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31)

小说:邯郸十一钗作者:伤痕子更新时间:2018-12-12 04:26字数:169361

邹程把吴子淇带到他家,他的两个兄弟也跟来了。邹程让两个兄弟在客厅看电视,自己把吴子淇带进了卧室。这是他父母的卧室,他父母回老家探亲去了,这两天邹程在这屋睡。一则是这张双人床舒服,二则是屋内挂着一台壁式彩电,看着过瘾。邹程一开始和吴子淇看电视,聊天,逗她开心。吴子淇警惕的心渐渐松弛,不再过分紧张。趁吴子淇看的投入,邹程把卧室门锁紧,然后搂着吴子淇吃瓜子。吴子淇并没有介意,她专注的看着电视。然而没过多久,邹程不知是酒性大发还是兽性大发,突然间一只手塞进了吴子淇的胸口,吴子淇大惊,慌忙躲避。但是邹程一把拉住她,然后把她压在了床上。邹程像一只发疯的怪兽,他疯狂的扯下吴子淇的外衣,内衣,还有下面的裤子,以及里面的•;•;•;•;•;•;吴子淇拼命抵抗,她哭啊,喊啊,叫啊,她希望圣斗士来就她,但是这不是动画片,没有圣斗士的出现,只有客厅里电视声音被开到最大。

风雨过后,床单上留下一滩血迹,除此之外,还有吴子淇绝望的泪水。

她靠在床头,泪水源源不断的流着,她的眼泪血淋淋。

我们来到邹程家的时候,无论怎么敲门也没人开,越是没人开门,我和方灼灼就越担心,敲的就更狠了。但是始终没人开门,只能听到电视声音在嘈杂的响。

“不开门怎么办?”我一筹莫展。

方灼灼灵机一动,闷着嗓子冲里面喊:“邹程,快给妈妈开门!妈妈忘带钥匙了!”

里面顿时出现一阵慌乱的声音,电视声音也小了。不久,“嘎吱”一声门开了,那个小眼睛一脸笑容的说:“阿姨,你好!”然而当他看到门口站的并不是阿姨而是方灼灼的时候,他惊呆了。里面的人全惊呆了。那真是呆了!

吴子淇蜷缩在卧室床头,头发散乱,身上披着扯烂的衣服,痛哭流涕,身子不断的抽动。邹程则和一切强行夺走女孩儿贞操的男人一样,一边轻轻抽打自己的脸,一边自骂:“我真混!我真混!”

方灼灼见到吴子淇惨状,两行凄然的泪滑过脸庞。她跑过去,和吴子淇抱头痛哭。而头一次经历这种事的我,呆立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我只是怒火中烧的冲着邹程和他的兄弟说:“你们这群人渣!”

方灼灼是机灵人,她哭了一会儿,马上反应过来该干什么了。她一把将床单从床上扯下,说:“这上面有血迹,这是证据!”然后她指着邹程,悲愤的说:“我要告你强奸!”强奸?这个可怕的词语顿时让邹程、感到惶恐,他不再责骂自己,而是飞身去抢床单,那两双眼睛放射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凶光。方灼灼没邹程力气大,床单被邹程抢了回去。但方灼灼死命抓住一个角,大叫:“岳非!快来帮我夺回来!”

听到指示,我立刻启动,要加入到争夺床单的队伍中去。然而刚走两步,小眼睛便将我拦腰抱住,并叫嚣:“你别想过去!”这傻逼怎能拦住我,我用胳膊肘向后一磕,正好击中他的头部。他惨叫一声,坐到地上揉脑袋去了。我刚要继续前进,另外一个男的却正挥着一只煤块大小的拳头向我袭来,我躲闪不及,那铁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我的鼻子上。霎时间,鼻血像消防栓里的水一样奔涌而出,我感觉一阵眩晕,鼻子里像是开了油醋店,五味具全。我跪在地上,脑里一片空白,只是双手本能的捂着鼻孔止血,然而又怎能止住!

这下大家不用再为床单上那一点血争执了,想要血来我这吧,我这流了一地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