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小说:姻差阳错作者:冷清凌更新时间:2019-04-21 03:10字数:114997

  生活就这样继续,有的人离开,还有的人回来。

  圣诞节前夕,许碧宁去机场迎接了自己放假的老哥光荣归国。

  回到家,她掏出钥匙打开门,顺便将茶几上放着的前些日子收到的邮件递给他。“唔,你的信。”

  信是从许俊驰的母校寄来的,看封面是集体印刷品。他放下行李,轻快地把信封撕开,抽出里面的东西看了看,然后伸手将它递给许碧宁。

  “送你了,圣诞礼物。”

  许碧宁:“……”

  她无言地接过,那是一张请柬,许俊驰母校H大校庆。因为是整数年的校庆,所以特地举办了许多大型活动,广发请柬,邀请了很多旧校友。再看后面详细列着的密密麻麻的日程安排……新教学楼落成典礼,讲座,学生艺术团歌舞表演,圣诞舞会……

  “很好啊,我们学校都没办过这种活动,干吗不去?”去了还能顺便看看原来的老同学,校庆完了再来个班级聚会,完美了。许俊驰当年在学校据说也算个风云人物,这种活动他都不参加,许碧宁感到无比诧异。

  “我没时间去……”许俊驰的口气里难得有些支支吾吾。

  许碧宁看着他,夸张地扬眉。

  “定了24号去C市的机票……”许俊驰又从牙缝里挤出了一点线索。

  许碧宁开始将请柬握成一个卷,右手握着,不时在左手拍打。同时戏谑的目光紧盯许俊驰,毫不松懈。

  “……去看小鸟。”许俊驰终于妥协,说出真相。

  许碧宁满意了。

  挥挥手走向自己的房间,临走扬了扬手中的请柬。“做人贵在坦率。你的圣诞礼物我收下了,祝C市旅途一路顺风~当好你自己的圣诞礼物吧。”

  被比作东西的某人有些气闷:“我是圣诞礼物,那你是什么?”

  “圣诞老人。”

  许碧宁看着手中金字灿灿的请柬,神秘一笑。

  一个小小的咖啡厅里。

  许碧宁伸出一根手指,将摆在桌上的这张请柬,从她的手边,轻巧地推到桌子的另外一端。

  对面的人阅览着请柬上的条目,似有所悟:“说说你的构想。”

  “这是一个好机会,这玩意,惊鸿哥手上应该也有一张……”许碧宁没有把话说完,只是点出了关键。两张请柬。

  颜玉抬起头,两人相视,会意一笑。

  计划拟定阶段。

  “地点选在哪?”

  “唔……这个舞会看起来不错,一对一,浪漫气氛足够。”她看了看请柬上的条目,选定了自己觉得合适的场景。

  接下来问题便来了,她像是在问颜玉,又像是在喃喃自语:“问题是,怎么能保证他们一定会相遇呢?”

  “那就要看你我了。”颜玉指着请柬上附注的一行字:“嘉凭此请柬宾均可携带一名舞伴入场。”回答道。

  计划筹备阶段。

  “谁去跟他说?”

  “当然是你。”

  “为什么当然是我?话说交情并没有好到那个份上,我去其实有些可疑啊。”

  “我跟他交情是很深。但人再傻也是有条件反射的,他现在对我的话已经普遍不相信了。”

  “……”

  计划施行阶段。

  于是,一直失意后悔宅在家里的秦鸿这天接到了许碧宁的电话。

  “惊鸿哥,你们学校校庆的舞会,你有舞伴了没?”电话那端许碧宁的声音听起来很急迫。

  “……唔……没有,说实话,我根本没打算去……怎么了?”秦鸿还想继续在家里颓废地宅下去。

  “我哥本来答应我带我去舞会的结果我衣服鞋子都准备好了他却突然有事去不了了,算是救场,请你客串一下我的舞伴吧!”

