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我喜欢你

小说:穿越成俏王妃作者:星空的烟雨更新时间:2019-04-21 03:11字数:291364

品夕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晕红的光,她从被子里拿出手,却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嗯?夕夕,你醒了?”品夕转过头的时候就看到御潇天一脸紧张。

“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御潇天的手背放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试到她的额头上并不烫时才松了一口气。

品夕呆呆的看着他,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御潇天他怎么会……

“肚子饿不饿?有没有想要吃什么东西,我让他们立马去做。”御潇天把品夕伸出被子的手放回被子里面,温柔的问道。

“我……”品夕刚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嗓子非常的沙哑,“我要喝水。”

“好。”御潇天立马转身去桌上倒了一杯水,看到品夕坐了起来,急忙扶她坐好。

“喝吧。”

“嗯。”品夕接过水,看着御潇天喝了两口。

“怎么样?头会不会晕?”御潇天在床沿上坐下。

品夕摇了摇头,把水杯还给他。

“不喝了?”

品夕点点头。

御潇天把水杯放回到桌子上后又坐到她身边。

“要不要睡?”

品夕摇头。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御潇天摸了摸品夕的脸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品夕避开他的手。

“照顾你啊,傻瓜。”御潇天笑笑。

“哦,我睡了多久了?”品夕不自在的抓着头发。

几日不见,他这么变得这么热情?这么温柔?

“睡了两天了,好久,肚子饿不饿?两天都没有吃饭。”只有喝药,还是他用嘴喂得。

想着想着,御潇天唇角的弧度加大。

“这么晚了,明天再吃吧。”

“那好,等会儿我吩咐他们做一些清淡的粥。”

“嗯。”品夕点点头,突然想起了娘和姐姐,“我娘和姐姐呢?你有没有跟她们说一声?我这么多天不见,他们肯定很着急的。”

“她们都在府里呢,不用担心。”想到那三人一直想要赖在这里,妨碍他照顾品夕,御潇天微微有些皱眉。

“那就好,对了,你怎么……回来平安城?”其实品夕想直接问的是他是不是来接那个什么什么公主,是不是想要娶她做妃。

“你说呢?”想起这个,御潇天脸上的笑意全部没有了。

当初,他原本是打算利用她完后就杀了,后来,一颗心渐渐迷失,他才决定把她一辈子都圈在身边,谁知道,她居然在协议一结束后扔下一封信就离开了,不声不响的,如果不是他派人跟着她,那这时候他恐怕要满朝地找她。

“我哪知道。”品夕嘟囔着。

御潇天从身上拿出一封信,放到她手中,“谁允许你写这个的?”

“什么?”品夕瞄了一眼,知道这是当初要离开是写给她的信,御潇天是什么意思?不允许她写这个?

“哼。”品夕把手上的信纸撕成碎纸片,扔在地上。

“你是什么意思?”看着满地的碎纸片,御潇天的眸子渐渐深沉。

“没什么意思。”品夕倒床不想要再理会他。

“说清楚。”御潇天抓着她的手臂,不准她倒下去。

“你放开我,赶紧滚回你的京城里去,当初不是说好的,以后再见形同陌路。”品夕挣脱着他的手臂,无奈,他用的太大力了,她不仅挣脱不了还弄得自己的手腕疼。

“你说什么?”御潇天眸子里染上火欲,这个该死的女人,前些日子他做了那么多,宠她,疼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结果就换来她因为协议的断然离开和现在的形同陌路。

“你放开我。”手腕被他拽地那么疼,品夕终于忍受不住张嘴咬了下去。

御潇天手上的青筋‘突突’的跳,该死的,她居然敢咬他。

“滚开。”见御潇天还不放手,品夕伸出脚往他胯下踢去。

御潇天闪身远离她的脚,他真不敢置信,她为了让他滚伸脚踢他。

“滚出去。”品夕冲他吼了一声,死死地瞪着他。

明明是要来接那个什么什么屁国的公主,为什么还要拿着这个离别信来招惹她?

