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再不为神

小说:樱花忌作者:悠扬雪忆更新时间:2019-02-16 03:12字数:326234

繁星闪烁的天界,白雾弥漫,云层安静的漂浮着,美得虚无缥缈,好似镜中花,水中月,美则美矣,却脆弱的经不起触摸。

站在天界的最高处,被白雾笼罩住了的我,身着华丽的白衣,淹没了年少的所有轻柔,绝美而朦胧着。

“你要走了吗?”身后传来他淡淡的声音,我回首,他暗红的长发,经风,吹拂过我的脸颊。

我轻轻的点点头,望着被封印在九天之上的力量,淡淡的说道:“我们都用了一千年的时间,来聚集这黑暗之力。”

一千年,又是一个一千年,你等了我一千年,我也等了你一千年。昊天,我们究竟还要等多少个千年?是不是,一定要等到,我们都再不为神的那一天?

“是啊。”他感叹道:“我们都老了。”

“有吗?”听到他满怀沧桑的感慨,我不禁轻笑:“我们不都还是老样子。”

“有吗?”他也这样问了一句,看着我的眼,渐渐变得深炯。

“雪儿。”他轻声的唤着我,淡淡的笑,有一丝苦涩,明知结果,却还是问道:“可以不走吗?”

雪儿,他们都曾用千年的时间来等待你,可是我,却是用了三千三百年的时间,爱你。一千一百年的时间,伴你。你真的忍心,让我再一次看着你从坠仙之台,从我的眼前,我的骨髓中**吗?

雪儿,我的爱,一点也不比他们浅呀!

抬起头,凝视着,他缱绻着太多情绪的眼,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眼前的这个人,不仅是我的大哥,也是我的夫君,我女儿的父亲呀!

千年前。我失去了他的孩子,失去了所有作为若凝雪的幸福,为了三皇之力的传承,我再一次穿上了五彩的嫁衣,完成了那次,并没有进行的婚礼,成为了他的妻子,为了所谓的责任与苍生,也为了,我的自私。

“为了我,为了天瑶,可以不走吗?”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会走,可是。。。。。。

“大哥。。。。。。”不可以,可是,我可以说不吗?我怎么忍心,再带给他一丝的伤害?我早已将他,伤的伤痕累累了呀!

最终,我还是闭上了眼,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从来都不是,合格的妻子与母亲。”

天瑶,我的女儿,其实,你应该叫惜雪才是。只是,他即是碧霄,你便是天瑶。一碧一瑶,便是那紫色的身影。

“怎么不是。”他摇摇头,淡淡的轻笑:“那两个孩子,是如此的优秀,尤其是我们的天瑶。”

“她的确是出色的神女,这一点,我从不曾怀疑。”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那孩子,早在许久以前,便已经远胜于我了。“可是却不是一个好母亲,那孩子,定是怨恨着我的。”

是啊,能不怨,不恨吗?试问,有哪个母亲,能把三岁的孩子,丢到满是危险的试验之地,任凭她伤痕累累,濒临死亡,满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之中,也不肯出手帮她分毫;有哪个母亲,会将手中的剑,指着自己的女儿,逼她出手,与自己的母亲挥剑相向,直到我手中的剑,刺穿了她的肩膀,面对她的失败,只是淡淡而无情的说了一句:你太让我失望;又有哪个母亲,会逼自己的女儿,亲手杀死,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任凭她跪在自己的脚下哭喊,也无动于衷,最后,用冷冷的语气,将残忍的真相告诉她,那个与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那个堕入黑暗,要毁天灭地的女子,那个她天瑶亲手杀死的朋友,是她的母亲,以灵力造就的生命,作为成为光明女神的试验,从小陪着她的女儿长大,而她的**,她的死亡,也全是她的母亲,早就写好了的剧本,等着她来完成。

