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历史的真相

小说:至高穿越者作者:某A更新时间:2019-04-21 03:09字数:135423

  (停更快两个月了,终于要再次开始了。本来考虑过再写一卷的,但后来考虑到自身的问题,所以决定从简入手。从现在开始的内容可能不是那么愉快,但请看到本书的结尾,毕竟我真正想说的东西都能在其中找到。最后,谢谢到现在还在支持着我的读者们,你们的鼓励真的很有用。)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会请我们吃东西。”克密顿舔着手中的冰淇淋说道。

  “那当然,我又不是某个尿床后还赖到别人头上的家伙。”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还知道你喜欢吃的东西是许引亲手准备的饺子,不过你从来没有说出来过。”   “为什么连这个你都知道!”

  小许引狐疑的目光投向克密顿,结果对方狠狠的瞪了回去。现在回忆起来,克密顿完全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别扭正太,在某些细节还是相当可爱的。

  魔法师协会的正门位于街道尽头的某个酒吧中,附近到处是腐臭的垃圾。这层包装很好的掩饰了它的本质,任谁也想象不到这里居然能通往魔法师们的总部。

  在离酒吧不远的地方,我们停了下来。将书还给小许引后,我又将克拉迪克之海中的几本书取出,放到他的手中。轻轻的拥抱了他一下,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放心吧,未来会有好事发生的。”

  他低声应和了一下,不过看起来并不相信的样子。现在他是在等待世界,而未来则是世界在等待他。

  又抱了抱克密顿,我跟他说道:“把握住你喜欢的人,别让他溜走。”

  看着二人不明所以的走进酒吧后,我对着天空说道:“麻烦你了,寂静之林,请将我送到三天后。”

  时间以看的见的速度流逝着,而自己的身体则被送到平行空间中予以规避时间造成的影响。只是合上眼然后睁开,时间便过渡到三天以后。如记忆中所保存的景象一样,天空早已被红色的雾气所占据,而街道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人类。

  这番情景在记忆中有些印象,可惜并不是很深刻。那种感觉就像在水底仰望天空,无论怎么努力都只能捕捉到零碎的片断。这一天的记忆早已被掩盖的无法辩驳,漆黑的迷雾蔓延在自己的脑海深处。

  我只记得自己看到了混沌的到来,但醒来后便发觉自己躺在父母的怀中,中间的过程被忘的一干二净。而此时,就是见证那段历史的时候。

  用星火搜索着小许引的所在,可是居然一无所获。错愕了一下后,我召唤出飞行球,向着教堂的方向赶去,同时在沿途搜索值得注意的事物。

  世界一片沉寂,只有风卷起垃圾时的声音和红雾特有的甜腻的气息。不时可以看到抵抗力稍强的人类出现在视野中,摇摇晃晃的伸出手想请求援助。但马上便被红雾彻底吞噬,化为浓稠的雾气。

  看到这番景象,我不禁开始思考: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仅仅是这片混沌,还是……

  摇摇头,我甩去脑海中那些不详的想法,尽全力向着目的地赶去。但那个想法在我的脑海深处扎根发芽,而且越发壮大。

  教堂是这片红雾中仅存的灯塔,白色的圣光和魔力的闪光纠结在一起,形成密不透风的防御圈。用神无之剑切开结界后,我大步走进结界的范围,开始呼唤莱拉的名字。

  到处都和平常一样宁静,但却透露出诡异的违和感。明明每一寸土地都能和记忆中的事物相映照,但却又虚伪的如同镜子中的倒影。强忍着心头的不快,我推开教堂沉重的大门,然后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   或者说,那个已经化为混沌的容器的许引。

  黑色的眼睛没有任何神采,垂在身旁的肩膀仿佛折断了一般。听到开门声,他行尸走肉般转过身,红色的眼泪从他的眼眶中溢出。   “救救……我。”

  与断断续续的声音一同到来的,还有从异位面涌出的光束。白光在粒子的碰撞与激发中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力量,直接将路径上的一切化为虚无。空间之门下意识的被召唤出来,将白光送至宇宙的深处。

  一击未果后,大量的白光被他从各个方位召唤过来,从各个角度向我所在的方向发动了冲击。依次将其返送回去后,我冲至对方的身边,右手插入他的胸膛。

  如我所料,星火觉醒了。在这个世界上,旅法师属于绝对不可能被复制的事物,而在这里出现了旅法师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里根本不是什么主神空间,而是真正的历史,我所在世界的过去。

