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我已是神

小说:这个宫主很腹黑作者:云云裳更新时间:2019-04-21 11:09字数:522659

丹真嘴角浮起一个讥诮的笑容:“你说的对,我也会死言罢从她身旁走过,再也不看她一眼。那白色的斗篷沙沙作响,洒下一蓬淡青色的雪花,渐渐模糊了紫萱的眼睛。

丹真缓缓来到昏迷在雪地上的朝颜身前。

朝颜方才就置身涟漪的核心,却似乎并没有承受太大的爆裂之力,身上看不到一丝伤痕,只有一抹妖红的血迹,静静绽放在她眉心之间。她侧卧在雪地,胸前微微起伏,仿佛已进入了另一场梦魇。

丹真注视着她,突然一扬手,一道青光猝然而起,从朝颜眉心处直透而过。这一下变化太为突然,怀玉和南宫爵二人欲要驰援,已然不及。

朝颜一声痛苦的呻吟,她眉心处隐然有一团血影破体而出,向丹真手上飞去。

丹真将来物握在掌心,眼中透出一丝深深的笑意,突一用力。五道夭红色的液体,从她指间渗出,她阖目抬头,将掌心缓缓印在额头之怀玉和南宫爵二人望着丹真,脸色渐渐沉重——三只青鸟的血,终于还是被她完全汇聚!

天空中,已渐渐沉寂的梵唱再次鸣响!

宁静而空明的苍穹再次变为浓浓的青色。整个世界,宛如笼罩在一片幽寂的青光之中,摇曳不休。

朝颜全身都因痛苦而颤抖,但神智却似乎渐渐清晰,她茫然回头,望着周围·突然目光停伫在紫萱和小瞳身上。她的泪水怔怔而下,轻声道:“殿下——”

丹真也不看她,踏着一地鲜血,一步步向怀玉和南宫爵二人走来。她光洁的额头印上了五缕夭桃般的痕迹,衬着她白衣如雪,庄严宝相中,更透出夺目的风华。

正在伏地讼经的藏密大师们似乎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齐齐抬起头来,虔诚而畏惧的仰望着踏雪而来的白衣空行母。

她在怀玉和南宫爵二人面前驻足。

“我从你们眼中看到了仇恨。为好友复仇·憎恶我的所为,都是很好的理由,然而——”她淡淡一笑,对怀玉道:“你的心底,只有杀戮本身。”

怀玉冷笑不答。

丹真轻叹道:“我本来也想杀了你。然而我方才鲜血加额的瞬间,突然改变了主意。”

她仰望星空,道:“天地运行,众生轮回。其实并没有一开始就注定的命运。而你我这样的人,一次次企图重新选择,一次希望凭一己之力将命运逆转·正是这些选择,最终成了我们的命运。”她的眼中掠过一丝忧伤:“因缘,最后错乱到这个样子,众生面临的魔劫,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就种下的错。或许,任何人都不该插手因缘本身。”

怀玉冷冷道:“你插手与否,都是一样。”

丹真默然片刻,轻叹了一声:“你说的对。”

“既然你我都已经明白,那么——”她轻轻抬起衣袖:“接恒河大手印罢。”

恒河大手印!

传说佛陀在灭渡前留在凡间唯一克制魔王湿婆的法宝。听说这几个字·诸藏地大德们都禁不住全身颤抖。

纷扬的落雪停止了飞舞。那一瞬间,万物的核心似乎都被抽空。

只见她白色的衣袖似乎被微风扬起,她的手在月色中轻轻划开了一道弧圆。这一划毫不着力·仿佛只是轻轻拂去鲜花上沾染的晨露。然而正是这不经意的一拂,这雪山、这寒冰、这落雪、这星、这月、这人,似乎都如同宇宙本身的渣滓,被她轻轻拂去一般!

朝颜的脸色陡变。这恒河大手印的起手势,原来她曾经见过!

就在乐胜伦宫中,怀玉曾经带着她,以湿婆之弓的力量,借此招冲破乐胜伦九重伏魔锁!

然而·同样是这一个起手势·却在丹真手上展现出完全不同的姿态。

如同明月与烈日的对比,丹真的此招·更为优美、柔和—或许也更接近此招本身。

大地深处传来一声隆隆裂响,岗仁波吉峰顶沉寂千年的积雪·突然宛如受了诸天神魔的召唤,一起呼啸、一起跃动!

重重积雪宛如不周山坍塌时倾泻的炎天,以吞噬八荒、覆盖万物的威严,奔涌而下。

这足以震天捍地的雪崩,终于还是引动了。

大地拆裂,数十藏密大德几乎站立不住,眼中也透出浓浓的惶恐——为这终于无法避免的末世天劫而惶恐!

天河乱泻!