  撒谎贵在三分实,七分假,虚虚实实,这样才更具有迷惑性。哪怕秦鸿现在向许俊驰求证,许俊驰也会说自己真的有事去不了。

  “宁宁,你也知道,我现在没那个心情……干吗不让颜玉陪你去……?没有请柬的话,我的给你。”秦鸿找各种借口推脱。

  “哎,别提了,前两天我跟他闹了点小矛盾,有那么一段时间谁也不理睬谁。我原想借舞会的机会邀请他一起去,也算是找个借口和好。谁知道,就在那几天,颜玉H大的一个朋友也邀请他当舞伴,他当时正跟我冷战,所以一赌气就答应了!这下我彻底跟他闹翻了。于是,现在我就一个人了,所以惊鸿哥,行行好帮帮我吧。”

  激动的句式,哀求的语调,早就编排好的虚假理由。许碧宁演得非常卖力。

  “你们吵架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说?”秦鸿想了想,仔细劝道:“不管怎么说,你们还是不要闹别扭了,颜玉也不会是三心二意的人。你俩能在一起不容易,尽早跟他和好吧。”

  一句“能在一起不容易。”就让许碧宁的心里微微有些发酸。

  唔,秦表哥果然时时都是好心人。有这份心意,也不枉我们为了你忙活这一遭了,许碧宁想。

  “再说了,就算你真想气颜玉,你带我这个表哥去,难道会有什么威慑力么?”秦鸿的抵制之心真的很强烈,没等许碧宁开口,就先行封住了她邀请他当舞伴的另外一个借口。

  A方案被驳斥了。

  无中生有的事情总是难让对方信服,特别这个人还是对她跟颜玉都很熟悉的人。

  许碧宁决定改变计划。她抓住一个更能打动秦鸿的话头,顺着说下去。

  “惊鸿哥,我也想跟他和好啊,可我一个女孩子,直接去找他道歉总是拉不下这个面子。可要是在那个舞会上见面了呢,气氛正好,没准就能很快和解如初了呢。而且就因为这样,所以才要邀请你啊,要是我找个什么不认识的男孩子一起去,大概还会激化跟他的矛盾。”

  她对秦鸿,给出了一个“非君不可”的理由。

  另外,还要搭配上适当的恐吓。

  “你是他表哥,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他的长辈,现在他欠我一张请柬和一个舞伴,你要为自己表弟的所作所为负责,就把你自己借给我吧!”

  许碧宁牢记温润如玉告诫,抓住机会开始胡搅蛮缠。

  秦鸿最怕这一套的,他不擅长拒绝别人。

  为什么他要为颜玉负责啊……秦鸿对这种强盗逻辑感到非常无奈。

  可再一想,他也希望宁宁和颜玉能尽快和好如初,毕竟他自己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能够帮助别人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救赎吧。

  秦鸿有些动摇。

  “……好吧。”他答应了。

  钓鱼成功。

  许碧宁开始适当安抚:“惊鸿哥,其实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魅力呢。现在很流行你这种温和儒雅型的……”

  “行了,别安慰我了。”感情严重受创的某人对任何奉承都高度免疫。

  “惊鸿哥,我知道你很颓废,不过多出去走走,参加些社交活动,也能认识新的朋友不是,遭遇春天的机会也更多嘛。那就这么说定啦,到时候记得打扮得精神点,别丢我的脸啊~”说完一句意义不明的暗示,许碧宁果断挂掉电话。

