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未完待续

小说:小后妻作者:木之旖更新时间:2019-02-16 03:18字数:1266708

四百多个日子迎来了《小后妻》的完结。品书网 首先感谢亲们的陪伴,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亲出来冒个泡,让我知道还有人在看文。其次感谢亲们的支持,每每看到亲们的票票、鲜花、钻石和留言,我心里跟灌了蜜一样。说实话,当文文要完结的时候,我心里不是舒了一口气,而是有些不舍,甚至忐忑。每天定时定点的写文不知不觉中成了我的一个习惯,我感觉自己就像在养花,撒下花种子,每天怀着不同的心情观看它成长,终于有一天它要开花了,不由地担心它会凋零。此时的我就是这种心情,我忍不住会想文文是否对得起读者,文文是否合格。作为一名写手,我希望写的文章能够得到认可和肯定,这很难,不过不要紧,我会一直努力。顺便说一下,番外会不定时更新。

------题外话------ 有人说,每个故事都是未完待续,只有省略号,没有句号。

夜乃晨曦子只是微微一愣,漫不经心地说:“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

躺在床上揽着心爱的人,覃劭骅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钱彪逃了”。

人生有很多场角逐,谁输,谁赢,谁说的对,谁说的错,没有人能说得准。

两人嘴角都翘起一抹自信的笑,到底结果如何,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不妨拭目以待。”

“很抱歉,你没有那个机会。”

“既然是特权,那么也一定会有特例,我相信我就是那个特例。”

邪魅的男人并没有半点退缩,他同样勾了勾唇。

温润的男人只是淡淡一笑,慢慢地陈述道:“因为我把这个特权只许给了一个人,除他之外,谁都不可以”。

“为什么?难道现在我们还不算朋友吗?”

对方没有一丝犹豫,就回答:“不能”。

“我能不能叫你珞?”

在良久的对视之后,那个邪魅的男人先出声打破了沉默。

两个气质出众的男人跟谈判一样分别坐在桌子的两端,一个温润如玉,他的气质不受岁月的局限,就算左脸颊上有一道狭长的疤痕,也丝毫不会折损他的风采,另一个邪魅狂狷,五官深邃,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就在覃家处在一片欢喜声中的时候,而远在浪漫之都巴黎的一家咖啡厅里却出现了这样一副场景。

不同于覃妈妈的失望,覃爸爸倒是很看好调皮的小冰山。都说人各有志,谁规定调皮的孩子就不能成大事呢?

覃妈妈的苦口婆心就这样被付之东流,好在还有小泡芙这个小孙女在,让她了却了没有生女儿的遗憾。

小冰山一说完,人就跑得没了影。

听到这里,覃爸爸忍不住将视线从报纸上移开,瞟了眼那个过分调皮的小孙子,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继而是喜悦。

还不等覃妈妈说完,小冰山马上说道:“不行,那样没准就变成书呆子了,我要跟我家老男人一样做一个叱咤风云的将军”,那气势和那模样跟小时候的覃劭骅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暮松啊,你应该多向你哥学习,他······”

“奶奶,你现在先别跟我说话,我的火箭要起飞了。”

“暮松,你哥呢?”

想到安分过头的大孙子覃赟,看了眼让人头疼的小孙子覃暮松,覃妈妈难得皱了皱眉。

而这时小冰山跑了进来,一蹦一跳的,十分欢脱,“要飞喽,看我的无敌火箭炮,刷刷刷······”

小泡芙急忙地点了点头,满脸的期待,再也不嚷着要回家了。

覃妈妈摸了摸小泡芙的头,说:“那你就在奶奶家多住几天,过几天你回去,就可以见到弟弟和妹妹了”。

一听到玩,小泡芙的小脸立马就放晴了,她拍着小手,嘴里嚷嚷道:“好啊,好啊,我要”,还不时地晃荡着两条小短腿来显示她的兴奋。

坐在一旁看报纸的覃爸爸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可很快就收到了覃妈妈一个不小的白眼。

“不可以吃,但可以玩,而且很好玩,你要不要?”

小泡芙疑惑地抬起头,用软软糯糯的声音问道:“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小泡芙,你想不想要弟弟和妹妹?”

那显得有些可怜的小眼神让人不忍心拒绝,覃妈妈眼中快速地闪过一抹狡黠,用诱哄的口气问了一句。

“奶奶,我想回家,我要妈妈······”

已经两岁的小泡芙坐在覃妈妈怀里,晃悠着小脑袋,头上的辫子跟着一甩一甩的。那孩子虽然还小,可完全遗传了她母亲的美貌,小脸蛋出奇的灵巧漂亮,十分惹人疼。可此时她却皱着那张精致的小脸,抬起头眼巴巴地瞅着覃妈妈。

相比之下,此时的覃家老宅却是另一番光景。

一向崇尚只生一胎的覃劭骅在了解到坐月子可以调养夜乃晨曦子的身体之后,竟然一改初衷,想多要几个孩子。

覃劭骅继续动着歪脑筋,嘴角和眼底都闪过一丝淡淡的邪笑,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夜乃晨曦子也只有苦思冥想的份。连被覃劭骅扒光了衣服,她脑子里还在钻研一个问题,真的可以生四胎吗?当然她马上连思考的余力都没有。

“你可能还不知道为了照顾单独家庭,已经允许生四胎了,所以我们还可以努力再生两个。生完两个,说不定政策又放宽了,可以生六个。”

“可是我们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再生就要违反国家规定了,中将同志,您应该首先遵纪守法才是。”

“我们去造小娃娃。”

“你要干嘛?”

