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番外:假面舞会

小说:爱上我的心理医师作者:玉木枝更新时间:2019-02-16 03:21字数:152998

msn收到青珊发来她婚礼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商店挑选晚上假面舞会上需要的礼服和面具。

全校每年的交换生来来去去,每年欢送一次,不同的面孔,哦,不同的面具,我实在提不起更大的兴趣。甚至连为什么教授一定要我代表学院参加的原因都忘记了,反正从大一开始,他就在我拒绝参加的时候告诉我,“亲爱的chris,今年你一定得去,这么漂亮,交个男朋友好吗。你太不爱社交了。”

他看了我一眼,还意味深长的补了句,“或者,交个女朋友也可以啊。”

教授对我所有的专业和论文赞不绝口,可一说到我与人的交往他就皱眉。

我说,“我只需要和病人打交道就行了。”

教授从厚厚的镜片后抬起头,告诫我,“这样可不行,一个优秀的心理医师,不是只懂得治疗,而是要学会释放。不仅指病人,也包括你自己。”

我内心没压抑什么,也没什么好释放的,我只是觉得大多人太无趣而已。

这句话我没有说给教授听,只默认着他的话,不准备和他继续辩解下去,毕竟,他也只是让我去代表学院去参加一个舞会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

青珊是我从小到大最亲的人,是我的妹妹,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也许她爱着我,我能感觉到,但我对她,向来只是亲人。知道她要结婚了,我思索了一阵,还是必须问她,青珊,他好吗,你爱他吗。

我知道,一个不爱对方的人,没权利这么问,但是我关心她。

她回我,他挺好,我蛮喜欢他。

我听了,沉默良久,相信这是青珊的真心话。这挺好,唯愿有良人陪她白首。

圣曾经问我,芊芸,你这么优秀这么漂亮,到底什么样的男人能配得上你。

我反问他,你能配得上,为什么没追我看看。

他英俊的脸上闪过笑意,芊芸,你知道我的,可别爱上我。

我也笑,不会。

确实,自小,家里长辈们似乎很看好我和冯圣,在来美国之前,我们几乎如影随形。而今,他还为了追随我,也考到斯坦福来。

但我们之间,确实只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仅此而已。

也许我爱女人?虽然是学心理专业,但其实自己也不能确定,因为毕竟我还没爱过任何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

常常面对为情所困的咨询者或病人案例时,我一个毫无爱情经历的人,能为他们把问题和情绪解决得很好。

许多事情,大概,真的只需要靠天赋,而不是经验。

可其实,我并不能真正理解他们。我觉得,人类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人们作茧自缚,它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毫无意义的东西。一种身体里的化学信息物质分泌,最最低级的一种而已。

这样的认知,被打破在大三这年这个假面舞会上,直到看到角落里那个不顾规则摘掉小白狐面具的人,我坚持二十二年的世界似乎有了不一样的激荡。

由于一个认识我的人喊了我的名字一声,于是许多人知道了带着野狐狸面具的这个人,是斯坦福心理学院专业最好颜值最高也最难征服的冰山美人。

于是,我开始独自一人疲于应酬刚过青春期的美国男孩子们带着征服*的热烈荷尔蒙,想着回国过圣诞的冯圣要是在,至少也可以帮我挡一挡。最后,着实喧扰,我迫不及待想要离开。

往门口走去,路过冷餐桌的时候,瞥见了她。

右手拿着小白狐面具,左手握着一杯香槟,坐在冷餐桌后的角落位置,微微低着脑袋在想什么。

我很好奇。大概是因为舞会上所有人都在热情似火,都在忙着交谈勾兑,她显得格格不入。

不由得放缓了步子,仔细瞧她。老实说,这个女孩子的侧颜并不算惊艳,但是在光影里,你能看见她白皙的皮肤泛发着细腻,她闪动的眼眸里,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勇敢,也可以说是年轻的莽撞,那莽撞里带着一片清澈。

说不清那种感觉,这很难解释,却让我难以控制住对她的好奇。好吧,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愿意承认,是我认为最最低级的荷尔蒙起了作用。

她似乎感觉到我在看她,抬起头,诧异的看我一眼,冲我礼貌一笑,又低下头去。

鬼使神差,我竟然没那么想要离开了。我给自己的理由是,大概出自一个心理医师看见一个满腹心事情绪落寞的人,被勾起了职业习惯而已。

我端起冷餐桌上一杯香槟,绕过桌子一段,朝她走过去。

香槟递到她面前,说,“陪你喝一杯,小白狐?”

这是让我自己也诧异的,从未有过的对一个陌生人的温柔语气,甚至,还带着连我自己也羞于承认的挑逗意味。

她抬起头望着我,半晌,说,“谢谢,你坐下来呀。”

举起手中的杯子与我的碰了碰,清脆作响一声,伴随她感激地看我的眼神,让我心里一瞬间怦然心动。

“怎么了?”我问她。

她没回答我,倒是指了指我的面具,“你不把它拿下来我和说话?”

我笑着摇头。

她也没再坚持。

这才回答我说,“今天我生日。他没来。我发觉我好像真的很喜欢他了。”

她笑着,明明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她说着眼里却是我从未见过的坚定明亮。

我看了看腕表,十一点五十分,不知道怎么就拉起她,说,“生日快乐。走,我们去看烟花。”

学校每年平安夜晚十二点持续半个小时的圣诞烟花,是我从来也没有去凑过的热闹,我总觉得那太过短暂和绚烂,也太过美丽,不真实,太容易让人孤独。我不喜欢这种情绪。

可不知道为什么,愿意陪她去看,愿意让她觉得今晚错失了一个人,但没错失烟花绽放,愿意让她的遗憾少掉哪怕那么一点点。

我们并肩而立,似有雪花纷飞,烟花璀璨,夜空炫目。

她仰着头,笑得灿烂。

我看着她,一度觉得这一刻是永恒,我们可以一直这么并肩站下去。

她手机却响起,我见她兴奋的接起来,喊着,“诸凡!”

“好,我马上过去。你等我啊。”她匆忙对我说声再见,几乎跳跃着跑开,转念想起什么,又回身看着我,笑着说,“谢谢你。”

我看着她,直到她礼服的火红色消失在平安夜的夜色里。

我重新抬头看烟花,如同那夜空里无尽的绽放,心里突然展开万般从未有过的云霞叆叇,世界仿佛风光旖旎。那一刻,我知道,我爱上了一个人。一个女孩。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