丹真站在崩雪中心,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手指又是轻轻一拂。

这个手势,和刚才的完全一样,只是方向却截然相反!

大地的颤抖停止,无边阴霾瞬息一扫而空,大地又是一片纯净的琉璃境界一块岩石,一片落雪,都还在原来的位置上,毫发无损仿佛方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丹真的手就静静虚悬在夜风之中,仿佛那被她发动的诸天灭劫,又被她轻易凝止在掌心。她就是一切的守护者、调和者,一切秩序的定义者、维护者,一切力量的发动者与归往者。

她就是这凡世上唯一的神祗。

她注视着怀玉,淡淡笑道:“平心而论,这一招你能否接下?”

怀玉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良久,嘴角浮出一个冰冷的微笑,道:“恒河大手印共有三重变化,我只想知道,这最后一重是何等样子。”

丹真冷笑收手,道:“恒河大手印有无数传说。其实,每一种都是真的。它既是佛陀留下的降魔大法,也是西王母最强的招式。传说大禹登上天庭之后,向始祖之神伏羲、女娲要求见识天下最强的剑法,于是伏羲用昆明池下的劫灰铸剑、女娲创造出剑奴皇鸾——也就是后来的西王母。”

“皇鸾诞生的目的,本是为禹演练一招极天人造化的剑法。此招既是天下最强的剑法,也含有天下最强的诅咒——出此招者,将一切遗忘,直到下次青鸟之血汇聚;而见此招者,则会在中途双目破碎。因此,这所谓至美之一招,其实是不可见的。这是女娲对狂妄的禹开出的一个玩笑,一个惩罚。”她注视着怀玉,叹息道:“你比传说中的禹还要狂妄,但如今,还不到这一招来惩罚你的时候。”

她摇了摇头,又道:“你可知道,为何十万年来,绝无人能抵挡此招?”

怀玉不语。

丹真眸中透出深深的笑意:“因为这就是神的力量。你可以拿起湿婆之弓,那不过是因为你是湿婆在凡间选定的化身。

你也可以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但你还不是湿婆本身,你的力量,是借助神的荣耀而存在,你,却只是凡人。”她的目光在怀玉与南宫爵二人身上游走,缓缓道:“我们三人,拥有相同的觉悟的机遇,不过至今只有我得到了。我如今不需借助西昆仑石,就可以运用毗湿努的力量;我无需用剑,却可以施展西王母的至美之招。在我面前,你们现在如同蝼蚁。——因为我已是神。”

南宫爵眉头紧皱,似乎陷入沉思;而怀玉脸上只有冰冷的笑意。

丹真长长叹息一声,对怀玉道:“你本来可以拥有诸神中最强的力量,然而你却不相信神明。这,就是你坠入魔道的根源。”

怀玉淡淡笑道:“我所相信的,正是你不敢相信的。”

丹真皱眉,良久,叹息道:“看来,这一切已是注定。”她结印胸前,道:“此招的最后一重变化,我已通过潜龙珏注入一人的体内。若你依旧如此执迷,那么,终有一天能从她手中见到完整的恒河大手印。不过,或许你不会盲目,因为那个时候,也是你正式脱离人的界限,坠入魔道的一瞬,是魔非人,则不受此诅咒制约。不过,更多的诅咒将从此跟随着你,永世无法摆脱。”

怀玉一笑,抬头看了看青色的天幕,道:“月已东顷,大师还不到示寂的时候么?”

丹真望着他,眸中寒光隐动,似乎刚脱离尘缘的她还未能完全超脱喜怒哀乐,然而她瞬即平静下来,微笑道:“你难道不想知道那人是谁么?”

怀玉脸色一沉。

丹真笑道:“是步如玉。”她并不理会他眼中升起的杀意,缓步从他身边走过:“你不必愤怒。正是这股注入她体内的力量,能再延续她三个月的生命。其实,她早就已经死了,奇方异术,穷极想象,这样强留她在人间,难道不是一种罪?”

怀玉望着她的背影,一时心头竟涌起了一种难言的感觉。

她重重长叹,在峰顶岩边止住脚步。天色青苍,似乎已有了破晓的痕迹。寒风吹动她白色的衣衫,在亘远的天地之间,却是如此的寂寞。

她遥望着透出一抹嫣红的地平线,声音突然变得很轻:“恒河大手印已出,我的记忆便将消散……与你的约定,也算是完成了吧……”

她合十胸前,声音仿佛空清的晓风:“浮世无驻,空去来回。有者无因,遂而生悲。既见菩提,复云吾谁?一朝舍去,大道盈亏。”

白衣飘飞,晓风将她的声音约吹越远,这一代白衣噶举派多吉帕姆、青鸟族信奉的西王母、毗湿努留在尘世间力量的主导者,就这样立于岗仁波吉峰顶,祥然示寂。

最快更新,请。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