接下来就出现这样一段营养不良的对话。

终于没有人打扰他和夜乃晨曦子独处,覃劭骅心里一阵热血澎湃,一想到那几个孩子总是在他要和夜乃晨曦子睡觉的时候,前来敲门,不是嚷着要讲故事,就是吵着要跟妈妈睡,结果他和夜乃晨曦子真正同床的日子屈指可数。今天那几个毛孩子正好不在,他要把以前的份补回来才行。

当天晚上,覃劭骅家的那几个毛孩子就被带到了老宅,方便覃劭骅和夜乃晨曦子享受二人世界。

就算是老夫老妻,可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少儿不宜的镜头,夜乃晨曦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

原本夜乃晨曦子想在覃劭骅脸上亲一口应付应付就算了,可当她慢慢凑过脸的时候,覃劭骅比她更快一步,捧着她的脸就来了一段香辣的法式热吻,看得台下的人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更有甚者站起来朝大家吼道:“怎么着也要舌吻,大伙说对不对?”

现场先是安静得过分,停顿了一秒后,立马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伴随着掌声还有起哄声,“亲一个,亲一个······”

夜乃晨曦子接过花,直视覃劭骅的眼睛,慢慢地说:“我也爱你”。

“我爱你。”

就在夜乃晨曦子震惊得语无伦次的时候,覃劭骅慢慢俯下身子,单膝下跪,捧着玫瑰花,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和郑重。紧接着夜乃晨曦子就看到覃劭骅的嘴巴张张合合好几下,那三个字就像一束光以光速射进她心里。

这时覃劭骅突然转过身,面对着她,手里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了一大束玫瑰。

此时她和覃劭骅正站在放置电影的大屏幕前,两束巨大的光圈投在他们身上,在身后映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她定睛一看才发现台下坐了很多人,第一排全是她认识的人,覃妈妈和覃爸爸,他们家的覃赟、小冰山和小泡芙,还有齐小芸一大家子,就连覃爷爷也来了,这么大的阵容,让她隐隐感觉接下来会有不同寻常的事发生。

过了很久,眼前才渐渐地变亮。这时覃劭骅侧过头,看着她,那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但似乎与平常有所不同,在温柔之外好像又多了一丝其他的东西。还没等夜乃晨曦子看清楚,投射在她身上的聚光灯照得她眼睛有些发酸。

过道的灯很暗,而且过道很长,好像没有尽头一样,好在覃劭骅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

夜乃晨曦子忍不住偏过头,就看到覃劭骅眸子里的晶亮,她心里不由地怀疑,难道她猜错了?

覃劭骅只是嘴角带笑,并没有回答,拉着夜乃晨曦子的手就往里走。

“看电影?”

结果她发现车子绕了很久,最后却在电影院门口停下,她只好无奈地笑了,看来她家男人还是不擅长制造浪漫。

在意识到不是回家的路后,夜乃晨曦子抬头看了覃劭骅一眼,看到覃劭骅扬起的嘴角,她选择保持沉默,不过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期待。

跟覃劭骅相处久了,就算不说话,就算什么都不做,夜乃晨曦子依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哪怕这个男人从来就不懂得什么风花雪月,也不懂得如何讨她欢心,可她就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并且非他不可,就连一贯的沉默在她看来都是温馨。

抬头间,两人相视一笑,就不再说话了。

“可我怕你着凉。”

“我不冷。”

不等夜乃晨曦子走过去,覃劭骅就已经走到她面前,牵起她的手往外走,随之,她身上就多了一件大衣。

纵使周围有很多人,他们只要一眼就能望见彼此。

夜乃晨曦子微笑地看着排队等候与两位老人握手的人群,慢慢退出包围圈。一转头就看到那个站在台柱前望着她的男人,看样子男人应该来了很久。

坐在旁边的人先是一惊,继而怀揣着激动的心情伸出手要跟两位老人握手,在他们看来,能和这样的泰斗握手是在光荣不过的事了。

随着夜乃晨曦子话音落下,聚光灯突然投射到观众席最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在那里坐着两位老人,一个儒雅谦和,一个和蔼可亲。人群中立马就有人认出这两位老人,“是唐老和齐老”。

“不错,这幅字帖正是出自齐老先生之手,而此次的书法展正是为了纪念这两位老先生。”

被这么一提醒,大家才忆起那个在二十多年前风靡整个华夏的京城三圣,以书香门第著称的唐家和齐家,以及那两位被称为大小书圣的唐郁德和齐泓燊。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惊呼出声,“是齐老,是齐老的字。”

紧接着画面斗转,屏幕上显现出《周易》中流传甚广的名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或许很多书法家都曾尝试将这两句话印在纸上,可真正能将其神韵挥洒出来的寥寥无几,而屏幕上的那两行字显然写出了字的精髓,也刻出了字体的气韵,将字、形、体的精元诠释得淋漓尽致,更是道出了字的精魂。照目前来看,恐怕很难有人超越。

“相信大家对这幅字画并不陌生,没错,它出自于京城三圣当中的大书圣之手,是一副不可多得的佳作。”

就在大家以为出现突发状况而人心惶惶的时候,屏幕突然亮了,赫然呈现的是一副失传已久的字画:《遗墨韵然》。

说到这里,夜乃晨曦子停顿了一下,偏转头,附在一旁的工作人员耳边说了句什么,紧接着场下的灯光突然变暗。

面对记者的刁难,面对台下无数射向她的视线,夜乃晨曦子非常从容地站起身,拿起话筒,脸上带着一抹风清月朗般的淡笑,慢条斯理地说:“或许很多人对这次的书法展存在质疑,亦或是想当然地跟我的夫家扯上关系,我在这里郑重地声明,此次书法展无关我个人,也无关覃家,只关乎两个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的长辈”。

“渫小姐,请问这次书法展是以你个人的名义举办,还是以覃家的名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