当初明明说好协议结束后她离开他的视线,不会再招惹他,为什么现在还……

“好,真的好。”御潇天冷笑了一声,离开。

‘怦’门被大力的关上,屋子里静了下来。

“呜呜……”品夕躺了下来,任由泪水打湿枕头。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小夕。”不一会儿,门又被打开,李玥夜的声音传来。

品夕慌忙的擦掉眼泪,闭上眼睛。

“小夕,你醒了没有?”李玥夜走近时问到。

品夕紧闭着嘴,不说话。

李玥夜见人没有说话,以为她还在睡觉。

诶,刚才御潇天突然闯进她的屋子吓死她了,他的脸色很不好,她还以为小夕发生什么事了呢?真的吓死她了。

李玥夜看到品夕还在睡觉,趴着桌子上也渐渐入梦。

在李玥夜睡了后,品夕转过身,看了姐姐一眼后又缓缓闭上眼睛,泪水又肆意的往下流。

第二日,李玥夜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品夕坐在床头。

“小夕,你醒了?”李玥夜高兴地站了起来,踢了踢脚,甩了甩手,走到床边。

“嗯。”品夕低下头,低低的应了一句。

“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我让大夫来给你看一下?”李玥夜关心的问道。

“不用。”

“小夕,你怎么了?”品夕低着头,说话的声音怪怪的,李玥夜就是再迟钝也发现异样了。

品夕摇摇头,又恢复到刚醒来那会儿不想说话的样子。

“我看看。”李玥夜抬起她的头,却看到她的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她昨晚是……哭了?

“小夕,你没事吧?”李玥夜轻声问道。

想起御潇天突然叫她来品夕的房间时,她还以为他是有事要离开,让她照顾一下品夕,现在看不是这样的,两人难道是……吵架了?

“小夕……”李玥夜还想再问时,品夕沙哑地说到,“姐姐,我们这是在哪里?”

她不记得她们的院子中有这样的房间,在院子中,就是娘和姐姐还有她的房间最漂亮了,而这明显不是那三间中的任何一间。

“这里是太守的府邸。”

“那我们还在平安城里吧?”

“嗯,但是娘和玉儿都在隔壁的房间里呢,听到你在这里的消息后我们就都搬过来这里暂住了。”

“姐姐,你现在去告诉娘和玉儿们,收拾一下我们就离开。”

“为什么吗?”李玥夜惊叫道。

看来这次两人真的是吵得太厉害了,不然小夕一醒来为什吗就要离开呢?

“不为什么,就是赶紧离开。”说完,品夕下床穿衣服。

“小夕,你病还没有好呢,你还是……”李玥夜想劝。

原先,她对御潇天倒是没有太多的好感,但那次他为小夕挡剑时,她就对他烧水改变了态度,他对小夕还是蛮好的,至少,明明知道两人只有协议的关系而已,他还出手为小夕挡剑;而这次,小夕发烧的不省人事时,小夕有危险高烧不退时,都是他在照顾小夕,除了擦身子,其他的他都亲历而为,最重要的是,两天里面,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他都时刻守着小夕,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而她也看清楚了,御潇天是真的很喜欢小夕。

品夕打断她的话,说道,“你要是想住在这里面你就自己住吧。”

品夕穿好鞋子对姐姐说完这句话时就要离开。

“小夕。”李玥夜急忙拉住她,“你先坐一会儿我去让她们收拾,然后我们再一起离开。”

看来,两人这次真的是吵大了,不知道御潇天是做了什么事小夕才会这么生气,欸,她不管,反正,御潇天要是真的想要追她的妹妹的话就自己看着办吧,她才不会帮忙呢。

“行。”品夕坐在椅子上自己倒了一杯水。

水刚倒好时,玉儿跟娘都走了进来。

“夕儿,你怎么起来了呢?”

“小姐,你终于醒了,你都不知道玉儿有多担心你。”

“现在不是知道了吗。”品夕扯着嘴角说道,然后叫了一声娘。

李玥夜从门外走了进来,真是的,两人都不听她把话说完就跑了。

“娘,玉儿,刚才小夕是让我告诉你们,去收拾一下衣服,然后回院子里去住。”

“为什么呀?小姐,你身体还没有全好呢,先留在这里吧。”玉儿说道。

“别废话了,赶紧去收拾吧。”

“小姐,那落潇……”玉儿还没有说完品夕就打断她的话,“玉儿,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落潇王爷了?”