从那以后,那本就不爱哭,不爱笑,不爱亲近人的孩子,像极了高山上的雪莲,冰冷到,连阳光也融化不了,不去亲近别人,也不让任何人亲近。

“雪儿,你这是何苦。”他轻轻的叹息,在我的耳边响起:“你明明是那么的爱她,却又不敢爱她。”

“不是不敢,而是不能。”我淡淡的笑了笑:“一个将她的出生,似为责任的母亲,一个只会带给她伤痕和痛苦的母亲,有什么权利去说爱她?”是啊,我好爱好爱她,只是,我选择了一个所有人,都不会选择的方式来爱她,让她从一开始,便担得起“光明女神”这四个字的重量。

“雪儿。”他蹙眉,闭上眼,轻叹了一句:“她会明白的。”

我笑,无所谓的轻轻摇头:“她无须明白,作为天女,她已经比我出色。”她是出色的天女,却不是我想要的女儿,我是严厉的师傅,却不是她想要的母亲。

“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天瑶。”凝视着,同样凝视着我的眼睛,千年来,第一次,不再是那般淡然的风轻云淡。“而是你呀!”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离去。大哥,你才是最痛苦的呀!

“是啊!”他突然笑了起来,眺望着远处的眼,在发丝缠绕间,朦胧了视线。“都走了,便剩我一个人寂寞了。”

“怎么会了。”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笑了起来:“雪儿和姐姐,都在你的身边呀!”

语落,我们同时回头,对上对方的眼眸。走过漫长的岁月,原以为,我们的心中,早已没有了遗憾,岂料,在这离别之时,竟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舍。

“我要走了。”

“你该走了。”

同时响起的话语,同样的轻轻,在九天上散去。这一刻,我们又再同时笑了起来。霎时,太多太多的记忆,在定格的这一瞬间,涌上心间。

那个曾经天真的我,此刻淡然的我,一直以来,都是被你爱着的我吗?

“交给天瑶吧。”取下挂在腰间的金铃,交到他的手里:“这是我作为母亲,唯一可以留给她的东西。”瑶儿,我的瑶儿,但愿你永远也不要懂得,娘亲爱你的心情,娘亲情愿你永远恨着我,怨着我。

他轻轻的点点头,在我浅笑回应的同时,在金铃轻响的同时,他张开双臂,我微笑,投入了他的怀抱。

“大哥。”在他的怀里,弯起嘴角,轻声的说道:“我很爱你。”我如何能不爱他?这个我视为亲人的男人,我的丈夫,我女儿的父亲,只是,我想爱的太多,要爱的太多,爱太多,反而变为了浅薄,只有一个人,烙入了我的灵魂,无关身份,无关责任。

“我也很爱你。”他轻轻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带着爱人的温柔,也带着亲人的宠溺,更带着离别的悲伤。

今日一别,对他来说,同样的,也是永劫之殇呀!

“但。”他轻轻的说道,将我推离了他的怀抱:“我更希望你幸福。”

弯起嘴角,我笑:“是,我会,不管是为了谁。”

“去吧,去寻找你的幸福。”他凝视着我的眉,我的眼,我的鼻,我的唇,最后,淡淡的笑了起来。“这一次,我不再握着你的手。”

“大哥。”深深的凝视着他的眼,其实,我依然有很多的不舍,但,我却一定要走。

“我有天瑶和碧霄,便等于有你和瑶碧。”他温柔的抚着我的脸,微笑,执起我的一缕长发,轻吻。

霎时,所有的感动,化为了最美的笑颜,在九天之上,融入了金铃之中。

在当年决绝的坠仙台上,我依旧站在他的身边,一身白衣,仿佛越过了千年的时间,与过去重叠。

“大哥。”当年,我曾站在这里,说我恨你。今日,我依旧站在这里,对你说:“谢谢你。”

依旧不等他的回答,浅笑,再一次纵身而跃,翩然如蝶,同样的舍弃了永恒的神身,舍弃了所有的身份,舍弃了两世的记忆,只为了,能够执手的百年。

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了花叶并开的曼珠沙华,那么,你一定可以,和你最重要的人,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执手百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