  任务圆满完成。

  秦鸿听着对面电话传来的忙音,不得不将原本想说出口的吐槽复咽回到肚子里。

  宁宁……你知道你越来越像颜玉了么……

  舞会当天。

  秦鸿开车去接了许碧宁。

  她打扮得很用心,一路上还频频顾视手机。

  不用说,这一定都是为了颜玉。秦鸿稍稍有些安心,他们俩的这次吵架看来不会持续太久的,看宁宁的表现就知道。她嘴上不承认,对这次舞会却明明那么上心。

  毫无意外地,他们在舞会会场碰到了同样正装前来的颜玉。……还有他的舞伴。

  那是一个很美的姑娘,头发优雅地高高挽起,脖颈很细。

  但她最初吸引秦鸿视线的,还是那一摆红色的长裙。

  盯着那个颜色,他略微有些怔忡。

  就这几秒的视线停顿,似乎也引起了被注视者的注意,她向他的方向转过头来,轻轻地绽放了一个微笑。

  秦鸿移开目光。

  就在司仪刚刚宣布舞会开始没多久,秦鸿便原形毕露,兴味索然。

  他对许碧宁实话实说,他没心情跳舞。

  “你去找颜玉吧,我去找个角落坐坐。如果跟他和好了,不用我送你回去了,发个短信给我,我也能趁早解脱,离开这个地方……”

  许碧宁会意地点点头,心里想的却是:发短信?不可能。好不容易把你骗来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让你走。

  许碧宁离开了,秦鸿一个人找了一个不惹人注目的角落坐下。百无聊赖地看着舞池中一对对的男女执手相伴,翩然旋转。

  他果然还是不适合这样的场合,他想。

  欢声,笑语,舞步,歌曲。圣诞节。

  这种喜庆的氛围,配上他死灰一般的心情,疏离之感自然而然。

  突然,从头顶上方传来一个温软的声音。

  “这位先生,能否有幸请你陪我跳一支舞?”

  秦鸿意兴阑珊地抬起头,看见站在他的面前的,竟是刚刚颜玉的那个舞伴。

  佳人裙裾翩然,在会场梦幻般的灯光下冲他盈盈微笑。

  这个女孩子是因为知道他是颜玉的表哥所以才特意过来认识一下自己的么?秦鸿猜测。

  如果真如许碧宁所说,是这个女生主动邀请的颜玉,那么她应该还存着什么别的什么目的吧。

  颜玉这个人,女人缘一向不错。

  秦鸿又将面前的红裙姑娘打量了一下。

  长得虽比许碧宁漂亮,但以颜玉的性子,她应该是没机会的。

  那他也不要给她什么期望好了。

  秦鸿一轮心思转过,摇摇头企图拒绝这次邀约:“不好意思啊,敝人刚刚失恋,出席这种场合也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迫不得已。现下实在没心情跳舞,多谢你的好意……”

  更何况,他是真的没心情。

  不得不说,失恋使人成长,就连秦鸿这样的人,现在也居然会拒绝别人了。

  可眼前这人,他注定拒绝不了。

  对面的美女被拂了一番好意,也并不气恼,对秦鸿的拒绝词好似混不在意一般,继续说了下去。

  这回,换成自我介绍。

  “我叫齐潇,朋友们都叫我笑笑……”

  就这么一句,足够了。

  秦鸿猛地抬头,对上了一双略带笑意的眸。

  怎么会……

  难道是……

  颜玉的舞伴怎么会恰好是这个人……

  他下意识地开始在场中搜索颜玉的身影。

  随即便看到,不远的地方,颜玉正牵着许碧宁,两人一起,冲着他的方向眨眼。

  许碧宁似乎还在用口型说:“加油。”

  秦鸿刹那间全明白了。

  这是一个局。

  那两个人,根本从来没有吵过架。什么“H大的朋友”,也都是骗人的幌子。

  是颜玉拿着许俊驰的那张请柬,把齐潇带来的。

  把她带到了他的面前。

  “可否赏光一曲?”对面的邀请者似乎不满秦鸿的走神,又重复了一遍吸引他的注意。

  这次的邀请,没有像第一次那样遭到无视。

  秦鸿收回自己看向颜和许的目光,站起身来,郑重的握住齐潇伸出的纤纤玉手。

  认真地回答道:“我的荣幸。”

  远远注视着这一切的两位圣诞老人,也各自收回目光,再次相视一笑。

  属于那他们的故事已经结束,而属于那边两人的故事,才正要开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