“没啊,小姐,我……”玉儿还没有发觉不对劲品夕有什么不对劲。

“没的话以后再也不要在我面前提到他了。”

玉儿愣住了,为什么呢?虽然小姐和落潇王爷只有协议的关系,但落潇王爷对小姐还是很好的,就如这几天,那么尽心尽力地照顾小姐。

“小姐……”玉儿还想说时,李玥夜打断她的话,“玉儿,赶紧去收拾吧。”

李玥夜对玉儿使了个眼神。

“哦,好。”玉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有点……心疼王爷欸,唉,不知道小姐究竟是怎么了嘛。

“夕儿。”玉儿出去后娘叫了品夕一声。

“怎么了?”

“诶,没事。”娘叹了一口气。

小姑娘不懂她这么大把岁数了怎么会不知道呢?算了,年轻人的事她们自己解决,他就不参与了

“娘也去收拾衣服了。”

“好。”

娘离开后屋子里又恢复平静,李玥夜看了品夕一眼,也转身去收拾衣服。

四人离开太守府邸的时候,暗秦在御潇天的屋子里禀报。

“王爷,王妃她们刚刚离开了。”

听完后,御潇天抿了抿唇角,双眼冒火,好啊,她们离开就离开,他……

暗秦看着王爷冒火地眸子,感到周身冰冷。

南极啊,他不想要再呆在这里了,再呆下去会被冻成冰的。

王爷没有遇到王妃之前,体温都保持得很好,自从遇到王妃后,欸,一会儿冰寒一会儿温暖,两个极端啊。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好一会儿后,御潇天冰冷的眸子不带温度地看向暗秦。

“呃,是,王爷,属下马上……”下去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又听到自家主子说道,“盯着她们。”

盯着谁?暗秦蠢蛋地想要开口时幸好及时住了嘴,闪身离开,向王妃住的院子飞去。

五天后的一大早,品夕所在的院子的门前停了一辆马车和两匹马儿。

“嗯……这些也帮我放到马车上面去。”品夕站着对婢女说道。

“是。”婢女急忙把一大袋子小玩意搬上马车。

“姐姐,你的全部都收拾好了吗?不要漏了东西。”看到李玥夜出来的时候,品夕又对她说道。

“好了啦。”

“娘,我帮你。”看到娘出来,品夕又跑过去接过她手上的包袱,接过后要跑到马车上放起来时,玉儿叫住她。

“小姐。”

“怎么啦?”品夕转过去问道

“你……落潇王爷,他……”玉儿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姐说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姐就是那么不待见落潇王爷。

“怎么了?”品夕的声音冷了下来。

这么多天了,他……都没有来找过她,看来是真的去接那个什么什么国的公主了。

品夕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一方面希望他来找她,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她好矛盾啊,为了不让自己在矛盾下去,她又决定搬离这里。

“落潇王爷。”玉儿喊道。

“啊?”

玉儿刚要跟小姐提醒落潇王爷来了时,王爷已经拉起小姐的手跑了。

而品夕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御潇天拉着手跑的很远了。

“你拉着我做什么?”品夕想要挣脱御潇天时御潇天直接拦着她的腰抱着她飞起来。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看着院子离自己越来越远,品夕惊慌的问道。

姐姐她们还在院子里呢,他怎么……

飞了好一段路后御潇天带着她跃进马车里面。

“走。”坐在马车里面后,御潇天对外面说道。

“是。”暗秦应了一声后,鞭子打在马背上,马儿一痛快速奔跑起来。

“你……”品夕想要问御潇天要带她去哪里时,御潇天直接用嘴堵住她的话。

“唔唔……”品夕瞪大眼睛看着他,他这是……想要做什么?

被品夕的牙齿顶着,他无法进到里面,眸子一深,伸手覆上她的浑圆,轻轻揉着。

“啊……”一阵颤栗,品夕惊叫了出来,他居然敢……。他怎么可以这样呢?

