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六百日夜

小说:武林明史作者:江小黑更新时间:2018-12-12 04:22字数:549258

  似乎连义父他老人家都不知道《佛魔心经》的存在,想来《佛魔心经》在武林中并未传开,柳前辈又是如何知晓的?瘦如枯骨的陆云飞心中疑惑,却还是点了承认:“没错,晚辈修练的,正是《佛魔心经》。”

  “听说这套心法共分两层?一层为佛,一层为魔?不知你是否修全了?”柳随志看着陆云飞,眼中的恨意慢慢消去。

  “其实只有一层!”陆云飞回道。

  “哦……”柳随志一怔。

  “对于佛来说,佛的对面是魔,但是对于魔来说,魔的对面才是魔!”陆云飞回道。

  “那究竟谁是佛?谁是魔?”

  “是佛是魔,存乎其心!”陆云飞看向柳随志道。

  是佛是魔,存乎一心!柳随志一怔,微微失神。

  自从柳随志到来之后便站在一旁不敢作声的江鹤这时候脱下身上的长袍扔给陆云飞,陆云飞伸手接住顺势穿在身上,总算不用再赤身裸体,只是江鹤的长袍穿在他身上,显得特别宽大。

  “好一个是佛是魔,存乎一心!”柳随志一声叹息,“……这江湖,是你们年轻人的江湖了!”

  “柳前辈过谦了,这江湖,还得前辈这样的名宿来主持大局!”陆云飞轻轻迈出一步,也不见如何作势,却直接飘过丈余的距离,再大坑的边沿一点,身形再度飘起,悄然无声的落向柳随志前方,两人相对而立。

  柳随志点了点头,似乎对陆云飞展露出来的轻功颇为赞许:“老夫很好奇,当年的那个‘淫贼’,到底是何许人?”

  一步踏出丈许距离并非难事,但若要闲庭信步般便踏出丈许距离却非易事,况且刚刚陆云飞毫无做作之态一切有如行云流水,透着一股功到自然成的玄妙,即使柳随志见多识广,也不得点头赞许。

  陆云飞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哦……难道时至今日,还有你不敢说的话?”柳随志皱了皱眉道。

  “当年晚辈不说,是因为不能说,如今晚辈不说,是因为不必说!”陆云飞回道。

  柳随志一怔,即而哈哈一笑:“好一个不能说!好一个不必说!当年老夫兄长身为武林盟主,想说却是不能说,及后与秦舞扬同殒太湖,是为不必说!不能说……不必说……六字便是道尽人间百态!”

  陆云飞沉默不语,不能说,不必说,这六字即使谈不上人间百态,但依然饱含了外人无法知晓的坎坷与艰辛。

  不远处的江鹤心中感慨,若非陆云飞历经百劫而如今一朝功成,不能说不必说这六字,恐怕就只能剩下前面三个字了,偌大一个江湖尔虞我诈血雨腥风,能有多少人能做到“不必说”三个字呢?

  陆云飞的话,让柳随志想起了兄长柳震南,想起了数十年来集江湖最大的冤案与血案于一身的秦舞扬,而眼前陆云飞的遭遇,与当年的秦舞扬所处的情形何其相似!

  “没错,你现在确实已经没必要说。”柳随志心中一叹,右手轻轻抚过光秃秃的头顶,“只是最近中原镖局似乎生了不小的麻烦,也不知道是否与当年慧观的死有关……”

  陆云飞微微一怔,柳随志此时突然提及中原镖局,当然不是想告诉他中原镖局惹了麻烦,而是表明柳随志心中似乎早有怀疑,当年的那个淫贼与中原镖局有关。

  “也罢,当年家兄与秦舞扬同殒太湖,《佛魔心经》本已失传,如今既然重出江湖,是否能让老夫再瞧上一瞧?”柳随志说罢,也不待陆云飞作答,径自扑向陆云飞,半途中右手食指点对着陆云飞胸口平平点出。

  柳随志这一指看似平平,但是指尖处却隐隐传来金属般沉闷的破空声。

  陆云飞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左手中指弯曲扣在大拇指上,然后一指弹出,一道无形的劲气唆的一声飞向柳随志的咽喉。

  柳随志左手瞬间化为暗金色平举护住咽喉,右手食指继续点向陆云飞胸口,陆云飞弹出的那道劲气射在柳随志的左手手心,发出波的一声金鸣声。

  陆云飞脚下一错,堪堪避过柳随志当胸一指,绕到了柳随志身后同样一指点出,却猛的发现柳随所的左手竟然先他一步由前往后一切,一道刚烈的刀气直切陆云飞腹部!

  陆云飞连忙向右横移半尺然后猛的拔地而起,避过柳随志紧接而至的第二道刀气。

  柳随志右脚猛的一顿地飞身而起,同时双掌合什举过头顶,整个人瞬间全部化为暗金色,有如一道巨型金箭射向半空中的陆云飞!

  从柳随志说话到突然动手过招,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一直站在不远处形同空气的江鹤直到陆云飞与柳随志过了数招才猛然想起什么,脸色急变之下,连忙掠向大坑的底部。

  不过江鹤落向坑底之后再没别的动作,只是半蹲在地上,左手大拇指的指甲抵住中指,右手则插入地面,眼睛死死盯着半空中的陆云飞与柳随志,似乎只要陆云飞稍有差池他便准备发难。

  外人见了或许只会觉得江鹤行为古怪,绝对不会认为此时的江鹤正手握着目前来说对他最重要的东西。江鹤左手上的秘密,除了他自己还没有任何人知道,而他的右手此时正握着绝世神兵天问剑!

