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小说:(修真)临川观花作者:一朵小奇葩更新时间:2019-04-21 11:08字数:582844

这些时日,她想一出是一处的功力也着实让观川吃了不少苦头,以至于现在观川一点也不好奇她的举动,更别提拒绝。

他只是顺从的被花临拉进屋子。

“庆忌,你先出去吧。”花临回头看了眼从头到尾一直远远跟着,知道现在才靠近了的庆忌,“去看看魔族在做什么……如果他们还没有消息,就告诉他们,仙界又乱子了。知道仙界出事了以后,他们一定不会老实呆着。”

庆忌看了眼观川,又看了眼花临,最后看了眼花临紧紧抓着观川手腕的手,点头,出去的时候还很体贴的关上了门。

花临收回目光,转而看向观川,“把衣服脱了。”

观川一愣,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快点。脱个衣服还磨磨蹭蹭?你以前可不这样。”

“你以前也不会说让我脱衣服这种话吧?”

观川说着,神色古怪的看着花临,愣是半天没有什么动作。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许久之后,花临也不再多说,直接一伸手扯住他的腰带,动手开始帮他。

观川一时不察,待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愣了半天才说道:“你……想干什么?就有这么急不可耐?”

“脑子里想些什么东西?”花临翻了个白眼,“赶紧的,运气。”

在这种无关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观川一向是不会反驳花临的,当下依言照做,一时间被她指挥的一愣一愣的,当真是让动腿不敢动手。末了却见花临的脸上露出纠结中带着疑惑的表情,让他连忽视都做不到。

“怎么了?”观川这样问道。

“什么?”

“你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

花临眉毛一挑,随意的在观川的腹部上拍了两下,又顺手摸了一把,“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

要说奇怪什么,无非也就是观川看起来也没缺东少西,明明是四肢俱全。她这会想不明白那什么真火究竟有什么要紧的罢了。

花临叹一口气,不再纠结这东西——总归,只要拿回来就可以了。

“走吧,去看看他们到底想要怎么样。”说着,她拉起观川一直落到手肘的衣襟,理了理。

“就这样?”

花临反问他,“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这反应让观川觉得无言以对,于是不再多说什么,直接伸手搂住花临,掰过她的脸,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柔软的唇纠缠在一起,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唇齿纠缠的感觉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不同于花临之前吻到的那样冰冷麻木的唇,现在的观川似乎要多了一点点的活力。

即使已经结束了一个吻,他也不舍得离开,而是一再轻柔的吮·吸着她的唇瓣,抛开那些莫名其妙的隔阂和负担,任由两人的气息交融。

“我以为你想要对我做些什么的。”观川含糊的说道,“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花临无奈的伸手推开他,“显然是你想多了。”

观川无奈的笑了笑,一时间没有说话,脸上却是一点显而易见的失落。

“别这样。”花临拍了拍他的脸,“你知道……你和以前不一样,我也觉得有点奇怪。”

“其实你是在害怕吧?”观川低声说道,“你还记着我之前伤到你的事。”

花临沉吟半响,终究还是没有否认,“也许就是这样吧。”

观川试探着伸手,见她没有拒绝,于是小心翼翼的抱住她,手掌从她的后背拂过,“抱歉。还疼吗?”

“早就好了。”

“我是问你,想起来的时候,心还疼吗?会不会恨我,怨我?每次想起来就会更加讨厌,直到再也不想见到我?”

怎么着?想要我讨厌你到再也不会缠着你?

花临皱眉,“你这语气,我怎么听着像是巴不得我讨厌你?”

观川奇怪的看着花临,“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怎么没可能?”花临呵呵一笑,侧目看了眼窗外,远处翻滚的魔气显然是魔族准备动手的标志。

“走吧,我们去仙界。”

“仙界?”

观川被她突如其来的转移话题吓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转眼却看见远处魔气翻腾,直冲着仙界去了。

他心里一紧,随即问道:“你们要做什么?”

“不是我们,是他们。”花临纠正道,“仙界大乱,魔族怎么可能错过机会?不过和我们不相干,我们只是去拿东西而已。”

说着,她动作很快的拉好观川的衣服,拍了拍,“好了,看什么看?走吧。”

“去哪?”

“不是说过了?仙界。”花临头也不回的说道。

观川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来。

“好好的,去仙界干什么?”

花临奇怪地看着他,“都说了是去拿东西,你是没听到还是没听懂?还是怎么的?”

观川当然是及没听明白也没听懂。在他想要问清楚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随后进来的事展倚。

“什么事?”花临看向他,“你不应该和魔族在一起?怎么会在这里?”

“这件事情……魔族准备攻打仙界,您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吗?”