突口破了,御潇天的舌头顺利进入,卷起她的舌头,又允又咬,攻城略地。

渐渐地,品夕化成一滩水由他圈在怀中,眼睛迷离。

看到她不在反抗,御潇天的动作渐渐变轻,缠绵了一会儿后退了出来,让她吸了几口气。

品夕的确快呼吸不过来了,缓和了几秒后,唇又被覆上。

御潇天用唇细细的描绘着她的唇,时而轻咬着,时而舔着……

许久……许久……

品夕不知道过了多久,御潇天才放开她,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这是想要去哪里?”

哪里?品夕脑中一片混沌。

“嗯?”御潇天又亲了一口,问道。

“不要。”品夕捂住他的唇,咬了咬自己的自己的唇,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

“嗯?”御潇天唇角勾起,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手。

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挡他吗?

“不要。”品夕伸回自己的手,同时,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

“刚才是想要逃去哪里?”御潇天紧紧地抱着她。

“哼,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啊?”品夕撇开脸,她可没有忘记原先的事。

“我是你相公,你说呢?”御潇天嘴角弧度加大。

“你才不是我……相公。”听到‘相公’两个字,品夕的脸爆红。

他都休了她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叫?

“我说是就是。”说话间,御潇天又成功偷了个香。

“你……”品夕捂住自己的唇,水灵灵的眼睛瞪着御潇天“不要脸。”

“嗯?哪里不要脸了?”御潇天不怒反而笑出声。

他沉闷了五天的心情终于在这一刻放松了。

这五天来,每天最倒霉的就是伺候在身边的人和太守,太守每天看着御潇天的脸色那是一个心惊胆战,就怕自己落得和县令一样,不仅丢了乌纱帽受了鞭刑还被丢在狗圈里,那个模样简直是惨不忍睹啊。

原先,御潇天还对她独自离开的事情和那晚的话生气时,一听到暗秦禀报她又要带着那三人逃走时,哪里还会还有气可以生?立马运功到她的院子,把她掳走,圈起来,不允许她再逃。

比起她离开不在自己身边那种煎熬的日子,面子算得了什么?所以他立马丢下面子就来了。

“哪里都不要脸。”品夕憋笑着说道。

御潇天看着她笑了笑,但没有再说话,品夕憋笑了几秒后,脸也渐渐淡漠,低下头,不再看他,却也没有挣脱他的怀抱。

这样的姿势,在她们去游湖之前,也做过,但后来,协议到了,也就分离了。

马车在大地上奔跑,传来‘踏踏’的声音。

“夕夕。”过了很久,御潇天开口叫道。

品夕没有应,御潇天又说道,“我们回京城吧。”

“为什么?”品夕没有抬头,低声问道。

‘我喜欢你’这句话御潇天从来都没与说过,今天,让他开口,他有些难开于齿,“继续做我的王妃。”最后,他这样说道。

“凭什么?”品夕嘴角嗤着抹冷意,有好日子她不过,干嘛继续呆在皇家那种勾心斗角的地方?还要随他演戏,这样的日子过的累不累啊。

御潇天不说话,脸色微红。

如果御如风此刻在这里大概会被吓得目瞪口呆,他的弟弟什么时候学会害羞了?

品夕低着头,没有看他,所以不知道御潇天的异样,大半天不见御潇天回答,她的声音渐渐冷了起来,“你送我回去吧。”

“跟我回京城。”御潇天别扭的说道,那三个字真的很……

品夕真的怒了,这个男人,凭什么自作主张?凭什么他想要怎么样就得怎么样?

“放开我。”品夕挣脱他的怀抱,不顾马车飞快地在奔跑弯腰想要走出马车时,被御潇天拉了回去。

“御潇天,你放开我。”

“夕夕。”御潇天拉着品夕压向自己的胸膛。

“放开我。”

挣扎间,御潇天终于忍不住说道,“我喜欢你。”

‘哄’话音刚落,御潇天的脸都的快滴血了,连脖子上都染了一层红。

“你说什么?”品夕停下挣扎的动作,呆愣愣地看着御潇天,他刚才说什么了?

“我喜欢你”御潇天红着脸再说了一句,声音小的堪比蚊子了,可品夕的耳朵贴着他的薄唇,听得清清楚楚。

------题外话------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今天就这么多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