  红雾从星火的中心向我冲了过来,在我失神的时间霸占了我的右手。左手握紧神无之剑,我用其斩断自己的右手,然后狠狠的刺穿对方的星火,将其钉在地面上。不顾右肩传来的疼痛感,我向着天空喊道:“寂静之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沉默的烛光在阴暗的教堂中晃动着,彩色玻璃上的基督受难像在红色的背景下穿上了血一般的披风。终于,寂静之林的声音响起,刻板的如同海底的巨石。

  “这么说很过分,但你并不是人类。虽然以人类的方式出生,以人类的方式生长,以人类的方式生存着,可惜你的本质并不是人类,而是这片混沌。”

  突如其来的事实让我呆在原地,左手握剑的力气消失了,神无之剑随即落到地上。

  “这个世界是在以太海中孕育,却是在因果律的作用下产生,但地球却是个意外,是因果律预计之外的产物。本来不该诞生的它居然在始祖之战中慢慢成形,然后呈现出现在的模样。因此,因果律决定让地球毁灭。或者说,它决定将整个世界彻底洗牌,然后从头引导世界。而这个世界的意志为了规避这一点,特意创造了旅法师以将世界的各个位面串联在一起,共同抵抗这场劫难。”

  从未听说过的历史在寂静之林的诉述中慢慢成形,不可思议的内容在她的语气中却有着不容置喙的权威。   “那我为什么是浑沌?”

  “旅法师也会有死亡的例子。那些死去的星火与因果律的一部分逐渐融合,最终凝聚出新的形态——混沌。而你,就是因果律灭世的前身。换而言之,你就是因果律的一部分。”

  脑海中一片空白,理智被彻底撕碎,化为无从聚拢的碎片。一直想寻找的真相终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结果却是那么的可笑与无助。

  不知过了多久,严谨如钟表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白色的圣光落在我的身上,将断掉的手臂接了回去。团长出现在我的身边,旁边还跟着郁金香般的莱拉。看了我一眼后,他走到小许引的身旁,对我说道:“开始吧。”

  虽然早已知道答案,但我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有别的方法么?”

  “没有。”他惋惜的摇了摇头,脸上显出难得一见的温柔,“对你而言,似乎太过残酷了。”

  木然的走到小许引的身边,我将手伸进他的胸膛。感受着星火在手中跃动的感觉,我将目光投向了半跪在我身边的莱拉身上。   轻轻的握住我的手,她的目光一如继往的纯粹无暇。

  “不用担心,毕竟以后还会见面的。这并不是永别,而是为新的重逢作铺垫而已。而且,这也是我们尼安族的宿命。”   “可是……”

  紧紧的抱住我,她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忘记我吧,然后重新开始。这是你我的约定。”

  迟疑了片刻,我紧紧的搂住她纤细的腰,对她说道:“抱歉,可能我永远都做不到。”

  “我就知道。”她轻轻的吻着我的嘴唇,然后闭上了眼睛。在团长的帮助下,我再神无之剑上将手划破,让血流入星火中,使小许引体内的星火与混沌分离出来。在做最后一步之前,我停了下来,然后咬破嘴唇,使血流入莱拉的口中。

  至此,仪式达成。在我的血的作用下,莱拉原本完整的灵魂出现了一丝空隙,无穷的混沌从缝隙中涌入,与她体内的圣书封印在一起。小许引体内刚刚觉醒的星火陷入到沉睡当中,等待再次觉醒的那一天。与其一同被封印的还有此刻的记忆,这些灰色的事物被我层层掩盖起来,不希望它们再次出现。

  “结束了。”团长说道,同时轻轻的出了口气。他将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说:“辛苦你了,许引。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处理就行了。请你好好的活下去,别让我女儿的牺牲白费了。”   “为什么,你不怨恨我?”

  “怨恨?被挽救的我们,有怨恨的资格么?”他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将莱拉和小许引一起抱回了房间。空寂的房间中只剩下我一个人,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忏悔。此刻,我分外希望上帝曾真正存在过,好让我的罪孽有忏悔的对象。   毕竟,我已经没有可以怨恨的对象了。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