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流言蜚语

小说:鬼魅王爷斗萌妃作者:九灵越更新时间:2019-05-21 22:04字数:337059

“皇兄,您有何打算?”

幸好自己没争这个皇位,轩辕赫暗自松了口气。品 书 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谁又会想到自己心中最安全的地方却最危险!这简直就是一把利刃时刻悬着自己的头上,说不定哪天会要了自己的命!

“没想到皇兄被暂时的平静冲昏了头脑,一时竟失去了往昔的谨慎,真是不可饶恕的疏忽!”

紧握双拳的轩辕泽明俊削的脸庞,愤怒地扭曲着。

“皇上,您也不必这么生气了。好在事情发现的不算太晚,应该还有挽回的机会。”

看着憋屈、自责的男人,穆静染有些不忍。

“三王妃,你是怎么知道的?”

闷气了半天的轩辕泽明总算想起这么重要的关节。

“其实,大婚后独自待在王府里,实在太无聊了,白天没事睡得太饱,晚上睡不着难受,就出来晃晃啦!哪知道尽遇上稀奇古怪的黑衣人,所以就和皇上一样好奇啰1

“你、你来皇宫几次?”轩辕泽明涩涩地问。

“好多次呀!”

“好、好多次!”

轩辕泽明大叫,脸上明显地有些挂不住了。这个三王妃也太嚣张了吧!简直就拿戒备森严的皇宫,当菜市场一样滴闲逛!

“对呀!好多次嘛!”

穆静染憋着笑故意呕他。“有几次不是皇上您派德公公宣臣妾进宫的吗?”

“那是白天,为了公事!”

感觉不对劲的轩辕泽明下意识地申明。

“呵呵呵!”

穆静染很没良心滴坏笑。

“染染!”

看着可怜的皇兄被戏弄的再次黑了脸,轩辕赫无奈地制止。

“好嘛!人家只是不想皇上生气,逗他开心的嘛!”

穆静染撇嘴。

“是啊!开心地差点心都飞了!”

黑着脸的轩辕泽明一脸的郁闷。

“皇兄,染染也是一番好意,您也不必和她较真了!”轩辕赫皱眉。毕竟一个是兄长,一个是自己的女人,都是自己最亲的人,他不愿意两人之间有隔阂。

“你还说,是不是早知道了?”

轩辕泽明眯着黑眸。

“哈哈!”

穆静染大笑。“活该!这就叫惹祸上身啦!”

“皇兄,臣弟也是刚刚知道,但染染说不要打草惊蛇,毕竟那时候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谁曾想那个女人竟会如何狠毒,为了达到自己罪恶目的,牵累无辜之人!”

瞪了幸灾乐祸的女人一眼,轩辕赫缓缓解释。

“她究竟为了谁?”

“不知道!”轩辕赫摇头。

“那么王妃也是不知道了!”

轩辕泽明转头。

“皇上,臣妾也就是个凡人。又不是神仙,掐着指头一算,任何邪恶阴谋无所不知!”穆静染没好气地回答。

“皇兄,染染所以知道许多事情,也是她不顾危险,跟踪黑衣人才探知的。有不知道的事情也是人之常情。”

想想自家女人不顾安危地四下打探,轩辕赫的心头沉甸甸的。

“嗯!”

站起身的轩辕泽明,背着双臂慢慢地踱步思考着。“眼下这女人必定是被激怒了,三王妃你有伤在身,还是不要一个人出去了。”

“谢皇兄关心!”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透着浓浓的关爱亲情,轩辕赫躬身道谢。

“眼下形势,三王妃可有应对良策?”

“皇上,父皇的身体正在恢复当中,那个女人一定不愿父皇醒来。而且,臣妾一直在想,那日在净月里,突然出现后失踪的人是不是她?如果是她,臣妾怀疑父皇一直用药,却不能醒来,一定是她乘人不备之时,不断给父皇下药,才出现父皇昏睡不醒的局面!”

“对!”

轩辕泽明击掌。“怪不得朕派御医不间断地给父皇诊治,却如泥牛入海,一点动静也没有!如今三王妃的一番话,简直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让朕想明白了!”

“所以,皇上,臣妾建议先将大王爷从天牢里放出来,这样,又多了一个牵制她的筹码,臣妾想让她自乱阵脚,自个儿露出狐狸尾巴!”

“这······”

放出轩辕瑞,会不会给以前支持他的人有机可乘?轩辕泽明不得不忧心这样的问题。

“皇兄,染染说的对!臣弟听闻大王兄并无染指皇位的意图,而且,他为人儒雅、丹心仁义,一定不会生出邪心恶念的。”

明白自家皇兄的担忧,轩辕赫也出声苦劝。

“皇儿,赫儿说的对!”

辛婉莹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

“母后!”

御书房三人惊讶地上前叩拜。

“都起来吧!”

