,还要我爱你?”

元风站起身来,背对着胡桃。

他有太多的东西想要拥有,家族里的地位,公司里的权利,那些人无时不刻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就连他的婚姻也要经过精挑细选,确认能够给他带来利益的女人,才会入了他的眼。

他不需要爱情,活了近三十年,元风一直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生活,他不需要情爱。

可就在刚才,胡桃哭着问他,爱不爱她的时候,他突然就犹豫了。

爱吗?什么又是爱呢?

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他避开了胡桃的眼神,有些狼狈的逃离了这间房间。

关上门,他听见胡桃的哭声从里面传来,胸口顿时传来一阵阵的刺痛,那哭声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他的心脏,快要破碎了。

最后,胡桃还是离开了,她没有带走一件衣服一件珠宝,她把这一切都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让他孤独的继续生活下去。

“真的忘记他了吗?”

傅安萱坐在一边,胡桃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早就忘了。”

“我还没说是谁呢。”

胡桃被噎了一下,她气恼的瞪了傅安萱一眼,不自在的拿起杯子,往嘴里灌了一口凉水。

屋外下着绵绵细雨,店里的生意还不错,有些人只是来躲雨的,但甜点和咖啡的香气,却引诱着他们的味蕾。

“那你跟颜子瑜呢?都已经第三个了,还不打算嫁?”

胡桃瞟了一眼傅安萱微微隆起了小腹,揶揄道。

“穿婚纱不好看,等生了再说呗。”

傅安萱满不在乎的说道,一手抚着自己的肚子,笑看着颜向阳和颜思君,他们静静的在一边画画,不时的相互打闹一会儿。

“铃铃”两声,挂在门上的风铃响了起来,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店铺。颜向阳大叫呃一声,“爹地!”,丢下画笔,就向颜子瑜跑了过去。

颜思君也跑过来,被颜子瑜一把抱了起来,亲昵的亲了两口,随后往傅安萱这边走来。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男人,傅安萱一看,就识趣的跟着颜子瑜离开,去到休息室。

胡桃的脸一下子就变得不自然,她想要跟着傅安萱一起离开,但却被傅安萱看了一眼,就止住了脚步。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拿起水杯,却发现里面已经没水了。

“你还爱我吗?”

元风显得十分的镇定,拿起了一旁的水壶,往她的水杯里倒了水。

“说什么鬼话!你脑子进水了吗?”

胡桃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情绪,手有些发抖,可元风却一直看着她,双眸炯炯有神,像是要弥补这几年来的思念。

她不敢看元风,眼角一直撇着他,他的面容已经有些沧桑,向来干净的脸上,此刻却生出了些许的胡渣,带着成熟的颓废。

原来花花公子的形象,一下子变成了稳重的大叔,让胡桃的心又砰砰跳了起来。

她按着自己的胸口,暗骂着自己犯贱,以前被他上的还不够吗?为什么只要他出现在自己眼前,就像是受到了磁力的吸引,不自觉的就想往他身边靠去?

“胡桃,我可以爱你吗?”

胡桃又被元风吓到了,她看向元风,突然有些害怕。

她害怕自己的付出,会又一次受到他的践踏,店里的声响突然一下子就停止了,仿佛这个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我的爱已经死了,我不会再爱你了。”

胡桃冷静的说道,此刻,颜子瑜跟傅安萱走了出来,元风的眼神闪了闪,不再言语。

他似乎变得沉默寡言了,以往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已经被冷酷所取代。

“小桃,过几天,我得跟子瑜去养胎,元风会留下来帮你的。”

“你!你才几个月,就要养胎了!”

胡桃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刚才冷静的表情,瞬间破裂。

“还有啊,向阳和思君也会跟我们一起去。”

傅安萱没有在意胡桃的暴跳如雷,对着她露出一抹温和的笑靥,随即跟颜子瑜上了楼,收拾行李去了。

元风露出了好看的笑容,微微靠近胡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胡桃的耳根发红,她瞪了元风一眼,有些气急败坏。

她终于明白傅安萱刚才问她的问题了,原来她早就知道元风回来!

不过,如果她肯轻易认输,就不要叫胡桃了!她扬着下巴,露出了冷笑,“是我好好照顾你!”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激起了电流,他们的爱情,能否再次开花,然后结果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