  陆云飞潜修期间,天问剑一直插在他的旁边泥土中,整个剑身连同剑柄都插入到了地下,外人不知道,但并不代表江鹤也不知道!

  话说陆云飞凌空见柳随志有如一道巨型金箭射向自己,登时脸色一变,整个人硬生生向左横移一尺然后左手瞬间挥出八道劲气罩向柳随志。可是柳随志对那八道劲气恍如未见速度丝毫不减逼近陆云飞之后平平一常推出。

  金身罗汉神功本就是世间最为刚猛的武学,也只有这种一往无前无需任何花俏的武学套路才能发挥出这套武学的极致。

  陆云飞无奈之下只能同样一掌迎向柳随志,不过临对掌之际陆云飞却是化掌为托用了个巧劲卸去了柳随志的六七成力道,然后借余势向左飘开三丈有余,使了个千金坠疾速落向地面。

  柳随志见陆云飞竟然能利用巧劲化解自己刚刚那一掌,心中对陆云飞的评价又高了一分,要知道越是刚猛的劲道越是难以化解,若非陆云飞对内劲的领悟很深,不可能会化解得如此干脆。柳随志倒是不知道当年陆云飞与燕无双在双子亭曾得到过一男一女的点拔,对内劲的领悟确实有过人之处,燕无双能一举突破落《雪心经》第十层,天赋固然占首要因素,但那名紫衣女子的点拨也功不可没。

  “再来!”柳随志从空中斜斜向陆云飞坠去,半空中再度一常拍向陆云飞,陆云飞避实击虚,待柳随志落地上,施展魔舞步绕到柳随志右侧一拳击出,一道劲风涌向柳随志腰部。

  然而全身金化的随柳志却对陆云飞这一拳并不理会,右手同样一拳砸向左肩,陆云飞哪敢以招换招,连忙抽身闪避,不过拳劲依然向前撞向柳随志腰部,扑的一声闷吭把柳随志的锦服轰出一个破洞,不过柳随志恍如未觉作双拳抱月之势扑向陆云飞。

  陆云飞不得已之下不退反进冒险取中凝势一掌拍向柳随杨光秃秃的脑袋!

  柳随志的金身罗汉神功虽然已达随金之境,但终究不敢拿脑袋冒险,左拳回收护住头部右拳平平推出。

  轰!陆云飞一掌与柳随志一拳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这一撞之威声势浩大,让不远处的江鹤眼中满是惊愕,。

  轰响声过后,柳随志身势只是一缓便再度欺身而上,陆云飞则向后连退三步,眼中闪过一丝讶色,脚下连忙施展出魔舞步,不再与柳随志硬碰。

  柳随志见陆云飞只是一味的闪避,便顿住身形看向陆云飞,全身的暗金色消去恢复常态:“怎么不打了?”

  “前辈一身金筋铁骨,晚辈无可奈何,又何必再打下去?”陆云飞苦笑。

  “……也罢,你若是一直施展魔舞步,老夫也奈何不了你,何况天问剑还在你们手中,今日就到此为止!”柳随志叹了口气,似有意似无意撇头看了江鹤一眼

  不远处的江鹤没由来的一窒,有一种被柳随志一眼看穿的感觉。

  刚刚柳随志对陆云飞说‘何况天问剑还在你们手中’,着重的是‘你们’而不是单指陆云飞‘你’,然后看了江鹤一眼,这不得不让江鹤心生一种被柳随志一眼看穿的感觉,估计就只差直接说出‘那小子怎么还不把天问剑拔出来’之类的话了。

  “如今你功力大进,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好在柳随志也只是瞥了江鹤一眼便回过头继续看向陆云飞,这让江鹤如释重负。

  “报该报的仇,还该还的情,如此而已!”陆云飞回道。

  随柳志点了点头:“当年听到你的死讯,铮儿那小子整整哭了三天,哎……也不知他为何与你如此投缘,它日若相遇,还请多多照顾!”

  “这是份内之事!”陆云飞点回道,脑海中不由想起柳铮那XX的面容。

  柳随志没再说话,似乎无声的叹了口气,瞥了一眼陆云飞一直笼在袖子中右手,头也不回的向恭南世家的方向掠去,眨眼间便已不见踪影。

  “走了?”回过神来的江鹤缓缓拔出天问剑走到陆云飞身边,看着柳随志离去的方向道。

  “走了!”陆云飞点了点头。

  江鹤看向骨瘦如柴的陆云飞:“你……你成功了!”

  “成功了!”陆云飞再度点了点头。

  江鹤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陆云飞确实成功了,可是有谁知道,在这份成功的背后,是多少个痛不欲生的日日夜夜?

  江鹤知道,那是二十个月,六百个日夜!

  不过江鹤不知道的是,柳随志离开之后,这位名动江湖的武林老宿伸出右手看着腕脉上三道淡紫色的淤痕喃喃道:“千年雪参,佛魔心经,神兵天问,传世太清,这江湖,真的要变了……”

  (PS:好多书友天天在群里催更,害得小黑几乎不敢冒泡。书友们担心TJ,小黑能够理解,本来暂时没有持续更新的计划,但既然朋友们这么担心TJ,小黑几能先更几章,以此证明小黑还没有TJ的打算,这本书将会写下去,虽然速度可以很慢*-*手里大概还有十来章,但中间一些情节可能还需要改,所以暂时不会再更新,先更这几章,表达小黑在元旦之际对大家的祝福,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能有大收获,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同时也为自己与家人祈祷,2012年太多波折,希望新的一年里小孩身体越来越好!对于一直支持本书的朋友们,谢谢你们!谢谢逐提供的书友群:146068639,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来此!)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