展倚说着,却是瞟了观川一眼,然后难掩古怪神色的看了看衣衫不整的观川,最后脸色一变——显然是误会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眼睛瞎看什么?”花临自然是发现了,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借着说道:“虽然我正好要去一趟仙界,但你们的事情我不搀和。”

话落,花临脑中灵光一闪,又改口道,“不,我要和你们一起。我记得,你的目标是要占领天之极?”

“是。”

“那正好,顺路。”花临说着就笑了起来,“我当然要去,为什么不去?”

一想到自己可以让那些天道们难过一把,甚至可以让他们气急跳脚,花临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干劲。

这种便宜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她笑着,目光一转就又看见了观川欲言又止的表情,在观川出声反对之前,她说道:“不要反对,这儿没你说话的份。”

话落,花临又一次拍了拍观川的脸颊,“我说,你怎么可以越活越傻,我也是想不明白了。以前是多阴险狡诈的一个人啊。”

观川无奈的拨开她的手,不回应。

花临逗了他一会,见没了意思就转而对展倚问道:“庆忌呢?”

展倚此时正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一旁当自己不存在,乍然听到这么一句话也是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道:“哦,他啊。他去找乐仁和一妹了。”

“那我们先走吧,不等他。”花临说着,拉起观川就走。

观川这一次早有预感,没有被她拉动,“等等,你想告诉我,要去仙界拿什么东西?”

“我就不告诉你。”花临耸耸肩,白了观川一眼,“话这么多干什么?让你走跟上就是了啊!”

观川被她骂的得一愣,再也反抗不得,就这么被她‘拖’走了。

魔族早已经准备好一切事宜,只等着出发了。花临和展倚一到就收起了锚。

而且,他们显然是为这一天计划很久了,一切都被考虑到了。被海兽牵引着的船速度很快,不过三两天功夫就到了一处通往仙界的空间壁障交汇处。

期间海般若和展倚的各种明争暗斗不提,众人很快就站在了高大的山门前。门后就是被仙兵守卫着的通往仙界的入口。

此处地势险峻,海流湍急,周边除了海水河礁石,连颗草都长不出来,更没有什么值得别人费劲辛苦过来的理由。

因此除了一队守门的仙兵并没什么其他人——并且那几个仙兵的实力一看就和流光岛的没法比。

这是一个可以乘人不备轻松掌握的地方。

花临四周打量了一番,点头,“好地方。”

这时候,率先过去的魔人已经开始动手。

花临拦住想要阻拦的观川,缓缓摇头,“你不用把自己当修士,当仙界的观川神君。也不要觉得自己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守护仙仙界安危的想法……从始至终就只有他们欠你的份儿。”

而就在她说话的功夫,那几个仙兵甚至连求救的传音符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被魔人们联手做掉了。

观川皱眉,“为什么?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早说过我变了,”说着,花临白了他一眼,“再说了,以前你也不这样啊。”

穿过空间壁障,仙界的景象清晰的呈现在他们的面前。

相比起花临前几次所见,刚刚崩裂过的仙界怎么看也是有些可怜兮兮的,一副被□□过后的惨状。

她侧头看了神色不太自然的观川一眼,“你也不要有些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此一时彼一时么。只是见死不救而已,也不算什么。”

观川被她肯定的语气说得一愣,正想说服她跟自己离开,眼角余光却看见一点亮光直冲着他们的方向过来了。保护华丽似乎是刻在这具身体里的本能,而他的想法更快的却是他自己的动作。

在他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那人的剑已经折在他的手里。

在这之后,他才发现,那是一个自己有些面熟的人。很多次,在与魔族争斗的时候,总是会有他的身影。

这是一个与魔族势不两立的人。

“观川公子。”那人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眼睛直勾勾看着被观川折断的飞剑。“您……您怎么……”

花临瞥了他一眼,略一摆手,那人就如同被什么东西勾住一般,径直的落到他们跟前。

“我还以为,你自己不敢动手,就巴不得别人动手呢。”

花临说着,又瞥了观川一眼,“他好像认识你?”

观川点头,“见过几面。”

“公子……你……你和她……?”那人起先是有些害怕的,待听完到花临和观川的对话之后,脸上剩下的也就只有震惊了。

那是大约是一种信念被摧毁的表情。

“果然是魔女!”他念叨着,“我杀了你!”

“杀……我?就你?”花临看着他逐渐扭曲,狰狞的表情,嗤笑一声,分外淡定的把他扔给了一旁虎视眈眈的魔族,任由他的嘶吼和叫嚣逐渐归于平静。

“我还以为你要出手救他呢。”花临顺了顺被风吹乱的头发,好奇的看向观川,“怎么一点反应没有?”

观川别过头,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故意想让我生气?”

“那倒没有。”花临一本正经的摇头,“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当然,也会有点好奇咯。”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观川说着,转身就走。

花临侧了侧头,脚下一晃,正好挡在观川跟前,“你干什么去?”

观川瞪了她一眼,“回休明宫。难道让我要在这里眼睁睁看着魔族动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