眼神扫了扫穆静染的辛婉莹温婉慈爱。

“母后、清芸,你们怎么过来了?”

慌忙上前扶着大腹便便的柏清芸坐下,轩辕泽明这才问。

“清芸这孩子,也真是孝顺,怀着龙子皇孙的,还不忘去泰安宫给母后请安。这不咱娘儿俩个正唠着磕呢,听锦绣说起今儿早上的奇闻,就来找皇上看看如何应对啦!刚走到这门前,就听你们仨说着事儿呢,也就站了会儿。”

就着小德子搬来的凳子坐下,辛婉莹意味深长地解释。

好家伙!

低着头的穆静染揉揉鼻翼,自家太后婆婆的矛头似乎对着自己呢!

“母后,这件事情和染染没有关系,只是别人的一厢情愿而已!”蹙着眉头的轩辕赫给自家女人解围。

“赫儿,母后相信小染的为人,但是,身为皇家子孙,一旦沾上这样的风流韵事,老百姓心中的皇家威严会大大损低的!”

“请母后责罚?”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我有办法阻止别人喜欢我吗!穆静染心底郁火。

“你······”

被噎的气闷的辛婉莹,脸色青白交替。

“母后,这事儿说来也不能全怪三王妃,而且,三王妃的为人众所周知,像她这样的奇女子,不要说有男人喜欢她,就是清芸一介女流,也对她敬仰有加呢!”

挺着大肚子的柏清芸。拉着辛婉莹的手柔声相劝。

“还是清芸知书达理、识大体!”

脸上再次浮起笑容的辛婉莹,拉着柏清芸的手赞誉有加。“以后生个小皇孙,也像你这么聪慧、细心,也好改改咱们轩辕家孩子鲁莽、粗直的坏毛病!”

呵呵呵!这还指桑骂槐上了呢!穆静染心底冷笑。不过,看在屋子里还有两个躺枪的人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被无辜牵连,轩辕家兄弟相视一眼,无奈地忍气吞声。

“皇上,刚刚赫儿说的极是,你也不要有这样的顾虑了。再说,这事儿随时上一代之间的纠缠,如今祸及你们下一代,刚才母后在想,与其遮遮掩掩地拖延下去,还不如挤开这沉积多年的脓疮,该咋地就咋地,听天由命!”

经历过许多后,洞悉这人世间纷争的辛婉莹突然之间有些醒悟。

所有人期待地看着沉默的轩辕泽明,毕竟这个决定也是一场赌局,胜负也有可能会逆转,而轩辕泽明就是这个结局的承受着,有可能他会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最大的赢家瞬间全盘皆输。

“皇上,清芸不想自己的孩子出生后,还要承受上一辈的恩怨,成为别人的眼中钉!如果上天注定我们会失去一切,清芸也会一辈子陪着你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挺着肚子的柏清芸来到轩辕泽明身边深情无限。

“清芸······”

心情复杂的轩辕泽明上前紧紧搂住柏清芸纤弱的肩头。

“皇上,您看皇后娘娘一介女流都有如此胆气,您真的没有这份勇气吗?”

没想到柏清芸会看淡一切,心底惊讶的穆静染放心滴激将。

“三王妃,你能不能不要着急!”

深情相拥的气氛被打断,轩辕泽明黑了眼角。

“刚刚不是也有人不识趣的嘛!”

穆静染嘟囔。

“咳咳咳!”

轩辕赫无力地捂嘴闷咳。

“皇上,宣小德子下诏吧!母后还的回去好好守着你父皇,你们自己也都当心着,没事的时候别到处乱跑,免得又引来些蜂呀、蝶的!”

嘱咐完的辛婉莹脚步一转,走出了御书房。

呵呵!

穆静染苦笑,这太后婆婆最后一句,就差没指着自己鼻子上了!

“染染,母后她也是好意。”

担心自家女人憋屈的轩辕赫好言安慰。

“唉!反正都是你们轩辕家占尽了好处,我可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穆静染泄气。

“三王妃,害你无辜受累,清芸给你陪不是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柏清芸居然上前给穆静染屈身一福。

“你、你干嘛、嘛?”

吓得蹦开的穆静染震惊。

“皇后娘娘,您行此大礼,染染实在不敢承受。”黑眉一凜的轩辕赫拱手还谢。

“是呀!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的!”

稍稍缓过神的穆静染直摇手。

“清芸如今有孕在身,不能帮皇上分担解忧,这接下来的事情,就有劳三王爷和三王妃多费心了!”柏清芸请求。

“皇后娘娘,为皇上分忧解愁是为人臣子应尽的职责,您不用这么客套的。而且,如果三王爷不愿意助皇上一臂之力,他也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看着柏清芸一心为了轩辕泽明考量,穆静染深埋心底的阴影也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